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如是如是( 5 )

對於世界而言。支撐世界存在的力量有兩種。
一是以"陽"之力所形成的"世界"是單純實體的"物質界"。另一為"陰"之力以意識為主的"形成界"。
此力量屬性兩界雖是對立,卻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形成界看似是為更高一等,實為附屬在"陽"物質為無形的"靈"之力,脫離不了物質
界實體的約束,故有陽之力也可與陰之力互相抗衡。
這兩種力量不論是分離或是結合都會導致世界毀滅。
如同共存在同一蒼穹的"日"與"月"缺一不可,或是人不可有魂無體,有體無魂。

現今的世界即是由看不見的意識支撐,讓以其相同的"力"約束加以互換變化,讓"陰"
與"陽"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維持恐怖平衡、進而互補運行而存在。
在此環境之下,眾神靈與萬物也應此而生。
於是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各方眾神在搶據各方領地和信仰支持以獲得更大的"力"。
在我們所能看得見的地方,各方的人們都在為著分寸之地而劍拔弩張,互相鬥爭。
在物質界的是為了不同的信仰而戰,在形成界的是因有著不同的信念而戰,但相同的都是無止盡的鬥爭與傷亡。


譬如克絲帝雅大地之上就重覆著相同的宗教戰爭的歷史。
依據南方神話記載,克絲帝雅大地是與最初形態的"神"一同從海底上浮,誕生在這世界上的瑰寶。
他們所倡導的是"神死"的狀態。因為神將他所有的力量全部捐獻給這眾生萬物,以他的死亡換取平衡。
他們篤信:神總有一天會復活,只因人最終衰敗。那一天就是所謂的"末日"。
但以他們的觀念而言,世間的萬物的"命"皆是向神所借,"神"向萬物要回"命"並不過份。
他們樂天的相信著,就算神收回他們的"命"也不過是回歸到他們最初誕生的地方,
再經由神的審判,是否能接受新的"命",重新生活。


依據北方神話記載,克絲帝雅大地是至高無上的"父神"一手創造,世上所有的眾神理應臣服在此父神之下。
他們所倡導的是"神存"的狀態。他們相信將這世間萬物所創造出來的神,將與他的子民們共生共存。
只要受此神所生之"命"的子民就有其責與神共進退,將自身所有一切都獻給神也在所不惜。
因為不論何處,他們都與神同在、神也與他們同在。他們深信著有著"審判"的存在,這個連"神之命"也可以結束的審判,是經過一千年就必定會舉行一次的。
神會來宣佈他們與神同在的世界將會持續永恆地下去。
但是會有人來擾亂這個審判,那就是魔鬼。魔鬼若取得審判他就會宣判這個世界毀滅,並將神的性命結束。
神的滅亡即代表他們的滅亡,以他們的觀點是阻止魔鬼的末日審判的到來。


雖然兩方皆相信有著更至高無上的存在創造了一切,相信著末日審判的存在,但所衍生出來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宗教。


簡言之,在克絲帝雅這塊土地上,南方與北方的爭端是:南方是多神信仰與北方二元信仰,也存在著迥然不同的末日觀。
這爭端而引發出一連串的悲劇。
據紀載,這南北兩方的戰爭起碼超過一百五十年,不間斷的戰爭讓克絲帝雅大地傷痕累累。
聽聞是某年兩方的土地突然失去生產力,無法獲得後援的兩方,只好坐下來面對面的寫好和平條約,劃好楚河漢界,約定不互相侵犯。


"若是再挑起戰端,我們看不見的神一定會再度降臨到這世上將這一切終結。"

這個條約讓兩方也維持了九十年的虛假和平。
唯有穿梭在這兩方的商人與旅人心中暗自明瞭,時間久了這兩方必定會再開打的。
不光是他們自身的見聞和經驗的累積,更是流傳在他們手上的"菲古力亞之書"是這麼寫的。


「菲古力亞紀元315年,天地翻轉,群星聖臨,被引導紅色的洪流吞沒金色的大地,將帶來血與淚、與新生的陸地誕生。」

不過很遺憾,總是預言成真的"菲古力亞之書",在它最後一條預言失靈了。
九十年的和平,幾度的物換星移,南與北大抵還是各持一方。
南方為首的是立國將近千年的闇國,北方是新興起的列帕斯王朝。

縱使宗教觀念對立,但在其它物資或是文化的交流到也算頻繁。
通婚,理所當然也是活動之一。 這種事在民間是稀鬆平常到不行。
但相同的舉動,在不同的的時間、地點、身份,就意味著不同的目的。
講白一點,這種事在國與國之間就叫和親政策。
話說在九十年前簽訂停戰和約時,南北民族都各派了五位皇子和公主和親。
而我就是和親之下的產物。

有著北方人的外表,操著南方的口音與內涵。我時常被宮裡的貴族私下譏諷。
不過我到反唇相譏,那些由千年闇國養出來的沒腦貴族:比平民還不如。
皮膚跟頭髮顏色不一樣又如何?頭髮底下的東西比表皮上的東西重要個千百倍!


「曼索亞!」
叫我名字的聲音由遠而近,我回頭一看叫我名字的人就笑了
「洛蒂亞。」她個子不高,小小的,陽光照在她淡黃色的皮膚上,是像蜜蠟一樣。

「嗯?妳剛睡醒?」
「嗯。」

我搔搔頭,順道拿起梳子整理一下長髮。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梳子跟我的頭髮格外地過意不去。
難得金色的長髮是我全身上下,唯一比較像女孩子的地方。

「等一下,我來幫妳梳吧!看妳這樣子梳我頭髮都痛了。」
洛蒂亞從我手中接過梳子,接著用輕柔的動作仔細梳著我的頭髮。
由上而下,從左至右。再帶著一點按摩頭皮的動作,真的很舒服。
「呵呵,有妳這未來的太子妃幫我梳髮,是我至高無上的光榮。」我想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定是笑著的。
「能幫闇國最年輕就當上,以輔佐儲備皇子總軍女參謀梳理秀髮更是我的榮幸。」
「皇太子的人選還沒出來呢!洛蒂亞」我笑著。
雖然,我是有個老被我嘲笑青梅竹馬皇儲。

「剛剛就出來了,我就是要來告訴你,洛迪克當選了。」
「喔?」我挑眉「有死人嗎?有死人的話,我就可以懷疑是斐然出馬的。然後替他那些沒大腦的表兄弟默哀一下。」
「怎麼可能死人?他還沒有不分場合出現到這種地步。」說著洛蒂亞力道稍稍加重了點。
嘖嘖,果然不能在未來的太子妃面前講太子的壞話。

「我跟斐然天生不合。如果要我當他的總軍參謀,要我死比較快。」
「他再怎麼跟你不合他還是啟用妳的。因為妳是個好人才。」洛的亞又放輕力道「所以妳一定會是闇國最年輕的總軍女參謀。」

是的,就算我再跟他怎麼不合,他到也不會放過我這好用的工具。
除非他找到比我有才能,能夠替他把馬子,又替他收拾善後的人。

「是是。我是闇國最年輕的總軍女參謀,但也是全闇國最不像女人的人。」
「不要這麼說,妳是很漂亮的。在闇國裡,妳一直都是個耀眼的存在。」
「不過我其實不想要總軍參謀的職位。那只是賭氣用的。」我說。
「我知道。」
「我一直有更想要的東西。」
我看向洛蒂亞,她只是放低黑色的睫毛,掩住她如夜色的瞳孔。
細小的手,把牛角磨成的梳子,放回梳妝台台上表示梳理完畢。

「洛迪克他剛當上皇太子,他說他在他別殿裡辦了個小慶祝會,要我們兩個過去。我是來跟妳說這件事的。」

我倒抽一口氣,微笑地說「我知道。」





在這如止水,輪迴世界中的白晝
我無法說出這個世界
令我感到多麼地寂寞
因為能讓我訴說的人
永遠不在
[PR]
by aatd | 2006-10-15 02:09 | 如是如是

<如是如是> (序)

<如是如是> (序)

在烏雲罩頂的天空下,除了晦暗,就是令人窒息的水氣....不不。應該不是說是水氣,是水氣中含混著一種鐵的味道
對,其實不是水氣,是血的味道。而我腳底下所踩著柔軟的玫瑰花瓣,就是散發著吸過人血後....豔麗的紅色....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在離我很遠很遠的前方背對著我的人一定知道為什麼我的世界會變成如此血腥。
可我只能望著遠方的人,沉默。

「覺得這個夢如何?」

許久,對方用我聽不見的聲音問我。
我拾起腳邊的一片花瓣,瞥見了一根埋在腐土中的小麥根,我也知道在這比這更深更深的泥土之下,
埋的是我最重要卻永遠守護不了,也得不到的人。
我喜歡那個人,可是永遠都得不到。只因那個人愛的不是我。

「不喜歡」像是宣戰一樣,手中的花瓣被我狠狠地揉碎,丟棄在一邊「爛夢一個!」
「夢如人生,人生如夢啊....」像是早就知道一切,對方搖頭嘆息著。
「鬼屁!我才不信這鬼夢!」
「就知道你會這樣。」看不見對方的臉卻知道對方在笑。


我發誓!要是我能看到他的臉,我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定往他臉上揍!
不知道是從何處吹來的風,把那個人的花瓣吹到我身上。
玫瑰瓣遮蔽住我的視線,可是卻隱約看得見沉睡在地底下的那個人。
那沉睡的容顏還能看得出生前安詳的微笑。那笑容對我而言就跟玻璃一樣,很容易破碎,然後片片刺進我的心。
所以,再度睜眼眼睛,我知道我已經哭了。
也許是夢中太過難受,大吵大鬧過了,總覺得全身像是虛脫了一樣。
而臉頰的已乾的淚痕是表示,我一定狠狠地哭過一次了。
即使是夢,不管夢境跟現實是相似還是相反的,我還是會哭。



玫瑰花的觸感、血腥的味道、已乾的淚痕....是夢魘最美的合奏曲



「這個世界不需要我的夢,所以,我會毀了這個夢。」
[PR]
by aatd | 2006-02-11 22:10 | 如是如是

歸來


「解決得差不多了吧?!」金黃色的盔甲閃爍著太陽光般亮眼的光茫
「既然是我曼索亞帶兵還會有打輸仗的道理嗎?」
「也不想想是那個白痴冒冒失失的衝進敵人陣營,能撿回一條命就已經算不錯了,居然還會在那邊自誇。果然是笨蛋會做的事。」
「你......」銀身穿盔甲的曼索亞手上的劍柄狠狠地往對方頭上敲「早點睡吧你!」
「好痛啊!曼索亞你幹嘛啊?!」
「呀~色列斯~那個這邊的敵人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運送浮虜的事就交給你啦!還有別忘了!」



+++++++++++++++++++++++++++++++++++++++

我現在才想到一件事= =bbbb
我好像很多fic都是寫人回來後就開始做亂啊= =||||b
所以說嘛~江郎才盡嘛=v=|||||b
[PR]
by aatd | 2006-01-20 23:43 | 如是如是

如是如是─文案



時間,未知,西元建立前或後

但,在崇尚眾神靈的國度之中

隱藏著連命運之神也無從改變的

即將顛覆這永恆國度的絕世愛戀

以及

無數輪迴也無法抹滅的永世殺機



於是無形的命運絲線

將因罪輪迴的羔羊

絞死





+++++++++++++++++++++++++++++++++++++++++++
看了一下這一篇~
現在才曉得什麼叫虎落平陽被犬欺= =
嘖嘖~我說現在世界果然很黑暗
才會讓那種小元素碎片的人當道
世界果然要毀滅了*毆毆*

居然連我死對頭力量碎片擁有者都被欺負得很慘
這讓我突然不曉得該說什麼
是故意
還是想說不關自己的事才可以把自己弄得那麼慘= ="
呃~我~我可是乖乖待在這邊呢~= =~

然後啊~
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死對頭會不喜歡我生氣翻桌的面相了
只是看到目前的狀況~我很相信這是我原本面目的千百分之一~
或許更勝
但是我光是看到這千萬分之一
好啦~
我承認真的~
很欠扁~
欠扁到我都想扁了下去= =
然後還想咒它死~
另外一個我想我那天也會想要弄清楚他的力量屬性~
感覺嘛~跟光很像~不然嘛~就猜是引~
可是呢我又會想猜是晝~不過晝呢~又不是這樣子~
等我慢慢研究啊= =a


不好意思~死對頭在現世沒出現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對號入座
除了他本人之外
死對頭你下次名字就借我用來發洩好了= =+
[PR]
by aatd | 2005-12-23 02:10 | 如是如是

發現了不該發現的事

因為想做不該做的事

現在才發覺要逃開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無法避免的命運嗎?

將這受到牽連的一切全送回虛無中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因為我就是你。

我不知道你想什麼,因為我不是你。

─ 洛蒂亞
[PR]
by aatd | 2005-10-28 19:44 | 如是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