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願河中溺鬼得飲 (上)






討厭~~~
我看了一下覺得好像應該還要再改QQ

分期付款端午文
[PR]
# by aatd | 2008-06-12 15:24 | 布布短篇

非真







我們所見的一切
將從真實轉變成虛幻


或許說,我們身處的一切
本來就建構於虛幻與不實之中

這是尺的續篇待我慢補
[PR]
# by aatd | 2008-06-06 17:18 | 佚篇

冷日暖月






可惡
我好想寫月才子的文
[PR]
# by aatd | 2008-06-06 16:59 | 布布短篇

回傷篇名暫定~

《回傷》




─他一直是靜靜地待在角落
那人心中的角落,生活中的角落
他,一直無言地看著這個救過他又讓他背負血仇的宿敵之族 ─

More
[PR]
# by aatd | 2008-05-19 15:31 | 布布短篇

清明夢~改呀~




有的人生來就像光
突然地闖入他人生命
耀眼得,讓人泫目欲泣
離開時,讓人措手不及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道光
互相照映,卻也無法挽留
於是,只能將相遇的光景


銘記於心

More
[PR]
# by aatd | 2008-05-04 15:50 | 布布短篇

清明夢

有的人生來就像光
突然地闖入他人生命
曜眼得,讓人泫目欲泣
離開時,讓人措手不及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道光
互相照映,卻也無法挽留
於是,只能將相遇的光景


銘記於心


※ ※ ※



那日的早晨,天晴、風卻寒。
山中霧氣重,讓該照到地上豔色花草的光,只是虛應地將霧氣染了層淡黃。
林間沒有晨間應有的鳥鳴,有的是不知從何處傳來的低幽二胡聲與行者腳步的窸窣聲。


過重的霧氣,連帶地將林間的領人的二胡聲,扭曲了些許的音調,讓人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被朝露沾濕的衣襬,也為曾讓來者的步伐停留,只是腳步在一間圍著籬笆的簡陋茅屋前停了。


行者止住了腳步,也許該說是他尋著了他所想要的終點。
在二胡聲迴盪悠閒氣氛中,還夾雜著幾聲清析的風鈴聲。


眼前,水邊煙波冉升,除了那茅屋,最吸引人目光的便是岸邊上的茅草搭涼亭下,一抹鵝黃。


光景是美好的,情景是相似的,寧靜的悠閒卻又帶著陌生。
行者一時分辨不清,現下到底是霧氣濃,還是眼被蒙上了霧?



「唉~這曲拉得還是沒你的好。」主人停下
「怎麼會想住在這裡呢?」訪客問。

「也許是因為,這裡跟谷底有點像吧。」
「跟我現在住的地方有點像。」

「哎呀呀~沒想到我們家的羽仔轉性,不住落下孤燈了啊!」那人回頭,是笑臉盈盈的慕少艾。
「我說過,別叫我羽仔。」語氣中有著壓抑的不滿,一樣被逗弄著的人,名叫羽人非獍。

「哎呀呀~不要這麼計較嘛!來來,我這邊已經準被好苦茶跟苦糖給你了。」慕少艾放下二胡朗聲道。
「別拿我當小孩子哄。」總被逗到眉頭糾結,一樣被逗弄著的人,名叫羽人非獍。

「呼呼~不敢不敢。」慕少艾邊說邊倒上一杯茶
「我們的羽仔可是戡魔的大功臣,藥師老人家我惹不起。」

「別人說的話,我看你是根本都沒聽進去也不在意的吧。」羽人走近,在慕少艾的對面坐了下來。
「哎呀呀~羽仔,你我難得見面不應該是為這種小事吵嘴嘛!瞧瞧這美景,多好?」


「這裡也有湖。」
「可惜沒有公孫蠹!」
「這裡沒有阿九幫你做包子餵他。」
「所以吾才在這裡當孤單老人嘛!」
「活該被朱痕叫慕阿呆。」


「哎呀呀~羽仔,你生氣了。」
「我的臉看起來不像在生氣?」
「呼呼~打從認識你以來都沒看你笑過,藥師就當你在生氣囉」


「你!」
「哎呀呀~羽仔還是跟以前一樣呢!」

「我變了。」
「呼呼~敞開心胸是好事,是好事啊!」慕少艾又開始抽起水煙邊問道
「羽仔有沒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呢?還是羽仔你慣於壓抑,又把良人給送走了?」
「慕少艾!」
「是,在這。」

「你.....唉....」羽人在桌子底下的手是緊握著的「你不怕你賭錯了?」
「事實證明我沒賭錯。你從你的陰影中重生了,不是嗎?」
「這代價不應該由你跟孤獨缺付。」

「呼呼~羽仔話雖然多了,可是,愛鑽牛角尖這點卻還沒變。」
「鑽牛角尖,你也不遑多讓。」

「哎呀呀~我被羽仔的教訓了。」
「我說過,我變了。」


「羽仔其實很了解我,只是嘴巴比朱痕好太多了。」
「那是過去大家都太讓著你,才讓你胡來了。」
「喔~原來是藥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唉....」
「哎呀呀~別皺著眉頭了啊!羽仔。」

「其實,藥師我的心願很簡單。只要羽仔、朱痕、阿九過得快樂便可。」
「所以不計任何代價,連命都賠了也沒關係?」

「我是自私了。天險刀藏的死教會我,人生就是不要有任何遺憾。」
「所以,都變成我的遺憾。」
「羽仔,我們只是做出我們的選擇。不是想增加你的遺憾。」
「........我....」


「羽仔,藥師那時候來不及跟你說,繃得太緊的弦是很快就斷的。」
「斷的人是你。」
「可有你幫我續著。」


羽人一時語塞,藥師只是莞爾。

「羽仔,二胡你專門的,算是幫我這老人解悶如何?」


於是,羽人從慕少艾的手中接過二胡,拉起了他熟悉的曲子
慕少艾倚著桌,抽著水煙,閉眼聆聽著羽人的演奏.....
也許是太過享受,聆聽漸漸成了種假寐....


「累了嗎?」一曲終了後,羽人問。
「人老不中用了,藥師是老人家了」慕少艾自嘲著。
「在水晶湖欠你一次。肩膀可以借你。」
「哈........羽仔真的是變了哪........」



藥師走到羽人旁邊坐了下來,大方地就羽人的肩膀靠下去。
許久,兩人很有默契地不說話,享受著同樣的寧靜
後來,慕少艾才開口了.....

「羽仔,手是用來保護未來,不是抓住過去遺憾的。」
「慕少艾,你睡傻了。現在一直都是過去的未來。」


藥師沒回答,唇卻微微地上揚。
羽人沒吭聲,眼卻漸漸地閉上。
兩人的手,就這麼一直握著。



風起了
鈴聲響了
叮.... 叮叮....


「慕少艾,其實我.....」
「羽仔,我都知道.....」


懸在空中的六翼風鈴
像是乘著風而拍動了


羽人覺得撫過臉上的風
溫柔地像在替人拭淚





「羽阿叔?」一雙大大的眼睛正盯著羽人瞧。
「小艾?」羽人酸澀的眼睛有點糊塗了「你不是回家掃墓去了?」
「小艾早就回來了啊!」小艾邊說手邊帶著動作「來到這就看到你在涼亭裡睡著了!」


羽人嘆了口氣,突然又嗅到一陣香味,見著眼前這小鬼靈精便問

「你是不是又偷煮糖了?」
「娘不給我吃麥芽糖。」

羽人再嘆口氣,這小鬼,家裡不給糖吃,就往這裡找糖。害得自己見到小艾的母親總覺得對不住。

「小孩別動火,你想吃,下次我可以幫你弄。」
「真的嗎?」
「我只會做苦糖。」
「耶......」
「你娘說過苦糖一天三顆。」
「原來你們是串通好的啊!」
「沒有就沒有了」羽人起身,拿起身旁的二胡,拍拍小艾的頭往屋裡走去。

「羽阿叔!」小艾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大叫「你再笑一次好不好?」
「我剛剛沒有笑。」羽人皺著眉回頭。他真的沒有笑,真的。
「哎呀!羽叔你好小氣!再笑一次,再笑一次嘛!」
「我剛剛沒有笑。」
「小氣鬼!!!!」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道光
互相照映,卻也無法挽留
所以,將曾經交會過的光景

銘記於心,僅可。










音樂出處 劍龍公國
請不要在意出處的名字Q口Q




有圖有音樂~
這樣子面子算做足了吧?(喂


sasa:雖然寫到一半跑去看文~不過還是寫完了!(喂
清明夢題義是「清明之夢」(lucid dream) → 被我加成清明節造的夢
雖然我原意的確是清明節做的夢,剛好趕清明祭文,不過來不及了<<< 看這人多會拖
不過,趕在這刀戟重播某人捨己扮阿朱的時候,我到覺得也算是剛剛好啦.....唉..........
寫完這篇我在想,我是不是乾脆把筆名改成盼夢圓算了(喂 >>> 詳情請見開疆記(掩面
[PR]
# by aatd | 2008-05-04 14:56 | 布布短篇

=x= 這邊都變成掀網更新

sasa:
因為這篇比較短~所以擺這邊~(喂

蕭中劍,這個史上很受戲迷爭議的角色
但在我看來,他只是活得太像個”人”而已
不管如何,在我認識他不到一個月之內...
我就憑著我的怨念,幫他寫文了.........

不過因為太衝動,也太久沒寫文
這篇誕生得很蕭中劍...掙扎個半天=  =”
寫法不曉得要用哪種好~人物性格好像也跑了
設定當初很努力地想,但出來的還是零散的
寫的時間剛好還卡在墨塵音斷臂、蕭中劍與朱武的生死戰
再加上朱九跟朱蕭在我腦袋打架~
心情起起伏伏的,整天看討論區~
很希望有人說~乖~蕭中劍他不會死~
當然~以他那麼兩極的評論~結果就好壞各半

只是~對這篇文還頗有遺憾orz
因為~它沒破一萬哪orz <<< 喂

然後就是人物性格哪....
朱武好像不會像我寫得那麼碎碎念~
蕭中劍嘛~呃~我不知道是怎樣= =|||
他們兩人的感情嘛~我說不清哪~


誠如莫召奴在26裡的名言:
原來 我們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可是,他們曾是朋友就夠了吧

寫於....看神洲27、28被炸死,隔天就是清明節的4/3之夜....
[PR]
# by aatd | 2008-04-08 22:18 | 鮮網更新

=c=

關於無人無夢─ 閱前請三思
在下的第一篇布布文 = =|||b
人物性格嚴重偏離~背景架空設定...


雖說我是寫朱武還有那命去見蕭中劍
可是~我覺得朱武應該是直接被棄天帝收orz

08.04.04
[PR]
# by aatd | 2008-04-06 17:21 | 鮮網更新

一v一/

不要那樣子看我
我只是想說丟個大綱上來
不要讓專欄被消滅(喂喂喂
[PR]
# by aatd | 2008-01-08 20:54 | 鮮網更新

別飄,摯愛!幕一


《別飄,摯愛!幕一》


有個世界是個被認為,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的世界。如此奇特的世界,便有著奇特的名字:沒囉沒囉(mero mero)。居住在沒囉世界的居民們的名字可以叫沒囉(mero)。

說到在沒囉的世界裡運做方式是,每一家的沒囉都會有個守護神(管理人),他們掌管著他們家沒囉的飲食,以及教養問題等等。也因為沒囉會學會守護神他們所教的字,也被守護神們稱為文字獸。握因外型之故被稱做小水滴。但不論沒囉/水滴/文字獸,沒囉世界的住民本質仍是不變。


故事發生在200X年,在門號4-23-2332家,裡頭住著由兩隻成熟的初代沒囉(一紅一白)與一隻小小的海螺沒囉共組的小家庭,一個逼近群魔亂舞的萬聖節夜晚前發生了這事......

「小死!我剛剛到別人家客廳,看到會飄的南瓜頭!」剛剛從別人家玩回來的也是這家最小的沒囉─爆!米花(因為是主角所以不簡稱),眼中閃著五百燭光說著。

「辮子頭,該不會是沒囉大神又開放新寶物吧?」在客廳抽煙看電視的,是這家的第二隻誕生沒囉─此生為幹說著。 (以下簡稱小幹)

「什麼辮子頭?我最討厭這稱號了!我的全名是死無了命!」從廚房拿著菜刀衝出來的,是這家最早的初代沒囉─死無了命。(以下簡稱小死)

「唉~就不曉得這家的守護神耍什麼白痴,我們家每個人名字都這麼繞口。辮子頭不是很好嗎?」小幹邊打呵欠,百般無聊地切換著每一個頻道。

「小死,為什麼我不能叫你辮子頭?」看著兩人又因為一樣的話題在吵嘴,爆!米花拉著小死問著。

「因為你比我小,懂嗎?」回答爆!米花的問題同時,小死眼裡閃著跟手上菜刀一樣的精光。

「可是小幹也比你小啊!」爆!米花道出心中以來長久的疑問。

「嘖嘖~小米花~」小幹怕爆!米花的生命受到威脅,敢緊把小米花拉到自己身邊來「這你就不懂了,成人沒囉的世界哪~」

「此生為幹!現在還沒超過12點,你少給我說成人頻道的台詞!」

「喔~」的語音呈現奇怪的上揚「那你的意思是說過了12點就可以說囉?」
「啊啊啊!守護神的運氣怎麼那麼背,為什麼沒囉大神的隨機抽選,會抽到你這麼貧嘴的傢伙!」
「你想知道嗎?」小幹溜到小死的身邊悄悄地說「現在過12點了,我可以跟你說唷!」

「誰要知道了?你不要推我!」小死一陣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米花,你要是肚子餓記得跟天空喊三聲。守護神會給你沒囉豆吃的。對了,廚房裡的麻糬是不能吃的唷!吃了明年的中秋節會看不到兔子,守護神會抓狂。」


說完,小幹就把房門給關上。再接著,不曉得是小死還是小幹的房間,又開始傳出熟悉卻又從不知道名稱的聲音.....

「守護神,我肚子餓了!」

─喔,親愛的! ─ 連三聲都不用喊,爆!米花一吭聲馬上有人回應。

蹦的一聲,一個如棉花糖的煙霧散開來,就是一個可愛的切片的哈密瓜....錯!是沒囉豆。

「守護神,小死跟小幹到底是在幹嘛呢?」爆!米花看到沒囉豆就吃。

─喔!因為他們觀念上有些落差,所以他們在做些溝通。─

「可是溝通不會這麼吵才對啊!」他到別人家裡的成熟的沒囉都沒這樣子。

─喔!這你就不懂了,溝通的方式有很多種。─

「可是他們這樣子像是在打架耶.....」

─喔~他們兩個都算是妖精,所以他們就是在妖精打架了─

「啊?不懂。可我肚子還是餓。」

─耶~你可不可以少吃一點?我還想要買限定家具─

「可是妳已經兩天沒給我飯吃了。」

─你要知道現在的限定家具多貴啊!!!─

「小幹說,除非你投胎當日本人,不然就別想買哩。」

─爆!米花,睡了就不會餓!你吃完就去給我睡覺!!!─


其實,有時候守護神跟沒囉的個性,或多或少還是會互相影響的吧





幕一完

這是真人真事唷!
這次登場的都是偶家的沒囉...................
[PR]
# by aatd | 2007-10-17 03:27 | 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