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   2006年 09月 ( 1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嫦娥的情書*謎*

NO.15
親愛的嫦娥仙子:

一年一度的中秋又到了,如今,妳的心情是否與人們所看到的,高掛天上的月兒一樣地圓?

想當初一千年前,與妳初次相遇是在百花仙子的家中。那時的我僅是百花仙子家中一名苦力,即使我原本是剛從人間列入仙班將軍。在他們家我受到許多不人道的待遇,鞭打、勞役都已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他們以摧殘在下的小菊花為樂。

但是,當時只有妳對我伸出援手,與百花仙子打賭,將我贖回到你的月宮,並奪得花族的鎮族之寶─無生桂。

當時我從妳的手上接過無生桂,也一同接下在月宮砍伐無生桂的任務。當時我以為我對妳只有無限的景仰,在一千多年後的今天,我才曉得,原來我在一千多年前的中秋,已經把心交給你。

即使我因西王母娘娘規定廣寒宮裡不得有成年男子出入,而因咒返童,但我卻感到無比幸福。因為,唯有如此我才能在你身邊。妳渴,我幫妳端茶。妳熱,我幫妳搧風。你無聊,我說著奇冷無比的冷笑話,或唱唱兒歌。或許妳覺得可笑,但這就是我的幸福。我也無怨無悔。

我很快樂,但我還是有說不出的遺憾。我無法用原本強健的身子抱著妳,好讓妳失意之時,有個安慰。無法用原本的身子,幫你趕走那些整天繞在你身邊的蚊子。不管是妳前夫(后羿)、或者是現在表面上假猩猩幫妳炒股票,暗地裡卻跟他乾妹偷來暗去的玉兔,或者是數不完的獻殷情的花花公子。

我知道妳過去的一切的一切令妳心碎,但我希望妳能忘懷。
忘記不堪的過去,定下來吧!嫦娥仙子。
即使那個能讓妳定下來的人不是我,我仍舊希望妳能幸福。

嫦娥,真的,我希望妳幸福。
這個願望從我追隨妳那一刻開始,到現在未曾改變過。
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將還是一樣。

至此,願安康。




嫦娥批:剛兒,替我幫你潤色的文曲妹妹提醒,談起過去是老化的前兆。
少跟玉兔鬥嘴,改日叫幫你跟她再搗個長生不老藥吧。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我不是正太控。



NO.27
致親愛的嫦娥總裁:

利用情書來跟您報備此事雖不合體統,但「時間就是金錢」,有些過於龐大的交易,仍需經由您的裁決,故不得已出此下策。

1.日前,花族從西方天庭大量進口原料,外表看起來無疑。
但據線報,進口所投資金額已超過公司資產三分之一,有掏空之嫌。

2. 您日前關切的應景產品:
吳課長所做的月桂香餅、月桂香水 、月桂香茶、月桂面膜。
如您所料,這些產品因為中秋節日到來,果然是供不應求。
由於日前3%的價格調幅,本月公司營業額,與去年比較成長了三成。

3. 感謝您替我說服吳課長,讓他心甘情願地製作產品。
至於他所說的事情,我不承認、不否認、不默認。
我想實情,嫦娥娘娘您知道的。

此外,我幫您又添購了一套不含重金屬的SK"兔"化妝品作為賀禮,請笑納。



嫦娥批:玉兔,你真是來亂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讓我休息個一天是會怎樣?!
明天八點開市的時候,之前用天帝名義購買的百花仙子家的股票全部拋售。



NO.38

給愛妻:

嫦娥我曉得妳還在氣我。也曉得妳不會回我這封信。
這封信,原本並非非得在中秋前趕著寫給妳。
但是,我還是想告訴妳:有些事情不是妳表面所看到的那樣子。

吳剛,他口口聲聲說喜歡妳,但不曉得他以稚童的模樣欺騙了多少天界仙女們。
若不是他現在的身體沒有生育能力,不曉得多少人要叫他爹爹。
至於助妳攏斷花族百年產業的玉兔,原形為黃帝直系之繼承人。
雖不知為何居心以兔形在妳廣寒宮底下做事,但他出了廣寒宮風流史卻不在話下。
三步一姐姐,五步妹妹。可謂姐姐妹妹滿天下,金庸筆下的段正淳也得甘拜下風。
日前向妳獻殷情的玄天上帝、太白金星,他們來一百個都抵不上你身邊的一個玉兔。

至於我跟天牢獄卒的事,那才是真正的誤會!
雖然在天牢裡,我雖然因為身份,在獄裡受到特別禮遇
肉體的刑責雖可免,但是真正令我發瘋的卻是思念妳的牢籠
天牢裡的我太過寂寞,太過脆弱,因為想妳,我相思成病
我一時衝動,把與你幾分神似的獄卒誤認為妳.....
請相信我,我還是愛妳的,他怎麼可能比得上溫柔婉約的妳?
嫦娥,我知道妳人外柔內剛,我也知道妳氣我當時在人間的捻花惹草。
現在憶起只怪自己年少輕狂,被妳送進監牢我也無話可說。
但現在我只盼與妻早日複合 。


嫦娥批:溫柔婉約能當飯吃嗎?這信我會轉交給你現任老公處理的。



NO.47

嫦娥娘娘:

突然寫信叨擾,實感抱歉。因聽聞若至廣寒宮拜訪 ,得三個月成童形。我因仍有監督后羿的職務在身,故不便親自拜訪,敬請見諒。

日前您以斷袖指恩斷義絕,了表您與后羿夫妻情緣已盡。並給予我以后羿夫君身份。
在下相當感激。
照娘娘的說法,我理應是做攻的一方,但因為先前做太多受,才使得自己如此落魄。當日因礙於時間緊迫,無法好好討教詢問 。請問娘娘的言下之意是?



嫦娥批:西王母底下那小仙女那邊很多描寫龍陽之愛的書還附圖解。
她們會很熱心跟你解說的!!他們還有開BL速成班!我想這對你的益處一定很大
基本上后羿那傢伙很耐操,SM鬼畜算什麼?
他那長肉不長腦的人,即使你用獵奇也不要緊。
我當初會這麼說是覺得你有女王攻的特質。
但首先,你得學會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其實我還蠻想看你變成正太的樣子。


嫦娥放下筆,呼了口氣,整個人靠在椅子上。

「嫦娥娘娘,您累了嗎?」在一旁的侍女輕聲問候。
「有點。」嫦娥揉揉太陽穴。
「這是吳剛少爺送來的月桂香餅。」侍女遞上茶點。
「謝謝。」嫦娥咬下一口香餅。
「今年有看到什麼有趣的情書嗎?」侍女乖巧地收著嫦娥的回信。
「文曲星妹妹的生意越做越大,之前她替天界大大小小仙人寫情書三百封。今年我看除了玉兔跟后羿的老公之外,其他人大概都有文曲妹妹捉刀的痕跡。」
「那往後讓文曲星仙子寫情書給妳不就好了?」侍女問。
「哈哈~是啊!」嫦娥大笑。
「只是文昌星沒有跟他妹妹搶生意呢?論文筆,文昌君更勝文曲星一籌啊!」
「這個嘛.....就疼妹妹吧!加上文昌君本身公務繁重,怎麼可能管到她?」
「喔....可是聽說文曲星仙子,是天界出了名的戀兄........」
「我累了,汀悅,侍寢吧!」
「啊?」
「侍寢。意思是伺候我睡覺,懂了吧?」嫦娥手指滑過汀悅臉龐,唇角微微一笑。
「喔.....」汀悅緊張地點點頭。

見狀嫦娥才起身飄然離去。





清水玲子的輝夜姬某卷,輝夜姬說:仙女只能與仙女結合。

END

++++++++++++++++++++++++++++++++++++++++++++++++++++

與其說是惡搞文,到不如說是地雷文......................||||||||||b
=v=|||||||||||||b
好不容易寫出來了~可是~這樣子可以投嗎?
[PR]
by aatd | 2006-09-20 19:12 | 佚篇

惡搞番外試寫

天界的中央廣場,架起了一具很大很大的黑色擴音器。
底下,人聲鼎沸、萬頭鑽動,每個人都像是在期待著台上表演。
說是表演,說穿了不過是看一個黑色音箱的震動。
其實仙人可以用千里傳音,但人間界的東西對仙人們而言,總是多了幾分趣味。
即使他們知道這是種脫褲子放屁的舉動,但形式與熱鬧總是人所偏好的。
尤其活動場地是挑在,與活人習性極為相似的天人(人死後升天,卻沒列入仙班的人)所居住的"天宮界",而非得道仙人所居住的仙界。

一陣音響試音過後,音箱裡就傳出相當清悅的聲音。

"各位天宮界的朋友們晚安!!大家好嗎?!"
底下整齊地發出「好!」的聲音。


"我是第四十七屆從仙人新升上來的仙女─ 汀悅,同時也是這次中秋節特別節目的主持人,在此將陪伴大家人間計時,一個小時的時間。"
"今晚,不管是來到中央廣場的聽眾,或者是在天宮界任何一個角落使用收音機的聽眾,歡迎您收聽今晚我們中秋節特別節目。愛,就要寫出來!"
"雖然大家看不到我,但是我可以看得到也聽得到大家的一舉一動,所以大家要當我真的在台上唷!"

雖然有人還是發出好的聲音,但還是零零落落的聲音比較多。

"好,打鐵趁熱,那就讓我們直接進入正題。"汀悅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激昂。
"說到中秋節啊!就不得不提到我們天界最有身價的黃金單身女郎── 嫦娥娘娘"
"眾人皆知,嫦娥娘娘已在廣寒宮獨居多年。"
"因此我們西王母娘娘護友心切,便發起─愛,就要寫出來!的活動,就是希望能替嫦娥娘娘牽個線。"
"在之前徵收情書僅僅三天的日子裡,我們就收到來自天、仙、地界,三萬封對嫦娥娘娘表白的情書。"
在此我們僅代表西王母娘娘,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與參與,。"
"但也因數量過於龐大,我們不得已只好做出篩選的舉動。再從其中挑選出幾封比較好的情書,以去除署名直接發表內容,再由嫦娥娘娘親自挑選她最喜歡的情書。"

"那麼,我們將在「仙月詠思曲」音樂後開始宣讀我們情書的內容。"
[PR]
by aatd | 2006-09-13 04:26 | 佚篇

惡搞中秋的愛侶2


「眾仙班請往南天門更靠近一點,這樣子我們好宣佈事情。」
一個身著淺桃紅色薄紗為主的小仙女,以傳聲之術成符,繫在小鳳鳥身上。
現在小鳳鳥在眾仙間飛來飛去的,找在眾仙定位,避免有任何一位仙人漏聽。

「哎......我真的來了啊....」嫦娥看著在自己頭上盤旋的小鳳鳥,總覺得有點不真實。
嫦娥沒想到這次居然有這麼多人要去人間。
可能是因為最近天界新收了一群由天人升上的年輕仙女吧! 這屆的她們讓仙界熱鬧許多。搞得很多神仙都對現在的人間似乎都興致勃勃。
哎!先前人間命定的動亂,她放低姿態三請四請眾仙班稍為伸個援手,怎樣都請不動!
現在看在眼裡總覺得些許諷刺。

「嫦娥姐姐那邊不舒服嗎?」看著嫦娥發呆許久,吳剛忍不住拉拉嫦娥的裙擺輕問。
「沒事,只是人多了點。太久沒出來了,不太習慣而已。」
「這邊沒有小鳳鳥的定位。那我到前面聽就好,妳就在這邊等吧!」
說完小小的身影,一溜煙地就衝進人潮裡不見了。

「響月,西王母娘娘來了嗎?」嫦娥側身詢問四月仙女之一,響月。
「有啊!在台上呢!」礙於位階,響月只有微微地向台上搖望去,不敢大剌剌地指著台上的西王母。
「這樣啊.......」嫦娥好似真的在台上看到西王母了。

響月兩眼一轉反問嫦娥「西月娘娘,您該不會不想去了吧?」
「到還好,我還蠻掛念現今在人間輪迴的兩位東月娘娘。」
「心有餘力,力不足吧?這次我看您光團裡就不怎麼平安了!」
「妳這張直口。」嫦娥莞爾。她知道響月指的是什麼。
「還不是跟您學的?」響月吐吐舌,轉話題「人潮好像散了呢!等一會兒應該就要出發了吧!」

人潮漸散, 拿行程表的銀月和送行李的尚月與詠月都回來了。
沒過多久吳剛也大老遠的就呼天搶地地叫著嫦娥。
「嫦娥姐姐~我回來了!」吳剛笑臉盈盈地往嫦娥的方向衝「我們等一會兒會到南天門裡面,進行時空轉移。沒一會兒就可以到人間了!」

「你這聲"嫦娥姐姐"叫得真是親熱啊~吳剛。」
此聲一聲, 嫦娥一行人不禁緊繃神經。一看,果然就是嫦娥的死對頭─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的風姿闊綽,如同一朵盛開絕豔的紅牡丹。但這紅對嫦娥就是刺眼了點。

「吳剛,你還是這小不點樣啊!」百花仙子說話的時候,手還不忘在吳剛的頭髮上揉呀搓呀「怎麼出了廣寒宮還是沒人幫你解咒嗎?我還挺懷念你本來在我當伐木工時的身影呢!」
「不用解咒,我現在這樣子挺快活的!」吳剛嘟著嘴忍住怒氣。

百花仙子笑笑,再把視線對上早已冷眼看著自己的嫦娥。
「沒想到我們足不出戶的西月娘娘,願意替我所辦的旅行團增光啊!只可惜剛剛沒瞧見妳,不然就讓您上台一下,當一下這次旅團的代表才對啊!」
「我不上台是因為怕搶了百花仙子的風光罷了。」嫦娥冷淡地說。
「我們不光在台上互別苗頭不是嗎?」百花仙子似乎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嫦娥。
「是啊!與我不喜歡的人聯手,我今天總算領教到什麼叫物以類聚了!」
「這您就誤會了!后羿大人只是覺得這活動好玩,所以才幫我鼓勵推廣的。而且現在全天界誰不曉得,后羿大人正想與您復合呢!」百花仙子身段柔軟,說話在嫦娥耳邊輕靠。
「那就煩請妳轉告后羿:搞得像進香團的東西最好我會喜歡。」
「妳!」百花仙子美眸一瞪,換來的只是嫦娥的嗤笑。
「對不起,我們還趕著去人間,還得請您讓讓!」嫦娥拉開自己與百花仙子的距離,命令道「四月、吳剛,我們走!」
[PR]
by aatd | 2006-09-13 02:22 | 佚篇

惡搞文1


惡搞中秋的愛侶

在接近中秋的一大清早....不!是一個黑夜!相當不一樣!
月亮上的廣寒宮裡傳出一個稚齡男孩,呼喊月亮上的主人──嫦娥的聲音。其聲既響又亮,從上穿到下,從左穿到右,還連帶震掉了廣寒宮的幾片玉瓦。
而這具有破壞力的音源,直到嫦娥淨身的冷玉池前才沉靜下來。

「什麼事這麼大呼小叫的?」
在發出寒氣的冰玉石所圍的池子裡的嫦娥,雙眼緊閉,雙唇微抿,香肩微露。
淨身一般都給人香豔的遐想空間,但嫦娥給人反而有種聖潔不可侵犯的冰冷。
「嫦娥姐姐!妳在這裡啊!」
嫦娥不耐煩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身著布裝的小男孩問
「剛兒,我不是才把那煩人后羿趕出廣寒宮沒多久嗎?你又在大呼小叫什麼?」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真的,大事不好了。」吳剛手裡抓著的宣傳單都被他捏皺了。
嫦娥一副事不關己,若有似無地撥了一下池水道:
「有多不好?難不成我們天界淪陷了,我們又要回到人間去?」
說到這,嫦娥不禁嘆一口氣。人間畢竟是她有著不愉快回憶的地方。

「這個嘛…一半一半。」吳剛的尾音最後飆高了一點。
「怎說?」
「這次天界他們不辦烤肉大會了。」
「喔?還看不出那新上任的關聖帝君能想出什麼新花樣。」
對嫦娥而言那烤肉大會也的確很無聊啊!不辦也罷!
「他們辦…中秋人間旅行團!」吳剛聲音小了下來。畢竟天界誰不知道嫦娥最不喜歡人間?
「旅行團?....那又如何?」嫦娥會如此冷淡,的確跟那兩字脫離不了關係。
雖然討厭人間,但若是以自己為中心,自己說不定會放低身段去一趟人間。

「可是…這次主辦者是百花仙子。」吳剛說話的聲音更小了,只有螞蟻聽得見。
「什麼?!」一向平靜的嫦娥,頓時兩眼直直地瞪向吳剛的汪汪眼
「你說那個波大無腦,被我騙來無生桂、還有搗藥杵臼的那個百花仙子?!」
「就是她。」吳剛無力地點頭。
「中秋節是我的節日,她憑什麼亂搞個旅行團就把我的風頭搶去?!」
「可是…關聖帝君允許了啊……」吳剛看到嫦娥那麼激動的樣子,吞了一下口水。
「還有什麼?」嫦娥一看吳剛的反應就知道,他一定還有事沒說。
「而且…協辦單位是,燃燒吧!太陽基金會。」吳剛繼續用螞蟻才能聽到的音量。
「太陽?!」嫦娥最不喜歡的物體之一。
「就是日前恭迎后羿大人回來的後援會啊!」吳剛小小聲地補充說明。
「你說是西王母娘娘底下那群不懂事的小花痴?」
想起那群小姑娘,嫦娥的語氣冷得讓人想起古井裡爬出來的貞子。

「嗯…..」吳剛點點頭「嫦娥姐姐,與你交情不錯的西王母,已經確定報名了。我想等一下銀月就會送來西王母的信吧!」

沒一會兒,說曹操曹操就到。

「西月娘娘,銀月送函。」池外一頭銀髮的銀月仙女,恭敬地彎下身報信「是西王母娘娘遣來的。」

「哎…」嫦娥揉揉太陽穴。西王母是嫦娥現在僅存不多的人際線與靠山,更是忘年之交。只是她也是天界極力欲湊合自己與后羿的一員。這次去參加這旅團….地點是自己最討厭的人間,還是前夫聯合死對頭所辦的旅行團。這就是回絕后羿要求復合的後果?!

「嫦娥姐姐,你說怎麼辦?現在玉兔又在閉關。平常這時候,要是他在的話…..」吳剛在此時特別想念老愛與他爭寵的玉兔。
「這種既定的事,有他在也沒用啊!」嫦娥無力地擺手。

兩人都陷入長長的沉默……
之後嫦娥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說:「這次旅行團。吳剛你,還有四月仙女,這次跟我一起去吧!」
[PR]
by aatd | 2006-09-12 17:58 | 佚篇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無聲的響尾蛇(一)



星期一,對萬物而言是相同美好的早晨。
但對於要上班的人而言,卻是格外匆忙的。
特別是對第一天上班的京而言。
來到星之扉的第一個星期一。早上八點,京是從床上跳起來的。
輕微有晨間性低血壓的他,原本都是一早起來慢慢摸、慢慢摸、慢慢摸到上班。
但是今天早上他第一次破紀錄地,沒在五分鐘之內就整裝完畢。他差點以為自己的晨間性低血壓好了!

沒有一般人習慣性的碎碎念,京只是紅著一張臉,喘著氣快速地穿梭過病院的大廳。
雖然有個病人讓他很想放慢腳步,悄悄地看清他的容貌。
可是他坐在窗邊整個人像是被光包住。他低著頭,手上不曉得在玩什麼東西。
那是京趁著在上樓梯時,用眼角瞄到的強烈印象。

京匆匆來到離304診療室最近的一個走廊轉角,抱著資料夾的HIDE似乎已等候許久了。

「星期一症狀群發做了嗎?小京!」HIDE揮揮手問。
「對不起!應該是我到你的辦公室拿病歷才對!」
「我沒帶過你,你知道我辦公室在那一棟嗎?」
「可以吧.....」不是查一下就好了嗎?
話出,京愣了一下。照理來說他應該要先到HIDE的辦公室,沒想到他居然又忘了。

「我知道你是因為昨天整理病房才太累的啦!看你緊張的跟什麼似的。」HIDE的資料夾輕輕地落在京頭上「我不是來罵你,我是來給你送病歷的啦!」
「呃~對不起!我馬上去304看病人。」京接過病歷打算馬上往304的方向飛奔。
「喔!裡面在粉刷,沒辦法診察唷!」HIDE指著般著梯子又提著油漆,忙進忙出的工人。
「粉刷?!」京原本邁出的腳步又收回來。
「對啊!雖然你昨天很努力地清掃過了,但是我覺得還是稍為粉刷一下比較好啊!」
「可是今天不就是要開始實習了嗎??」京很希望他剛剛是聽錯。
他本來很鍾愛304的廢虛病院風啊....給HIDE的一片好意給毀了......
雖然他知道那種環境並不適合並人就診。

「反正診察也不一定要在診療室進行哪!室外風光明媚,多好!」HIDE指著從窗外陽光普照的花園。
「可是....」
「哎!你別擔心啦!反正幫你評分的人是我!」HIDE推著京往樓梯走。
「啊?」好個隨性的人哪!京自認自己夠隨性了!
「啊?再啊什麼啊?你再啊我就拿包子塞你嘴巴!」HIDE唸著「說起來你還沒吃早餐吧?!那就去買肉包好了!」
「這......」京已經完全無語,任憑HIDE把自己推像福利社的方向。


等到京的肚子塞完第三個肉包,已經是15分鐘後了。要不是他們身上還穿著白袍,夾著醫生的識別證,他們很容易被當成"在花園裡吃早餐"的清微病患吧!

「對了,那我們要在外面診察,那病人?」
「喔喔!」HIDE看了一下手錶「我已經吩咐過了!沒問題的!他從復健大樓過來總要點時間的!」
「啊??復健?」京隨意地擦了一下手,開始翻著手上的病歷「病人是住院療養的?」
「我給你排的都是住院療養的,因為時間比較有彈性,沒那麼急。」
「源敏政?」
「嗯!他主要是手跟腳有骨折啦!只是精神上也出了點問題!」
「這邊是有他骨科跟復健科的病歷沒錯,可是沒有心理科或是精神科的病歷啊。」
「因為他今天是第一次初診。」
「..............」
好狠哪.........第一次就診就排給新手。這HIDE做事是不是太過隨興又冒險了點?


「你是HIDE醫師嗎?」推著輪椅的中年女看護輕聲詢問。
「啊!你好!我是HIDE!」HIDE微笑。
「你好,我是來實習的醫生。西村京。」原本是坐著的京趕緊起身向看護鞠躬。
「不用那麼客氣啦!我是源先生看護而已!」
「沒關係新人嘛!而且之後也是他主導比較多。」HIDE也沒多阻止什麼的。
「這樣子唷!」看護工也向京行了禮。
「那麼,源先生他是有什麼狀況呢?」HIDE詢問。
「他唷,他現在手是好得差不多了啦!腳還要一陣子。可是他現在變得很自閉都不跟人說話!」
「他手上那個是?」京看到坐著輪椅的源,懷裡有個跟白色很不相干的五顏六色的玩具。
「這個啊!就玩具而已!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看護回答。
「耶........」

京走上前去仔細一看才發現,頭垂得低低的源,是他早上在大廳看到的人哪........



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orz

Orz
寫這篇寫得真是心虛啊= =||||b
相當相當心虛啊~_nO
我果然是沒那種功力的吧~
orz
[PR]
by aatd | 2006-09-09 16:50 |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
名字要叫啥?
惡搞~中秋~戀愛~
這是徵文的三元素~可是我後來才發現~我這~沒啥戀愛元素耶=v=bbbbbbbb

====================================================

"月兒月兒高高掛,月裡的人兒心頭寒。月盈月滿夜中夜,月宮天日永不見。"
嫦娥冷冷地聽著這歌謠,聽了幾千幾百年了。


「玉兔。」在浴池裡的嫦娥語氣淡淡地喚了一聲。
「是的。」
「今日有什麼消息?」
「囚星已經接近月宮了。」
「天王星哪....」「天帝都經過十屆更替了啊。」
「是的。」
「后羿那傢伙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
++++++++++++++++++++++++++++++++++++++++++++++++++++
重寫= ="


惡搞中秋的愛侶

在接近中秋的一大清早....不!是一個黑夜!相當不一樣!
月亮上的廣寒宮裡傳出一個稚齡男孩,呼喊月亮上的主人──嫦娥的聲音。其聲既響又亮,從上穿到下,從左穿到右,還連帶地震掉了廣寒宮的幾片玉瓦。
而這具有破壞力的音源,直到嫦娥淨身的廣玉池前才沉靜下來。

「什麼事這麼大呼小叫的?」
在發出寒氣的冰玉石所圍的池子裡的嫦娥,雙眼緊閉,雙唇微抿,香肩微露。
淨身一般都給人香豔的遐想空間,但嫦娥給人反而有種聖潔不可侵犯的冰冷。
「嫦娥姐姐!妳在這裡啊!」
嫦娥不耐煩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身著布裝的小男孩問
「剛兒,我不是才把那煩人后羿趕出廣寒宮沒多久嗎?你又在大呼小叫什麼?」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真的,大事不好了。」吳剛手裡抓著的宣傳單都被他捏皺了。
嫦娥一副事不關己,若有似無地撥了一下池水道:
「有多不好?難不成我們天界淪陷了,我們又要回到人間去?」

說到這,嫦娥不禁嘆一口氣。人間畢竟是她有著不愉快回憶的地方。
「這個嘛…..一半一半。」吳剛的尾音最後飆高了一點。
「怎說?」
「這次天界他們不辦烤肉大會了。」
「喔?還看不出那新上任的關聖帝君能想出什麼新花樣。」
對嫦娥而言那烤肉大會也的確很無聊啊!不辦也罷!
「他們辦…..中秋人間旅行團!」吳剛聲音小了下來。畢竟天界誰不知道嫦娥最不喜歡人間?
「旅行團?....那又如何?」嫦娥會如此冷淡,的確跟那兩字脫離不了關係。
「可是…..是這次主辦者是百花仙子。」吳剛說話的聲音更小了,只有螞蟻聽得見。
「什麼?!」一向平靜的嫦娥,頓時兩眼直直地瞪向吳剛的汪汪眼「你說那個波大無腦,被我騙來無生桂、還有搗藥杵臼的那個百花仙子?!」
「就是她。」
「中秋節是我的節日,她憑什麼亂搞個旅行團就把我的風頭搶去?!」
「可是….關聖帝君允許了啊….…..」吳剛看到嫦娥那麼激動的樣子,吞了一下口水。
「還有什麼?」嫦娥一看吳剛的反應就知道,他一定還有事沒說,。
「而且…協辦單位是,燃燒吧!太陽基金會。」吳剛繼續用螞蟻才能聽到的音量。
「太陽?!」嫦娥最不喜歡的物體之一。
「就是恭迎后羿大人回來的後援會啊!」吳剛小小聲地補充說明。
「你說是西王母娘娘底下那群不懂事的小花痴?」嫦娥的語氣冷得像是古井裡爬出來的貞子。
「嗯…..」吳剛點點頭「嫦娥姐姐,與你交情不錯的西王母,已經確定報名了。我想等一下銀月就會送來西王母的信吧!」
「哎…」嫦娥揉揉太陽穴。西王母是嫦娥現在僅存不多的人際線與靠山。只是她也是天界極力欲湊合自己與后羿的一員。這次去參加這旅團….地點是自己最討厭的人間,還是前夫聯合死對頭所辦的旅行團。這就是回絕后羿要求復合的後果?!
「嫦娥姐姐,你說怎麼辦?現在玉兔又在閉關。平常這時候,要是他在的話…..」吳剛在此時特別想念與老愛他爭寵的小玉兔。
「這種既定的事,有他在也沒用啊!」
兩人都陷入長長的沉默…….之後嫦娥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這次旅行團。吳剛你,還有四月仙女,這次跟我一起去吧!」
[PR]
by aatd | 2006-09-09 03:58 | 佚篇

改過第二版= =bbbb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v=/   
  食用前請注意:
  本篇是改編自下列遊戲。耶~這樣子算抄襲嗎?*汗*
  http://www.parapluesch.de/whiskystore/test.htm
本篇以曖昧到不行會讓你心癢,卻又說不出話來為最高宗旨。

    
===================================================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楔子
  
   地球生病了。
   地球為什麼生病?因為住在表面上的人類生病了。
   人類為什麼生病?因為人的心生病了。
   人心為什麼生病? 無解。
  
  ++++++++++++++++++++++++++++++++++++++++++++++++++++
  
   ”西元”這名稱,在人的認知裡像是被風化的龐貝城般老舊的名詞時。
   這時候,已經西元2010年了。地表上的科技,勉強發展的還不錯。
   為什麼說勉強? 因為2007年,除了之前地球人把環境搞到離譜到一個炸!
   2007年末,在第三世界大戰一觸即發之時,我們的地表人搞到住在地表下──號稱”亞特蘭緹斯”的地層人往上爬。
   若說以往人類都把垃圾往地下埋,那麼這些從垃圾場爬出來*謎*的地層人,沒上來進行個大屠殺實在是謝天謝地。
   說真的,京才不信他們那些地層人會有多清高..........
   但,坐在地層人提供的用水就能跑得動的公車上,京突然覺得自己不能說啥。
  
   ”不管科技多麼的高,還是挽救不了人心生病的事實!”這是京自始至終不變的想法。為何如此堅持?這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大家都一頭熱地由資訊、醫學,轉攻為”地層文化深知學專門學校”時,自己毅然在大學選擇了心理系。
   雖然他知道他的成績不太行,但是神還是很仁慈的讓他以吊車尾的成績上了心理系,還讓他撐到大四還得到實習機會。
   雖然他上的是他不太想要的地層機構所撥款提供的大學。
   不過神已經很仁慈了。就像是他讓高科技的地層人爬上地面來見太陽公公,卻沒有讓地層人高壓統治地表人的事情發生。
  

   當京從自己的世界裡驚醒,是好心的司機拍肩提醒京,已經到了終點站─”星”醫院。
   原本京快快樂樂地拉著行李下車,看到醫院的門口.....門可羅雀..... 他才想到,剛剛似乎沒太注意路邊人煙稀少的景色哪!
   進了醫院大門,向櫃台詢問後才得知,他所屬的心理精神治療分院,還離這邊一公里。
   雖然平日一到五每一小時會有一班接駁車。但是京來的時候是星期假日,所以沒有公車!
   我們的京得拖著跟他體型二分之一大的行李箱,在即將西下的太陽底下走一公里。
已經坐了快要五個小時車子的他,除了在心中默念"哈雷路亞"之外別無他法。
  
  「重死我了。」
   正當京拖行李拖到沒有力氣,在心中第一百零一次大喊:老子不實習啦!!!
   暈眩的京快要站不穩的同時,他看見遠方的歐式建築裡走出一個笑容可掬的人。
是一個挑染著桃紅色頭髮的人.............????!!!!!  

  「你是新來的西村京?」
對方的語氣極為溫和,但累到快虛脫的京不太曉得該怎麼反應。
  「是....的。」而且........對方打扮的還挺視覺系的時候。
  「我是這次負責幫你評鑑的HIDE。」HIDE伸出善意的右手。
   英文名字大寫,第一次見面慣用右手與人握手....這是第一批出到地層人常用的禮儀。京沒想到幫他評鑑的會是地層人。
   而且還是個相當和善的人。他之前在學校遇到的地層人可是都不太愛理人的哪!
  「呃.........那個.....」剛剛拖著行李,掌心出了不少手汗。面對HIDE的善意,京反而有點不知所措。
  「沒關係。需要我幫忙嗎?」對方對京的舉動反而一點都不覺得突兀,更體貼地要幫忙京。
  「啊~不用了,我還可以。」
  「宿舍在診療室後面,我就先帶你去看你的診療室,可以嗎?」
   「嗯。」京點點頭,繼續拉著行李往醫院走去。
   
   與HIDE相處不到一個小時裡,京對HIDE的好感度大大地提升。
   HIDE知道京累,就先把京帶到福利社。
雖然不是高級的餐廳,在HIDE的精心挑選極佳的視野的陰涼處休息,邊聽介紹醫院大體的環境,京為此感到滿足。
   心理精神治療分院算是”星”醫院裡規模最大、綠地最大、最獨立,醫護人員卻最少的部門。
綠地多、光害少的心理精神治療分院,因晚上可以看到很多星星,還博得當地居民"星之扉"的美稱。其實在這種環境,HIDE覺得這對病人還有醫生都是種享受。
   只可惜醫院過度人手不足,加上每個醫生又不太愛勾心鬥角,這讓心理精神治療分院每一個醫生都相當吃力。
但是,至少星之扉不是傳統會讓人窒息的牢籠。


京仔細地聽著HIDE說的每一句話。
當初會選上這裡,一半是因為”星”醫院所開出的實習機會是與病患實際接觸。
另一半就是住膩了地層人提供的,過度高科技的城市。
   僅管在這裡的時間只有短短半年,但他相信.....他會在這邊學到很多東西的!
   就像神很仁慈地讓他上了心理系一樣。
   
  「其實你這人還挺奇特的啊!」在往京的診療室的路途上HIDE這麼對京說。
  「耶?!有嗎?!」
京害怕他的頭髮會被盯。他不否認他來到這邊一直裝乖小孩啦。
他之前染得是相當刺眼鮮豔的黃色,他怕這邊醫生太古板又把顏色給褪掉 。
  「現在沒什麼地表人想當心理醫生啊!」
  「啊......哈哈.....因為一點事,受到激勵....所以才.....」
  「那也不錯啊!其實地層人常常因為科技太發達了,很多事反而都不懂得爭取跟珍惜。」
「這..........」京不曉得該怎麼回比較好。因為這是他的心聲沒錯。
「另外,我覺得京你頭髮染暗紅色也不錯。」
HIDE回頭對京微微笑, 對上京有點驚訝略帶喜悅的臉。
  
  「在進去之前要先認識一下自己的診療室唷」HIDE指著號碼牌,笑嘻嘻地對京說。
京愣了一下,看了一下旁邊的號碼牌。
  「304號。」京看著門牌號碼唸出來。
  「沒錯!」

HIDE推開門。京第一眼看到的與門對望著是一扇被微風吹得吱吱作響的窗戶。
薄薄的玻璃窗所掩蓋不了的景色,是綿延不斷的青山。
那一大片的碧綠就映在京的眼裡。
視線再環雇診療室內部。
踩著有點老舊的木板地,京還嗅到了空氣中帶著一點木頭霉味與水泥味。
天花板破了個洞,舊式的吊燈還是牢牢地懸著。
整體給人感覺看起來年久失修,連牆面油漆還有一大片剝落。
寂靜,頹廢。
這就是304號診療室的迎接主人方式。

「這是....我的診療室?」京望向站在房間中心的HIDE。
「沒錯。」HIDE點點頭「歡迎來到304診療室。」HIDE微笑地向京伸出手。





++++++++++++++++++++++++++++++++++++++++++++++++++

咳咳~改了三次啊~=v=bbbb~
不過現在這樣子看起來比較順眼
現在應該有比以前好一點點了吧?@@a
改文是不太好的習慣呢~*被踹飛*~
[PR]
by aatd | 2006-09-09 02:29 |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
 
  
  The Days he was living ─three streets─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因為,每個傻子都會重覆相同的事。
   而每個人都是傻子。
  
  「阿公,來把手舉高。要數到五唷。」我幫爺爺把無力的雙手拉到他的頭頂上方「高高唷。」
   爺爺舉高雙手,可是他無力舉到五秒。僅僅三秒就放下了。
  「阿公,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哇母系做就宰遍啊?」(我不是做很多次了嗎?)爺爺用模糊的台語說著。
  「不安捏,我們做五次之後就休息。好麼?」我哄著。爺爺做的成效實在是不太好,總不能這樣子就讓爺爺休息。
  「哇已經做五遍啊!」(我已經做過五遍了)
  「.....好,那我們休息一下。」我呼了口氣「疸耶,老師來擱愛做唷!」(等一下老師來還要做唷!)
   我都忘了,爺他只是表達能力變差,不是變智障。他的意識清楚得很,特別是要求減少復健次數的時候。
  
   太陽底下,建築物裡,我不斷地用破破的台語哄著中風的爺爺。
   希望因中風失去左半身能力的爺爺,能乖乖聽我的話,照著我指示的動作復健。
   爺爺中風不到兩個月,在半年這黃金恢復期中,醫生說能復原多少算多少。
   不過對於失去左半身控制能力的爺爺而言,他光是做一個簡單的動作就相當辛苦。
   例如他現在左手不能動。現在就必須讓他十指交握,讓他比較有力的右手拉著左手運動。
   但,照爺爺的說法,光這一個簡單的動作,也會讓他的手很酸很酸。
   這是我們身體能正常活動的一般人想像不到的。
   偏偏就是有個白痴,明明可以動還讓自己不會動!
   要是他還在,我想這份差事他也逃不掉才是。
   
   忽然想到爺爺怎麼都不說話,仔細一看他已經閉上眼了。
  「阿公,你睏去唷?」
   我問,但爺爺連應聲都沒有。
   蒼老的臉龐上,兩道又白又長的眉毛垂了下來。閉上的眼繭好像也有皺紋。
   想起老婆婆光是微笑的皺紋就能夾死蚊子的笑話,頓時笑不太出來。
  
   爺爺的復健師還在忙別的病人,爺爺的看護去爺的病房拿他下午該灌食的牛奶。
   我坐在沉睡的爺爺旁邊,看著復健室的患者。
   就和以前一樣, 往來的人潮很多,但是在擁擠的人潮之間,誰也不會為誰掛心過。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如同地震般震醒了我
  「喂?」電話另一端傳出老爸的聲音。
  「阿浩,你在那邊?」
  「我在復健室陪阿公做復健。」
  「那他還好吧?」
  「唔─ 做了一段時間了,現在累到睡著。」我看著爺爺好像還是沒有醒的跡象「你要阿公聽電話?」
  「沒啦!我只是想跟他說明天奶奶會到醫院陪他啦!」
  「喔~那就回去病房的時候再說就好啦!不過誰要送奶奶過來?」
   記得與爺爺住在附近的親戚,對爺爺中風一事雖不到補理不睬,但也不會他們兩老多盡心啊!
  「當然是我去接阿嬤過來啊!」
  「那他要住那邊?我們家要爬樓梯,阿嬤肯來住嗎?」
  「住你台中的姑姑家,那是公寓。」
  「喔!」
  「對了,你下午有去看你哥嗎?」
  「沒啊!我想說盯阿公的復健比較要緊。」那死人,就別管他啦!
  「是唷,不曉得你媽有沒有去看。想說你在醫院可能會遇到她。」
  「他現在就是那樣子一直昏迷,去看也沒用啊!」
  「說都說過了,可是你媽怎麼可能不掛心?」
  「只是醫生都說過他是要時間復原的,現在他這樣子,媽再看也只是多看多傷心啊!」
  「..............」另一端的老爸沉默了。
  「..............」聽到他的沉默我也沉默。
  「可是好歹他也是你哥啊....」
  「阿公的復健五點就會結束了。等一下我直接讓看護送阿公回去好不好?我剛想到我有書要買。」
  「喔,好啊!那你要跟我們一起吃晚飯嗎?我學校已經沒事了,現在正在往醫院的路上。」
  「嗯,不了。我肚子有點餓,想要早點吃。」
  「那麼,你在七點加護病房外跟我們一起看你哥吧!」
  「好。」
   迅速地結束通話。腦中還是響著自己剛剛那句話。
   
   多看多傷心。多看多傷心。
   沒想到,自己也被自己那句”多看多傷心”給刺傷。
  
  
   跟看護交待完,緩步離開醫院。醫院外天氣相當的好,只是太陽已經西下。
   我徒步走到離醫院相當近的商店街。因為這附近有高中又有大學,再加上醫院,這裡的消費機能還算齊全。
   熱鬧的街景讓我想到我哥他喜歡的三條街道。
  
   他的世界就那三條街而已。以那三條街為基準圍出來的一個面。
   一是賣BL漫的漫畫街。因為那邊有一堆BL周邊商品,可供他源源不絕的精神糧食。
   當他在金錢獲得一定的平穩程度之後,就會開始轉往思想活動,進而展開。
   二是他打工的蛋糕街,喜好BL的他最大的樂趣就是:把上門的男客人與店內的工讀生做配對。
   三是書店不少的書店街。當然也包含幾家漫畫店。但愛看書是我們家的習慣,這也是我跟他僅存的交集。

   現在好了!
   他待的地方更簡單了─醫院。而且不知道要睡多久。
   若是他早就已經算計好,那他常掛在嘴邊:生前何必常睡覺,死後地下可長眠。
   難怪這句話從他嘴裡出來格外有歪理似。
   食色性也。這是我哥用他BL經歷教我的。
   可是我永遠都不會了解他在想什麼。
   他說過: 他就像是在(BL)雲端上活得愜意的(BL)仙人,而我好似就是在地面上努力打拼的實業家。
   
  「對對,他是不食人間煙火,不食五穀的仙人。」
   我低頭吃著麵。不想再點板條,總覺得會變得跟他一樣笨。
   最近因為想要搞清楚他為什麼沒事搞自殺,我一直在翻他留下來的東西,努力回想他以前那裡不對勁。
   也許他那天醒了,我們這些人還能夠對他稍加提防,免得他又添我們這些活人的麻煩。
   可是回想起來,我只覺得── 他無時無刻都不對勁。
  
   接了通父親提醒要早點到醫院的電話。我才意識到了已經快要七點了。
   夜已經全黑了,進入白晃晃的醫院,總覺得像是進入鬼城一樣!
   呃,現在是農曆七月的樣子.............
  
   匆匆來到加護病房外,有個意想不到的人就在加護病房外的等候的椅子上。
   我,看到的時候已經快要說不出話來。
  
  「你...............還在?」 我問。
  「你現在已經能適應我的存在了?」他微笑地反問我。
  「我說你這樣子還真清閒哪!」怒氣心中來。
  「被你這麼說我會很不好意思的。」他只是故作不好意思樣,但誰都曉得他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
  「你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再問。
  「生靈的樣子。」
[PR]
by aatd | 2006-09-08 16:06 | 他與他

The Days he was livlig ─ twin starts ─

「下雨了啊 .....」在醫院騎樓下我伸出手心,看看雨勢多大。
"哪!下次出門記得帶傘啊!不然不知道會下多久"
伸回手,但沒有雨傘在我手上。

雨是不大,不過不曉得怎麼跟那討厭鬼一樣悲春傷秋起來似的。
下雨的空氣固然難受,但我還是期待下雨後清新涼爽的空氣。
我喜歡冷,但我對人工製造出來的冷度卻不怎麼喜歡。

「哪?小浩,餓了?」
回頭,白髮蒼蒼向我緩步走來的男人就是我的父親。
看到這幕景象,再連想起家中連日以來因為那活死人(我哥)引起的風波,心中對那活死人(我哥)心中不禁一陣埋怨:都幾歲的人了還這麼地不負責任?!

「我還好。」我僵硬地笑了笑。
「反正晚上會客時間過了,你媽也不可能煮,我們還是到這附近的麵店吃吧!」父親看了手錶後又看向我「還有你多穿件衣服吧!天涼了。剛剛看你在醫院打噴涕的。」
「喔 ..... 」
「對了,你想要吃那間?」
「我那間都無所謂。」
「你想要吃什麼都可以,不一定要吃飯啦.....吃飯只是順口說說的。」
「爸,不用那麼緊張啦。」
我不是哥那種口是心非的人。
「我怎麼曉得那一天你會不會跟你哥一樣?」
.......................
「爸,不要想太多啦。」
我碰了爸的手臂後,主動地走向他習慣吃的麵店。

經過燈光昏暗的小巷, 狹窄的巷子裡,只有我與爸爸兩個人靜靜地走著。
一路上,我沒有擔心出來搶劫的敗類,或者是半途跑出來溜鳥的變態。
但是剛剛碰到我爸的感覺怎樣都揮不去。
以前記憶中的爸爸的手臂不是這麼的....這麼地細啊......

到了麵店我跟爸爸分別點了東西來吃。
爸的控肉飯和幾盤小菜先上,我點了現煮的東西要花點時間。
等到熱騰騰的蒸氣向我眼睛衝,我的視線才從電視新聞轉到眼前的碗。
我用衛生筷挾起碗中的板條,斷了。而且濺出湯汁噴得滿桌子。
再夾一次,微有紉性的板條,像煮熟條卻還可以動的白色的水晶魚,"嗵"一聲回到碗裡。
再來一次,一樣地嗵了一聲。
「好滑。」
怎麼我吃飯也開始像那活死人了?


「什麼?外帶?!」站在我身邊的人看著眼前打包好的餐點,眉毛糾成一團,音調提高很多。
那個早就已經超過18歲的陳藝翔,疑似說話聲音太小,忙錄的店家把他原本應該內用的板條,記成外帶的了。
「既然人家都包好了,那就帶回去吃吧。」我說。
「什麼啊~帶回家多麻煩。」某個懶到讓我不想認他做親兄弟的人抱怨「我這樣還要多倒一個垃圾耶!」
說是這麼說,但家裡的垃圾又沒幾次是他在倒。
「而且,我本來就是說我要在這邊吃的。」
說話的人一臉不爽地放下手中的雨傘占了位子,已經在離他最近的位子坐了下來,開始動手準備進食。
「你..........................」看他動作這麼快,我也只好無奈地坐下。

「真是....該不會快要收了....就不准我內用吧?」任性的人皺著眉嘴上還不忘嘀咕。
「你啊....就算是也不用這樣子吧?現在都九點半了啊!」其實我覺得他這麼任性,還挺丟臉的。
「什麼這樣子怎麼樣子?」
「你不覺得你這樣子挺機車的嗎?.......那有人這樣子的?」
「我?」對方挑眉反問「你覺得我是"奧客"?」

我只是看著他沒說話,示意要他聽著店裡老版與老闆娘的交談。
聽到老闆娘在詢問老闆,為什麼剛剛不說清楚是內用還外帶的聲音,他聽完只是眼珠子轉一轉。

「哼.......他們內部的問題關我什麼事?啊!好滑!」
「你啊!退化到連個板條都不會吃了啊?」我撐著頭看著他。
「我這不是退化,我是太久沒跟板條相處,生疏了。」他皺著眉,吹著熱騰騰的板條。

眼前,這個跟板條不熟卻又硬吃板條的人,把湯濺得滿桌都是之外連板條都四處掉。
第一條是意外,但在十分鐘之內掉了第二條,第三條,甚至到第四條的時候......
對於我眼前的人,我可以大膽地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帕森金氏症?

「就算要當奧客也不用這樣子糟蹋食物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他輕輕夾起板條,又"嗵"一聲掉回碗裡「因為有湯所以特別滑啊.....而且又很燙」
「燙?那你就別點湯的不就得了?」
「可是我口渴嘛!」
口渴喝熱湯?敢問,我這哥哥是不是熱到頭殼壞了?
「那你別挾到湯匙裡,直接把板條送到嘴裡。這樣子不就減少板條掉落的機會了?」
「我有把板條挾到湯匙裡嗎?」他反問。
「你不是嫌燙,所以把它放到湯匙裡涼嗎?」我問他。
「................................................」他沉默
「................................................」我沉默
「喔~好像有。但是我因為這樣子吃比較有吃相。」
「陳先生,你吃不到一條掉兩條,這樣子還叫有吃相?」
我真的輸給他了!這程度大概是幼稚園小孩吃東西的程度吧?


「怎麼?吃不下要包回去嗎?」
「沒有沒有。只是湯太燙,我放著涼而已。」
「哪~快點吃一吃吧!我有點擔心你媽,雖然家裡有妳姑姑陪她,但是我還是不太放心。」
「嗯。」我開始吃著半涼的板條....雖然有些還是很燙。但我不像我哥一樣貓舌頭怕燙。

不曉得什麼時候吃飯也變得這麼沉重。
小時候家裡還算常開伙,但飯桌上永遠不可能出現"食不語"。
一開始是有人一定會拿著飯到電視前面吃飯,那個人不用說一定是我哥。
之後我爸就會唸他"吃飯就吃飯看什麼電視?"。我媽就說"不要再唸了快點吃飯"一邊催促我哥回到飯桌上。
再來我爸話匣子一開,就會說工作如何如何。然後有個胃不好的電視兒童,就會扒個兩口飯重回電視機面前。
然後我偶爾會就我爸的工作情況插上個一兩句, 所以我們家飯桌上永遠都是熱熱鬧鬧的。

現在的沉寂,只為少了一個欠罵的人嗎?
只是家裡少了一個人而已啊.........雖然那個人不一定永遠都能回來。

餐畢,坐上車子。我在駕駛座正後邊,他就在我的右手邊。他永遠是看著右邊窗外。而我則是注視著左邊窗外的世界。
即使我們坐著同一輛車,看著一段路相同的風景,身上流著相似的血,但想法卻南轅北轍。
我可以想像他還是繼續坐在他原本的位子嗎?

回到家,姑姑說媽已經上樓了,她也差不多該回家。
我與爸跟姑姑道謝過後,爸很無力地在客廳沙發上打盹,而我上樓看著媽一個人在沒點燈的房間。
門沒關,但也沒出聲,應該是睡了吧?我放輕腳步.... 裡面卻突然傳出聲音來

「你們回來了啊。」
「嗯?媽你不是在睡了嗎?」其實聽得出來,媽哭過。雖然她現在沒在哭。
「剛剛醒,你姑姑走了?」
「嗯。」
「你不是快要開學了嗎?」
「嗯。」
「那什麼時候我們再一起出去買東西吧!」
「好啊!」雖然我不真的期待什麼。我現在只能慶幸,我這暑假有練開車考到駕照。東西我可以自己買,不用擔心。
「那你爸呢?」
「他睡在客廳,我已經幫他蓋上被子了。」
「喔....好了....沒事了.....你也很累了吧?澡洗一洗就去睡吧!」
「嗯.....」我的聲音跟媽媽的聲音就像是消失在那一片黑暗裡。

洗完澡,把爸爸從客廳挖起來,摧著他上床睡。
上樓經過自己的房間,再繼續往上走,來到他的房間。
忽略他地板上床上丟得亂七八糟的衣服,我把視線停留在他桌子上的NB。

那個老愛傷春悲秋的人,總會留點什麼吧?

坐到桌子前看到檯燈上也掉著掛飾。不是什麼我敬而遠之的BL,而是他很久以前在那個夜市挑的木雕鑰匙圈。
那鑰匙圈很簡單,一面是雙子星的另一面是刻字的
「 From twins stars To two pence」我唸著另外一面的英文字。

"哪!你看,這可不可愛?"
"是可愛啦...." 不說可愛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很可愛...."
"算了,反正有我覺得他可愛就好。他的價值,由我來定!"
"你在說啥火星語,我聽不懂。"

「沒有主人喜愛的物品,就失去價值了吧?」

不曉得為什麼,我的腦袋中突然冒出那句話:記得,永遠都不要走上我的後路。
[PR]
by aatd | 2006-09-04 15:41 | 他與他

喵~改過第一版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v   
  食用前請注意:
  本篇是改編自下列遊戲。耶~這樣子算抄襲嗎?*汗*
  http://www.parapluesch.de/whiskystore/test.htm
本篇以精神病為重~故BL味不重= =||||b
    
===================================================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楔子
  
   地球生病了。
   地球為什麼生病?因為住在表面上的人類生病了。
   人類為什麼生病?因為人的心生病了。
   人心為什麼生病? 無解。
  
  ++++++++++++++++++++++++++++++++++++++++++++++++++++
  
   ”西元”這名稱,在人的認知裡像是被風化的龐貝城般老舊的名詞時。
   這時候,已經西元2010年了。地表上的科技,勉強發展的還不錯。
   為什麼說勉強? 因為2007年,除了之前地球人把環境搞到離譜到一個炸!
   2007年末,在第三世界大戰一觸即發之時,我們的地表人搞到住在地表下──號稱”亞特蘭緹斯”的地層人往上爬。
   若說以往人類都把垃圾往地下埋,那麼這些從垃圾場爬出來*謎*的地層人,沒上來進行個大屠殺實在是謝天謝地。
   說真的,京才不信他們那些地層人會有多清高..........
   但,坐在地層人提供的用水就能跑得動的公車上,京突然覺得自己不能說啥。
  
   ”不管科技多麼的高,還是挽救不了人心生病的事實!”這是京自始至終不變的想法。為何如此堅持?這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大家都一頭熱地由資訊、醫學,轉攻為”地層文化深知學專門學校”時,自己毅然在大學選擇了心理系。
   雖然他知道他的成績不太行,但是神還是很仁慈的讓他以吊車尾的成績上了心理系,還讓他撐到大四還得到實習機會。
   雖然他上的是他不太想要的地層機構所撥款提供的大學。
   不過神已經很仁慈了。就像是他讓高科技的地層人爬上地面來見太陽公公,卻沒有讓地層人高壓統治地表人的事情發生。
  
   當京從自己的世界裡驚醒,是好心的司機拍肩提醒京,已經到了終點站─”星”醫院。
   原本京快快樂樂地拉著行李下車,看到醫院的門口.....門可羅雀..... 他才想到,剛剛似乎沒太注意路邊人煙稀少的景色哪!
   進了醫院大門,向櫃台詢問後才得知,他所屬的心理精神治療分院,還離這邊一公里。
   雖然平日一到五每一小時會有一班接駁車。但是京來的時候是星期假日,所以沒有公車!
   我們的京得拖著跟他體型二分之一大的行李箱,在即將西下的太陽底下走一公里。
已經坐了快要五個小時車子的他,除了在心中默念"哈雷路亞"之外別無他法。
  
  「重死我了。」
   正當京拖行李拖到沒有力氣,在心中第一百零一次大喊:老子不實習啦!!!
   暈眩的京快要站不穩的同時,他看見遠方的歐式建築裡走出一個笑容可掬的人。
是一個挑染著桃紅色頭髮的人.............????!!!!!  

  「你是新來的西村京?」
對方的語氣極為溫和,但累到快虛脫的京不太曉得該怎麼反應。
  「是....的。」而且........對方打扮的還挺視覺系的時候。
  「我是這次負責幫你評鑑的HIDE。」HIDE伸出善意的右手。
   英文名字大寫,第一次見面慣用右手與人握手....這是第一批出到地層人常用的禮儀。京沒想到幫他評鑑的會是地層人。
   而且還是個相當和善的人。
他之前在學校遇到的地層人可是都不太愛理人的哪!
  「呃.........那個.....」剛剛拖著行李,掌心出了不少手汗。面對HIDE的善意,京反而有點不知所措。
  「沒關係。需要我幫忙嗎?」對方對京的舉動反而一點都不覺得突兀,更體貼地要幫忙京。
  「啊~不用了,我還可以。」
  「宿舍在診療室後面,我就先帶你去看你的診療室,可以嗎?」
   「嗯。」京點點頭,繼續拉著行李往醫院走去。
   
   與HIDE相處不到一個小時裡,京對HIDE的好感度大大地提升。
   HIDE知道京累,就先把京帶到福利社。
雖然不是高級的餐廳,在HIDE的精心挑選極佳的視野的陰涼處休息,邊聽介紹醫院大體的環境,京為此感到滿足。
   心理精神治療分院算是”星”醫院裡規模最大、綠地最大、最獨立,醫護人員卻最少的部門。
綠地多,光害少的心理精神治療分院,晚上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因此博得當地居民"星之扉"的美稱。HIDE覺得這對病人還有醫生都是種享受。
   只可惜醫院過度人手不足,加上每個醫生又不太愛勾心鬥角,這讓心理精神治療分院每一個醫生都相當吃力。
但是,至少星之扉不是傳統會讓人窒息的牢籠。
京當初會選上這裡,一半是因為”星”醫院所開出的實習機會是與病患實際接觸。
另一半就是住膩了地層人提供的,過度高科技的城市。
   僅管在這裡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一個月,但他相信.....他會在這邊學到很多東西的!
   就像神很仁慈地讓他上了心理系一樣。
   
  「其實你這人還挺奇特的啊!」在往京的診療室的路途上HIDE這麼對京說。
  「耶?!有嗎?!」
京害怕他的頭髮會被盯。他不否認他來到這邊一直裝乖小孩啦。
他之前染得是相當刺眼鮮豔的黃色,他怕這邊醫生太古板又把顏色給褪掉 。
  「現在沒什麼地表人想當心理醫生啊!」
  「啊......哈哈.....因為一點事,受到激勵....所以才.....」
  「那也不錯啊!其實地層人常常因為科技太發達了,很多事反而都不懂得爭取跟珍惜。」
「這..........」京不曉得該怎麼回比較好。因為這是他的心聲沒錯。
「另外,我覺得京你頭髮染暗紅色也不錯。」
HIDE回頭對京微微笑, 對上京無言的臉。
  
  「對了!今天沒有鑰匙,所以只能看一下門牌。」HIDE指著號碼牌,笑嘻嘻地對京說。
京愣了一下,看了一下旁邊的號碼牌。
  「304號。」
  「沒錯!304號診療室。星期一實習就開始囉!之後你一個月都要待在這邊。」
  
  
  
  
+++++++++++++++++++++++++++++++++++++++++++++++++++  
  咳~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愛戴~讓京的實習得以繼續..........
其實我還在想說到底要幾個案例說*汗死*
因為河馬跟鱷魚我真的不太會寫*汗死*
尤其是鱷魚的*汗*
不過請大家放心絕不可能超過四個的~= =bbb~
歡迎到會客室提供意見哪.....*汗笑*......



  
[PR]
by aatd | 2006-09-04 03:59 | 歡迎來到304診療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