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   2007年 07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雖然已經離開雄大,但是飛鳥總覺得雄大身上的氣味還在....這讓他相當地不舒服
飛鳥在不自覺的情況之下臉色是蒼白的,連走路姿勢都還微微地發抖。

「飛鳥,你腳受傷,我幫你拿書包吧!」走在飛鳥身邊的鯰川伸手就要幫飛鳥提書包,卻被飛鳥一口回絕了。
「沒關係的,我可以自己拿的。」


「飛鳥,你剛剛在保健室有休息嗎?」
「啊?我剛剛沒去保健室。」
「為什麼?」
「呃....」飛鳥臨時也想不出什麼理由「因為我還沒走到就打下課鐘了....」

「飛鳥,你自從上次的七夕祭後好像一直怪怪的....」
「沒有!」

「呃.....對不起,我想可能因為腳傷所以人不太舒服。」
「沒有關係的,你腳受傷也不是你自願的啊。還是我背你回去?」
「啊?!不行。」
「為什麼不行?我們是同學,原本就應該要互相幫忙的啊!不是嗎?」
「」
「」
「」
「」
「」
「」
「」
「」
「」
「」
「」
「」
「」
「」
「」
「」
「」
「」
「」
[PR]
by aatd | 2007-07-23 03:27 | 搖蕩う刻

07.07.22


《!》請配合《?》看唷
他們兩個是一組的= =a
然後~幾個問號就是第幾集=_=a

還有~哥哥改名了...........
不過性格不變~(喂

至於寫文的速度&品質.....
我已經絕望了*遠目*

有辦法的人就到我部落格摧我啊~(喂
[PR]
by aatd | 2007-07-22 02:47 | 鮮網更新

薤露07.07.09


"薤上露,何易晞? 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

我老了。
我現在再想起這句話的時候,我發覺我老了。

我第一次讀它的時候,是在高中的國文課本上面。
高中,它現在離我很遠了。豈碼二十個年頭有了吧?
我那從前"男生理著小平頭,女生剪著西瓜頭" 代表著純純的愛年代已經過去了。
看看現在的小孩,男生每個都像混混,女生是那個什麼....110辣妹?啊,錯了是109。
不過聽說這也好幾年前了,現在的小孩流行走中性化,搞得每一個都男不男,女不女。

我不是故意要罵誰,而是因為我自己的小孩也是這副模樣。

「小真,我去繳稅了唷。你自己一個人看家啊!」我拿了電視機上厚厚得一疊稅單準備要出門。
剛被我挖醒的小真,頂著一頭稻草的長髮走出來時,我再次感嘆,好好一個女孩子家幹嘛弄成這樣?
「唔~我都幾歲了.......那個小字可以拿掉吧........?」
「你也該起來了,十一點了。」21歲就快大學畢業了,但每天夜貓子的生活讓她看起來像營養不良的高中生。她媽還在的時候,她至少還正常一點的。
「總比我睡到下午一點好啊!而且.....爸」她搔搔頭。
「是是,又是你的自由是吧?」現在的小孩總是耐不起唸,說個幾句就回我說:我這是干涉個人自由。
「你都說了我還能說啥?」半睡半醒的小真一點都沒有她清醒實的伶牙利嘴。
「」
「」


.....自由哪......
二十年前,我聽到這詞就只能以苦笑以對。
二十年後,我再聽到這詞仍然是苦笑以對。

這似乎是年輕人最常說的話,最常用的藉口,是他們的專利。
而我,因為礙於"為人父母"的身份,背負著干涉他人自由的罪名。
撇開被家庭綁住、犧牲自我空間、為了些拉哩拉雜的事得放棄理想。

我早就已經失去自由的權利,可是從來沒人可憐我。


也許是我本身離這東西早就太遠太遠了。
我從來不崇尚自由,我只是想要靜靜地過日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是場賭局。想要換取任何的東西都得付出代價。」
「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但是我付不起。」
「」
「」
「」



"薤上露,何易晞? 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

哪,我有可以選擇我最後歸屬的自由吧?
到老了才想要任性,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希望不會帶給你們太多的麻煩。
雖然我知道我之前就是大麻煩。
[PR]
by aatd | 2007-07-09 22:14 | 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