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01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歸來


「解決得差不多了吧?!」金黃色的盔甲閃爍著太陽光般亮眼的光茫
「既然是我曼索亞帶兵還會有打輸仗的道理嗎?」
「也不想想是那個白痴冒冒失失的衝進敵人陣營,能撿回一條命就已經算不錯了,居然還會在那邊自誇。果然是笨蛋會做的事。」
「你......」銀身穿盔甲的曼索亞手上的劍柄狠狠地往對方頭上敲「早點睡吧你!」
「好痛啊!曼索亞你幹嘛啊?!」
「呀~色列斯~那個這邊的敵人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運送浮虜的事就交給你啦!還有別忘了!」



+++++++++++++++++++++++++++++++++++++++

我現在才想到一件事= =bbbb
我好像很多fic都是寫人回來後就開始做亂啊= =||||b
所以說嘛~江郎才盡嘛=v=|||||b
[PR]
by aatd | 2006-01-20 23:43 | 如是如是

妖精那篇的草稿~=x=~


「真是奇怪呢!」
「什麼?」
「你的丈夫明明是很風趣的人啊!為什麼你會這麼自閉?」
「我自閉關你什麼事?你管老你自己的事就好!」
「知更,你真的很兇耶!身為妖精族的首領這樣子是不行的唷!」
「我就是想到要跟你共事所以心情才變差的,羸穎。」
「喂喂....我那邊惹到你了啊?!」

知更只是回頭就走
沒理會身後的人

哼!他討厭汶德
就是因為他的求婚、他的勢力
所以創造自己的鳳羅才不得不把自己許配給他
反正只要任務達成就好
丈夫?!那什麼鬼?!
最好是這人可以當我丈夫!
反正我就是討厭汶德,他的東西,他的一切!
當然包括他的朋友!!
羸穎算你衰!
[PR]
by aatd | 2006-01-02 02:51 | 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