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   2007年 06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喔喔~

《??》


自我設定 + 亂七八糟的性格 = 而產生的一篇扭曲同人 = =||||

自我設定的部份
瑞希特‧斐拉緹斯 (兒)
利緋爾‧斐拉緹斯 (兄)


「主人,你應該要多吃一點的。」
「可是我真的吃不下,夕晴。」

一道用淺碟盛著的稀飯,至少在我跟夕晴之間來來回回推了三四次了。

「主人,你再不吃這稀飯要涼了!」
「...........我一定得吃?」再推回去。哎,不過就吃不下,有那麼嚴重嗎?
「主人,你已經兩餐沒吃了。」連帶推回來的碟子,夕晴的聲音就像是在做最後宣戰。

嘆一口氣。還能怎樣?就是乖乖吃了吧。
管家最大的武器不是身懷絕技,而是他們那張嘮叨的嘴。

「主人,今天天氣不錯,你要出去走走嗎?」夕晴幫我打開窗戶,回頭問我。
我看了窗外一會兒,一片天空透著湛藍。從遠方吹來的風帶著一點血腥的氣味。
「你幫我在陽台那邊準備一下點心跟茶吧。」
「是的。」
「記得幫我準備三份。」
「咦?少爺要回來?」

夕晴的疑問讓我遲疑了一下。
也是,以前只要瑞希特有空,我也剛好有閒,我們三個人會一起在陽台上看風景喝下午茶。只是經過那次的事情,到底還有沒有機會喝下午茶,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是,是有客人會來。」我放下手中的湯匙緩緩地說著。
我連反映著陽光的湯匙都顯得礙眼了,還要應付客人實在是有點難撐。
夕晴看看我,只是頷首沒有多說就退下去了。
管家不愧是管家,也特別懂得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時候不該說話。

沒好氣地再舀起一口薄粥往嘴裡送「果然還是什麼味道都沒有。」

※※※

屋裡的鐘響了三下,我被夕晴用輪椅推戶外的大陽台。
夕晴已經在陽台上幫我準備好茶與點心了。接下來就是等人來了。


「下午三點是美好的午茶時間。」
「雷克斯?」我看向聲音的主人,不禁莞爾。
「你好,利緋爾好久不見,近來可好?」雷克斯朝我一笑。
「還好。」除了體內魔力衝得亂七八糟造成四肢無力之外,其他都還好。

其實,看我在輪椅上他應該也知道他的問題是多問的吧?
反過來看雷克斯他跟日前的樣子差不多,還是很健談的樣子。
不過眼眶下微微的黑眼圈顯示他的疲勞又讓他蒼老了一點,。

「可是你怎麼會坐輪椅啊?」雷克斯的指了指我身後的輪椅。
「偶爾當被服侍的人,換換口味也不錯啊!」我聳肩。

「是因為瑞希特對你做了什麼吧?」


我定眼一瞧 ...........
他的氣勢似乎絲毫不受影響.......
好樣的,這小鬼是誰?..................
還直接叫瑞希特的名字?!瑞希特什時候有高級的金瞳魔族的友人了?
剛剛站在雷克斯身後我就故意不去注意他,因為他的氣勢太強,像是個刺謂。
久不注意,他卻又自己插上話。我只跟雷克斯說話,這小鬼懂不懂得禮貌啊?


「你跟瑞希特認識?」我雖然身體不能動,不代表我腦子不能轉。
「不算認識,除了武術大會上交過手之外,只有數面之緣。」插話小鬼穿著魔界才有的龍骨盔甲,從雷克斯身後走出鄭重地自我介紹「不好意思擅自插話了,我是狄恩‧撒旦。」
「喔?」我挑眉細瞧,這人其實跟瑞希特一樣霸氣重。不過瑞希特被我訓練得內斂了點....

「我是利緋爾‧斐拉緹斯。初次見面。」
「久仰大名。」

「剛剛不好意思,是我這個做主人的失職了,沒在第一時間做最好的招待。請你跟雷克斯一起坐下吧。」我微笑示意兩人坐下。 讓魔界貴族向我鞠躬我可擔當不起。

「你之前沒讓瑞希特出去參加比武大會,他之前可是一直稱霸武術大會的冠軍呢!這次你培養的瑞希特出賽,他跟瑞希特打得可兇了。」

我聞言只是微笑。
的確,我故意不讓瑞希特出賽。
因為我不希望他受到外界太多干擾,我想以瑞希特的本質,並不需要那些附加的榮耀。
一方面也杜絕讓外界窺探人族後選人的機會。之所以讓他在成年前參加比賽,純屬是想試探看看他的能力。

這或許是一種過度自信的表現,但我可不認為我的行事作風能符合那批老頭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去參加那些有的沒的比賽浪費力氣?反正只要有實力瑞希特不比賽也很出名。


「你跟瑞希特最後的戰果是?」實在是有點好奇,魔界貴族跟人族混血誰會勝出?
「三天三夜,平手。」狄恩平靜且緩慢地道著。

我愣了一下。不是驚訝他們打架的天數,而是狄恩回答我的時候眼裡的亮光。黃澄澄的,該說是像礦洞裡的黃水晶,還是像映著夕陽餘輝的小河?

「你們兩個還真能撐哪。」
「雷叔說:年輕人打架向來都如此。」

我看向始作俑者,他正以無奈地表情看著我,眼裡似乎說著:那不是我說的,因為我才沒那麼老。

「是什麼理由讓你們打得如此起勁哪?」
「沒有。若真的要算得上理由的話....」狄恩頓了頓「於公我們僅僅是為了三界王的寶座而已。」

我抿唇,瞇細了眼睛。原以為是沒事的魔族貴族讓小孩放風去比武大會玩玩。想說瑞希特怎麼會跟人打了三天三夜都擺不平?原來狄恩與瑞希特,同為三界王的候選人哪。

「但於私我很慶幸能跟"獵龍者"交手。」狄恩描了我一眼又低頭。
「咳咳.....」我喝下去的茶一整個嗆到,我想夕晴應該臉都綠了吧?
「對不起。」狄恩很貼心地遞上毛巾,夕晴拍著我的背的手還是有點僵硬的。
「沒事沒事。」我搖搖頭。

"獵龍者"大概是前幾年我安排某人到地獄谷做特訓,那之後沒多久地獄谷那附近就傳出,出現了一名專挑惡龍殺的"獵龍者"。但也因為殺了太多龍出了名,又有接過幾件暗殺委託,這或多或少在各三界保守勢力的震驚與不滿。其實我把誰丟在那裡我很清楚,但我對這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今天會來是因為瑞希特又做了什麼,惹那批老頭不高興了?」私底下,地獄谷基本上可是魔族長老管的地盤。
「倒也不是。」狄恩搖頭「因為我在比武大會上交過手之後才知道他是人族候選人。於是我很好奇,能培育出像瑞希特這種人才的會是什麼樣的人。」

「我只是一介小小的人族傭兵而已。」
「但是瑞希特所使用的攻擊方式,卻是最正統的魔族攻擊方式。」
「那是因為我以前曾經在魔族待過。是人家教的。」
「那麼我可以請問您,當初教您的人是誰?」
「問那種事做什麼?」我反問。
「因為.....」
「因為瑞希特曾使出當初狄恩的救命恩人相同的武術招式。所以狄恩很想照你來問個清楚,只是這樣子而已。」雷克斯無奈地對我笑笑,他似乎對狄恩的拐彎抹角也看不下去了「因為我去觀戰的時候,他正好知道我認識你,所以很想來跟你打聽一下。」

我看看雷克斯,再看看低著頭的狄恩。

「如果是招式的話,那是以前從魔族皇家侍衛隊隊長退休的老爺爺教我的。」我拿著小湯匙輕輕敲著杯緣「那時候他退休住鄉下,剛好是在我家附近。小時候我身體弱他就自願教我。我很多武術都是從他那邊學來的。既然你是皇家的人,對他的招式感到熟悉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滔滔不絕絕地說著,但是狄恩的臉色似乎越來越難看。是說,我是不曉得瑞希特到底對狄恩使出什麼招式,但如果是我平常叮嚀他少用的那些的話.....那我是有必要把瑞希特抓來唸一唸。

「可是.....瑞希特有個招式,跟我們家族不外傳的很像.....」
「不曉得培養您的家族是?」這小子是金瞳,又是貴族,後面培育他的家族來頭不小吧?
「是蘭蒂家族,也是在下舊姓。」狄恩的聲音低低的,用的也是敬語。


"蘭蒂?!"


「利緋爾!」
「主人!」

原本在我座位前好好的杯子,不曉得為什麼碎了一地。


「主人,你還好吧?」夕晴著急地問。
「我沒事,只是頭有點暈。」擠出幾個字,只是希望她不要再那麼擔心了。
「利緋爾,不然我們改天再來拜訪吧。」雷克斯起身,示意狄恩該走了。
「對不起,今天打擾到您了。」狄恩還微微地鞠躬。
「不會。只是你想知道的人已經過世了。我恐怕沒能再幫上你什麼忙。」

狄恩有點驚訝地看著我,嘴半張著,好像想要說什麼但是又不敢說。
我嘆氣,搖搖頭。狄恩一副就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只是他很自制還是面帶微笑地對我說:「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謝謝你。」
「對不起,不送了。」我只能給他這種答覆。


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我皺著眉頭。
不要說今天不見,以後一定會再見。

狄恩、雷克斯、蘭蒂......
這三個很讓我頭痛的名詞,頓時在我腦袋打起架來。

「主人,剛剛他們.....」夕晴一臉擔心地看著我。
「我知道。」剛剛那個波擊震得我現在胸口還在痛。當然我不會跟夕晴說。
「那麼...」
「沒有關係,不用管他們。他們的目地已經達到了。」

我設的封印,解了。雖然本來就因為年代久遠而有點破破爛爛的......
但真的要追究起來,還是瑞希特之前那樣子一折騰,我整個身體的防禦系統大亂,才會光一個暗示就破了吧? 他們該不會一整個搞串通吧?

「夕晴,瑞希特人在那裡?」我問。
「這個,少爺到現在都還沒回信。」
「嘖,又跑去地獄谷虐殺動物了嗎?」




end

+++++++++++++++++++++++++++++++++++++++++

到底什麼樣的人可以培養出瑞希特?!
這還用說嗎?變態培養出變態哪!XD
再怎麼變態都是他們家的事~不關我的事~=v=~


http://youfate.com/?id=6757

養到最後才發現父嫁是王道。:73.27%
兒子穿著國王的新衣甜甜的說\"爸爸早~\":15.41%
遺跡的老龍:「來~~~爺爺給你零用錢~~~」:9.60%
每月都有求婚事件。:1.27%
武術系對手:「我要成為萌界第一的劍客!!」:0.45%


http://youfate.com/?id=6219

完全不適合,寫了也只是被公幹,只會寫超難看的文章:91.15%
你不適合寫作,去當上班族吧!:5.76%
知名度不大的小作家!:3.09%
[PR]
by aatd | 2007-06-07 03:10 | end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