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   2015年 03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叔叔,講故事。」
「叫我楓岫哥哥我就講。」
「讓你講故事是給你面子。」
「那我來講個一樹梨花壓海棠的故事好了。」
「不要臉!小免不要聽!」

More
[PR]
by aatd | 2015-03-26 16:18 | 布布短篇

「叔叔,講故事。」
「叫我楓岫哥哥我就講。」
「讓你講故事是給你面子。」
「那我來講個一樹梨花壓海棠的故事好了。」
「不要臉!小免不要聽!」





回想起來,楓岫第一次見到拂櫻的時候並不是拂櫻的樣子。
有點像是在路邊看到穿梭自如黑貓,神秘卻是搶眼。你還想要再多了解一點,對方就失去行蹤。當然,這種自帶柔焦小說式的寫法還是改不了楓岫與拂櫻非正式見面的坑爹感。


那一年楓岫到K國遊學,為了餵流浪貓不小心走到死巷。好死不死在鐵絲網的另一邊有青少年在圍毆。正在他還在考慮要不要見義勇為地報警,對方早已經飛快地踹人,爬過鐵絲網,楓岫還連帶當了對方的肉墊,幫對方助跑。


但是,當楓岫在跟其他人描述這段情景時,仍是不自覺地用相當浪漫的話語去描述。
「那時候我一心一意追著黑貓。雖然有聽到些喧鬧聲,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從我頭上掠過的黑影一度讓我以為,是那隻黑貓從我身上掠過的感錯覺。雖然那時候我的肩膀真的很痛。正好又逆光,看不清他的臉。」


多年後楓岫不太跟人提起拂櫻,為他想的嫌他傻,認識他的替他抱不平。
對外人而言,一切總歸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惹的禍。
這個理由在楓岫耳裡聽起來,總像是根卡在牙縫的魚刺,不小心會刺著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雖然理智上知道要果決,但是情感上對那個人還是會心軟。
因此師尹看著楓岫的屍體嘆息道,你這生最大的悲哀不是跟我作對,而是恨不了拂櫻。
[PR]
by aatd | 2015-03-26 16:11 | 布布短篇

每天都蹦蹦跳跳

還是蹦蹦跳跳~仙太郎(泥垢

More
[PR]
by aatd | 2015-03-26 04:54 | 布布短篇

楓岫阿叔說故事

靠腰唷~
蹦蹦跳跳凱旋侯我到底是要多頭馬車到幾版才肯罷休啊~(掩面

More
[PR]
by aatd | 2015-03-26 04:52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