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カテゴリ:布布短篇( 28 )

過往長空





我喜歡這張簫中劍
是說,我對他的人生那一段
還是相當地該怎麼說呢~~
迷惘吧= =”

害我一整個不曉得該怎麼濃縮
他是捨了父仇之後  才一堆問題出來吧
也不對,他是愛了冷豔之後才一堆問題出來

這是草稿 = =+
[PR]
by aatd | 2008-07-20 17:09 | 布布短篇

《日落月出》/ 鮮網7.03






ㄟ害!我朱蕭還沒完
我就先開日月的短篇哩



而且我還很雷哪~
反正是在自家blog寫爽的
所以就當是一點片段存檔(被打


朱蕭咪?
啊~我好像有想到之後怎麼接
也許想到怎麼圓會覺得好一點
呃~可是我在想會不會進展太慢orz



討厭
這張無慾真人妻 *羞*


無慾真人妻 *羞*
[PR]
by aatd | 2008-07-03 16:19 | 布布短篇

終究








不要問我在寫什麼
總之一切就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樣

突發文
[PR]
by aatd | 2008-06-17 22:02 | 布布短篇

願河中溺鬼得飲 (上)






討厭~~~
我看了一下覺得好像應該還要再改QQ

分期付款端午文
[PR]
by aatd | 2008-06-12 15:24 | 布布短篇

冷日暖月






可惡
我好想寫月才子的文
[PR]
by aatd | 2008-06-06 16:59 | 布布短篇

回傷篇名暫定~

《回傷》




─他一直是靜靜地待在角落
那人心中的角落,生活中的角落
他,一直無言地看著這個救過他又讓他背負血仇的宿敵之族 ─

More
[PR]
by aatd | 2008-05-19 15:31 | 布布短篇

清明夢~改呀~




有的人生來就像光
突然地闖入他人生命
耀眼得,讓人泫目欲泣
離開時,讓人措手不及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道光
互相照映,卻也無法挽留
於是,只能將相遇的光景


銘記於心

More
[PR]
by aatd | 2008-05-04 15:50 | 布布短篇

清明夢

有的人生來就像光
突然地闖入他人生命
曜眼得,讓人泫目欲泣
離開時,讓人措手不及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道光
互相照映,卻也無法挽留
於是,只能將相遇的光景


銘記於心


※ ※ ※



那日的早晨,天晴、風卻寒。
山中霧氣重,讓該照到地上豔色花草的光,只是虛應地將霧氣染了層淡黃。
林間沒有晨間應有的鳥鳴,有的是不知從何處傳來的低幽二胡聲與行者腳步的窸窣聲。


過重的霧氣,連帶地將林間的領人的二胡聲,扭曲了些許的音調,讓人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被朝露沾濕的衣襬,也為曾讓來者的步伐停留,只是腳步在一間圍著籬笆的簡陋茅屋前停了。


行者止住了腳步,也許該說是他尋著了他所想要的終點。
在二胡聲迴盪悠閒氣氛中,還夾雜著幾聲清析的風鈴聲。


眼前,水邊煙波冉升,除了那茅屋,最吸引人目光的便是岸邊上的茅草搭涼亭下,一抹鵝黃。


光景是美好的,情景是相似的,寧靜的悠閒卻又帶著陌生。
行者一時分辨不清,現下到底是霧氣濃,還是眼被蒙上了霧?



「唉~這曲拉得還是沒你的好。」主人停下
「怎麼會想住在這裡呢?」訪客問。

「也許是因為,這裡跟谷底有點像吧。」
「跟我現在住的地方有點像。」

「哎呀呀~沒想到我們家的羽仔轉性,不住落下孤燈了啊!」那人回頭,是笑臉盈盈的慕少艾。
「我說過,別叫我羽仔。」語氣中有著壓抑的不滿,一樣被逗弄著的人,名叫羽人非獍。

「哎呀呀~不要這麼計較嘛!來來,我這邊已經準被好苦茶跟苦糖給你了。」慕少艾放下二胡朗聲道。
「別拿我當小孩子哄。」總被逗到眉頭糾結,一樣被逗弄著的人,名叫羽人非獍。

「呼呼~不敢不敢。」慕少艾邊說邊倒上一杯茶
「我們的羽仔可是戡魔的大功臣,藥師老人家我惹不起。」

「別人說的話,我看你是根本都沒聽進去也不在意的吧。」羽人走近,在慕少艾的對面坐了下來。
「哎呀呀~羽仔,你我難得見面不應該是為這種小事吵嘴嘛!瞧瞧這美景,多好?」


「這裡也有湖。」
「可惜沒有公孫蠹!」
「這裡沒有阿九幫你做包子餵他。」
「所以吾才在這裡當孤單老人嘛!」
「活該被朱痕叫慕阿呆。」


「哎呀呀~羽仔,你生氣了。」
「我的臉看起來不像在生氣?」
「呼呼~打從認識你以來都沒看你笑過,藥師就當你在生氣囉」


「你!」
「哎呀呀~羽仔還是跟以前一樣呢!」

「我變了。」
「呼呼~敞開心胸是好事,是好事啊!」慕少艾又開始抽起水煙邊問道
「羽仔有沒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呢?還是羽仔你慣於壓抑,又把良人給送走了?」
「慕少艾!」
「是,在這。」

「你.....唉....」羽人在桌子底下的手是緊握著的「你不怕你賭錯了?」
「事實證明我沒賭錯。你從你的陰影中重生了,不是嗎?」
「這代價不應該由你跟孤獨缺付。」

「呼呼~羽仔話雖然多了,可是,愛鑽牛角尖這點卻還沒變。」
「鑽牛角尖,你也不遑多讓。」

「哎呀呀~我被羽仔的教訓了。」
「我說過,我變了。」


「羽仔其實很了解我,只是嘴巴比朱痕好太多了。」
「那是過去大家都太讓著你,才讓你胡來了。」
「喔~原來是藥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唉....」
「哎呀呀~別皺著眉頭了啊!羽仔。」

「其實,藥師我的心願很簡單。只要羽仔、朱痕、阿九過得快樂便可。」
「所以不計任何代價,連命都賠了也沒關係?」

「我是自私了。天險刀藏的死教會我,人生就是不要有任何遺憾。」
「所以,都變成我的遺憾。」
「羽仔,我們只是做出我們的選擇。不是想增加你的遺憾。」
「........我....」


「羽仔,藥師那時候來不及跟你說,繃得太緊的弦是很快就斷的。」
「斷的人是你。」
「可有你幫我續著。」


羽人一時語塞,藥師只是莞爾。

「羽仔,二胡你專門的,算是幫我這老人解悶如何?」


於是,羽人從慕少艾的手中接過二胡,拉起了他熟悉的曲子
慕少艾倚著桌,抽著水煙,閉眼聆聽著羽人的演奏.....
也許是太過享受,聆聽漸漸成了種假寐....


「累了嗎?」一曲終了後,羽人問。
「人老不中用了,藥師是老人家了」慕少艾自嘲著。
「在水晶湖欠你一次。肩膀可以借你。」
「哈........羽仔真的是變了哪........」



藥師走到羽人旁邊坐了下來,大方地就羽人的肩膀靠下去。
許久,兩人很有默契地不說話,享受著同樣的寧靜
後來,慕少艾才開口了.....

「羽仔,手是用來保護未來,不是抓住過去遺憾的。」
「慕少艾,你睡傻了。現在一直都是過去的未來。」


藥師沒回答,唇卻微微地上揚。
羽人沒吭聲,眼卻漸漸地閉上。
兩人的手,就這麼一直握著。



風起了
鈴聲響了
叮.... 叮叮....


「慕少艾,其實我.....」
「羽仔,我都知道.....」


懸在空中的六翼風鈴
像是乘著風而拍動了


羽人覺得撫過臉上的風
溫柔地像在替人拭淚





「羽阿叔?」一雙大大的眼睛正盯著羽人瞧。
「小艾?」羽人酸澀的眼睛有點糊塗了「你不是回家掃墓去了?」
「小艾早就回來了啊!」小艾邊說手邊帶著動作「來到這就看到你在涼亭裡睡著了!」


羽人嘆了口氣,突然又嗅到一陣香味,見著眼前這小鬼靈精便問

「你是不是又偷煮糖了?」
「娘不給我吃麥芽糖。」

羽人再嘆口氣,這小鬼,家裡不給糖吃,就往這裡找糖。害得自己見到小艾的母親總覺得對不住。

「小孩別動火,你想吃,下次我可以幫你弄。」
「真的嗎?」
「我只會做苦糖。」
「耶......」
「你娘說過苦糖一天三顆。」
「原來你們是串通好的啊!」
「沒有就沒有了」羽人起身,拿起身旁的二胡,拍拍小艾的頭往屋裡走去。

「羽阿叔!」小艾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大叫「你再笑一次好不好?」
「我剛剛沒有笑。」羽人皺著眉回頭。他真的沒有笑,真的。
「哎呀!羽叔你好小氣!再笑一次,再笑一次嘛!」
「我剛剛沒有笑。」
「小氣鬼!!!!」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道光
互相照映,卻也無法挽留
所以,將曾經交會過的光景

銘記於心,僅可。










音樂出處 劍龍公國
請不要在意出處的名字Q口Q




有圖有音樂~
這樣子面子算做足了吧?(喂


sasa:雖然寫到一半跑去看文~不過還是寫完了!(喂
清明夢題義是「清明之夢」(lucid dream) → 被我加成清明節造的夢
雖然我原意的確是清明節做的夢,剛好趕清明祭文,不過來不及了<<< 看這人多會拖
不過,趕在這刀戟重播某人捨己扮阿朱的時候,我到覺得也算是剛剛好啦.....唉..........
寫完這篇我在想,我是不是乾脆把筆名改成盼夢圓算了(喂 >>> 詳情請見開疆記(掩面
[PR]
by aatd | 2008-05-04 14:56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