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10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別飄,摯愛!幕一


《別飄,摯愛!幕一》


有個世界是個被認為,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的世界。如此奇特的世界,便有著奇特的名字:沒囉沒囉(mero mero)。居住在沒囉世界的居民們的名字可以叫沒囉(mero)。

說到在沒囉的世界裡運做方式是,每一家的沒囉都會有個守護神(管理人),他們掌管著他們家沒囉的飲食,以及教養問題等等。也因為沒囉會學會守護神他們所教的字,也被守護神們稱為文字獸。握因外型之故被稱做小水滴。但不論沒囉/水滴/文字獸,沒囉世界的住民本質仍是不變。


故事發生在200X年,在門號4-23-2332家,裡頭住著由兩隻成熟的初代沒囉(一紅一白)與一隻小小的海螺沒囉共組的小家庭,一個逼近群魔亂舞的萬聖節夜晚前發生了這事......

「小死!我剛剛到別人家客廳,看到會飄的南瓜頭!」剛剛從別人家玩回來的也是這家最小的沒囉─爆!米花(因為是主角所以不簡稱),眼中閃著五百燭光說著。

「辮子頭,該不會是沒囉大神又開放新寶物吧?」在客廳抽煙看電視的,是這家的第二隻誕生沒囉─此生為幹說著。 (以下簡稱小幹)

「什麼辮子頭?我最討厭這稱號了!我的全名是死無了命!」從廚房拿著菜刀衝出來的,是這家最早的初代沒囉─死無了命。(以下簡稱小死)

「唉~就不曉得這家的守護神耍什麼白痴,我們家每個人名字都這麼繞口。辮子頭不是很好嗎?」小幹邊打呵欠,百般無聊地切換著每一個頻道。

「小死,為什麼我不能叫你辮子頭?」看著兩人又因為一樣的話題在吵嘴,爆!米花拉著小死問著。

「因為你比我小,懂嗎?」回答爆!米花的問題同時,小死眼裡閃著跟手上菜刀一樣的精光。

「可是小幹也比你小啊!」爆!米花道出心中以來長久的疑問。

「嘖嘖~小米花~」小幹怕爆!米花的生命受到威脅,敢緊把小米花拉到自己身邊來「這你就不懂了,成人沒囉的世界哪~」

「此生為幹!現在還沒超過12點,你少給我說成人頻道的台詞!」

「喔~」的語音呈現奇怪的上揚「那你的意思是說過了12點就可以說囉?」
「啊啊啊!守護神的運氣怎麼那麼背,為什麼沒囉大神的隨機抽選,會抽到你這麼貧嘴的傢伙!」
「你想知道嗎?」小幹溜到小死的身邊悄悄地說「現在過12點了,我可以跟你說唷!」

「誰要知道了?你不要推我!」小死一陣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米花,你要是肚子餓記得跟天空喊三聲。守護神會給你沒囉豆吃的。對了,廚房裡的麻糬是不能吃的唷!吃了明年的中秋節會看不到兔子,守護神會抓狂。」


說完,小幹就把房門給關上。再接著,不曉得是小死還是小幹的房間,又開始傳出熟悉卻又從不知道名稱的聲音.....

「守護神,我肚子餓了!」

─喔,親愛的! ─ 連三聲都不用喊,爆!米花一吭聲馬上有人回應。

蹦的一聲,一個如棉花糖的煙霧散開來,就是一個可愛的切片的哈密瓜....錯!是沒囉豆。

「守護神,小死跟小幹到底是在幹嘛呢?」爆!米花看到沒囉豆就吃。

─喔!因為他們觀念上有些落差,所以他們在做些溝通。─

「可是溝通不會這麼吵才對啊!」他到別人家裡的成熟的沒囉都沒這樣子。

─喔!這你就不懂了,溝通的方式有很多種。─

「可是他們這樣子像是在打架耶.....」

─喔~他們兩個都算是妖精,所以他們就是在妖精打架了─

「啊?不懂。可我肚子還是餓。」

─耶~你可不可以少吃一點?我還想要買限定家具─

「可是妳已經兩天沒給我飯吃了。」

─你要知道現在的限定家具多貴啊!!!─

「小幹說,除非你投胎當日本人,不然就別想買哩。」

─爆!米花,睡了就不會餓!你吃完就去給我睡覺!!!─


其實,有時候守護神跟沒囉的個性,或多或少還是會互相影響的吧





幕一完

這是真人真事唷!
這次登場的都是偶家的沒囉...................
[PR]
by aatd | 2007-10-17 03:27 | 佚篇

《滅世紀》

聽聞,每個空間都會有個神。
在某個空間裡的神叫:申。金髮藍眼的申,是這空間的保持穩定的守護者。
在這很安詳的空間裡,他胸口一直有股躁動,因此他把那份躁動丟了出來。
那份躁動化做了這個空間第一位女性,名字為莉亞。主司這空間的變動能。
雖然是同一力量分化出來的,申與莉亞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

申,性格較溫和,生性喜好悠哉渡日。莉亞,性格較為剛烈積極,很看重空間的平穩度。
但很不湊巧,維持空間平穩度的是只有申做得來,但偏偏申每次做事老愛有一搭沒一搭。
所以莉亞每次都得逼著申,申又覺得被逼煩了,所以兩人常常鬧得不可開交。
沒有和事佬,因為那個空間就他們一男一女。

某日,事情又重演哩....

「申,我跟你說過,星緯736那邊空間有問題,你到底處理了沒?」莉亞提著劍進入申的神殿逼問。
「跟妳說過幾次,妳就不要管就好了嘛!反正你的力量只會越弄越糟。」申只是懶洋洋地看了看。
「你是想要我殺了你咪?」莉亞不耐煩,把劍架在申的脖子上。
「我有沒有跟你說做人不能太操之過急?」申撇過頭,也化了把劍在莉亞心臟
「妳可不要以為,我會因為你是這空間的唯一變動者就不敢拿妳怎樣。」

說完,神殿又是一陣乒乒乓乓。
往常他們都是打成平手做收場,但此次事情有點不一樣....莉亞成功地往申的心臟上刺了一劍。
申的臉有點黑,莉亞的臉更黑。因為她可沒想到會這樣子傷了申,畢竟還是申比較大。
但也因為這樣子,這空間與申具備相同性質的第三個生命體誕生,名喚 ─ 亞。


自從亞誕生後,申也不跟莉亞計較那一劍,因為他整個生活重心都擺在亞身上。
申甚至會為了要讓亞有個完好一點的環境,而開始積極地整頓空間扭曲的現象。


莉亞看了雖然有點吃味,但也不好跟申抱怨什麼。
畢竟她自己也曾說過:「你要是好好地整頓空間,我就不管你做什麼」的話。
只是,她回想起過去的時光,突然覺得能跟申吵吵鬧鬧的時光,原來是可遇不可求。


申很寵愛亞,因為亞除了跟自己長得有點像,力量也相同之外,最重要的是:亞不會對他兇。
若說莉亞是申的管家婆,那亞就是申的小狗寵物。討厭被兇的申,自然而然就特別寵愛亞。

某日,申做完實驗、巡視完空間之後,又開始他人生最大的樂趣─ 帶著亞到風和日麗的神殿郊遊。
申最喜歡看亞四處奔跑累了,躺在自己大腿上的樣子。亞體型嬌小輕輕的不會重,臉蛋又嫩得跟水煮蛋一樣。用手去戳亞的臉蛋,看亞皺眉的樣子,更讓申快樂到一種說不出話來的極致。

「申申,我可不可以長得跟你一樣高呢?」
「嗯?可以呀!」申把亞抱得高高的「亞是從我體內分裂出來的,又那麼可愛,可是...」
「可是?」亞大大水藍色的眼睛裡頭映著都是申的表情。
「可是你變太大我就抱不起來了耶!你小一點的皮膚比較好捏啊!」申一臉苦惱樣。
「可是申申每次都會把我的臉給捏紅。」
「你臉蛋紅紅的比較有血色啊!」
「............所以,就是不行囉?」
「哪有什麼不行的?!」申把亞放下來,臉色擬重地說「亞到那邊站好!」

亞照著申的話乖乖站好。亞有點害怕,因為他很少看申臉色這麼沉重。
申的手輕輕一揮,招來了一陣風圍繞在亞的身上。亞的眼睛有點乾澀便把眼睛給閉上,等到風停了,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手真的有比以前大了。

「我真的比以前大了耶!」亞高興地跑去申的面前,拉著申的手比著「申,你看我的手以前只到你的掌心耶,現在有到第一個指節了耶!」
「好啦好啦!高興了吧?」申放開亞的手,一頭就哉進亞的懷裡「換你的大腿讓我躺啦!」
「申申,你在這邊睡覺被莉亞看見會被她罵唷!」
「管他那麼多,反正只是闔眼一下罷了!不會睡著啦!」
「申申,我以後還可以再長大嗎?」
「可以啊!怎麼不行?反正亞要什麼,申都會變出來的。」反正他是神嘛!沒啥辦不到的
「那申,我可以有對侶嗎?」
「對侶?那很可怕唷!你要一個莉亞來管你嗎?」
「可是...我想要對侶....」
「我把莉亞給你。」

當亞也想要有對侶的時候,申甚至還相當大方地要把莉亞讓出來.......
申心裡是不怎麼願意啦,幹嘛要把自己寶貝往仇人手上送?
對侶,他不是不想幫亞找過,只是力量分裂這種事嘛........
不是自己做得來的,要不是莉亞那一劍,亞應該還在虛無中

「今天找妳來是因為,亞對侶的事情。」
「他在討對侶了?」
「是啊!」
「所以?」

「因為我弄不出來,所以我想妳當他的對侶。」
「你到底動不懂對侶的意思啊?對侶當初還是你給我下的定義耶!」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
「誰管你的亞會怎樣?!打從他出生那天開始,你正眼看過我了嗎?」
「妳很奇怪耶!不當就算了嘛!那麼兇幹嘛?!」
「總之,我才不會當你亞的對侶。」
「要不是對侶要一動一靜的能量才能平衡,你以為我愛把亞讓出來當你的對侶啊?」
「大不了你自己再生一個變能者出來啊!」
「要是生得出來哪還需要妳?!」
「那你自己去給亞捅一刀不就得了?」

「你他媽的!說那什麼話?!」
「你才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申,莉亞.....你們....」出聲的是一直沉默又顫抖的亞「你們不要...那麼兇嘛...」
「閉嘴!」一向持相反意見的兩人,難得很異口同聲。

接著,是兩人最習以為常的動刀動槍。但這對亞來說極度不適應,一來是他沒看過申跟曆雅吵得這麼嚴重,二來是他沒想到這麼一個要求會引起兩個人這麼大的爭端。

當兩個人越打越激烈,亞總覺得不能再這樣子下去了,這兩個人一定要有一方先靜下來。
莉亞跟自己比較不熟,那叫申停手好了!自己要做什麼申都不會拒絕的。

「申...申...!」亞趁著申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到他身邊拉著申的手「申,你不要再跟莉亞打了好不好?」
「你...」申看著亞面有難色「事情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

「鏗」的一聲,申反手擋住莉亞的劍。

「你連跟我打架都不專心起來,怎樣?是在跟我挑釁嗎?」莉亞的面目變得猙獰。
「妳.....」申一手被亞抓得緊緊的,一手還得擋住莉亞逐漸逼近的劍身。突然,他覺得劍似乎開始不太穩定起來...「喂!妳犯規!妳怎麼能用變動能?」說著,申甩開亞把他推向另一邊。
「你又沒說不能用變動能跟你打啊!」說著莉亞向後躍起,結合自身的能力向申揮出了一道劍氣。

申看到情勢不妙隨即也揮了一道劍氣,希望能跟莉亞的攻擊造成抵消。
申是沒事,但是旁邊的亞就沒那麼幸運了。莉亞的劍氣還是傷到了亞,在他胸口狠狠地劃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

「妳.....」申氣到說不出話來「妳可不可以別老是動手動腳的啊?!」
「你是亞?」莉雅收劍的同時,眉頭也皺起來「真不知死活。」
「亞!」申趕緊扶起傷重的亞「你沒事吧?你沒事吧?」
「還關心他?你自己都不曉得埃我幾劍了。」
「妳走。我再也不要看到妳了!」
「這句話我還給你。」

莉亞就因為這件事跟申鬧翻,再也不踏入申的神殿一步。



另一方面,申遇到史上空前危機,他分裂不出新的生命體,以供亞做對侶使用。
之後到是從亞的身上分裂出新的生命體,跟莉亞一樣主變動能名喚─夏莉。

可能是因為分裂本體分出來的分裂體會有性格上的關係,夏莉不如莉亞如此暴躁。
除了外貌跟莉亞一樣是黑髮黑瞳,個性跟亞一樣溫和,對申更是謙讓有禮。

亞很慶幸有這麼一個對侶,但是申好像一直不太滿意。
所以申暗中派了自己的使者去刺探夏莉,是否另有陰謀?

「來唷來唷~要不要吃核子樹上的核子?」在樹上的蛇繞著。
「是啊!吃了會變聰明的核子,今天半買半相送,現在三顆只賣你五十唷!」
「三顆五十?可是我只有一個人啊!」
「一顆不划算哪!一顆要一百耶!!」
「怎麼算一百?」
「你今天的靈力值全部。」
「什麼?那我不就要昏迷一整天?」
「可是你吃下去之後就可以擁有跟申一樣的智慧啊!」
「那我可以跟申拿啊!」
「申連亞都沒給了,你覺得你有辦法跟申拿?」
「這......」
「所以啦!你跟我拿三顆,你只要睡半天,又可以拿到原本三倍的數量,有何不可?」
「可是一次不見三顆.....申他會發現吧?」
「嘖嘖~做人就不能太自私啦!你自己一顆之外,一顆給你老公,一顆給你小孩。你要喜歡下次你來我再給你打八折!」
「你覺得我會只要三顆而已嗎?」

說完,蛇就掛點哩~~~~~~~~~~~~~~~~~~~~~~~(喂
結果這樣一次,就刺到了夏莉的陰暗面。所以申就用這理由,把他們趕出去了。

亞沒想到一向寵愛自己的申會如此絕決,但又不可能拋下夏莉.........

「申,對不起。我拋不下夏莉。」
「算了。我再也不想跟你說話。」
「?!」
「我將把你們永遠逐出這神殿。」

亞震驚,可是沒哭。他只是靜靜地扶著夏莉離開神殿。
申嘆了一口氣,在他沒出神殿的時候,莉亞應該已經把空間整頓好了吧
再咳出一口血,他想,在自己能量衰弱前,把他們送出這神殿也好,要不然怎麼死都不曉得。

「亞,再......不,永別了。」




這是虎濫的大綱~不是小說啊~*抹淚*~
人家也想要搞紀念本*拭淚* (喂
請期待~我有動力去找打工吧~
[PR]
by aatd | 2007-10-05 00:23 | 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