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カテゴリ:布布短篇( 28 )

縱使扣下板機也要微笑

太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腦子依舊糊成一團呢

想想什麼
也許都算了吧


覺得寫得不好
所以想要重修
草稿放這裡


More
[PR]
by aatd | 2017-06-10 22:24 | 布布短篇

不說愛的愛情故事(?)



O.<

More
[PR]
by aatd | 2015-07-10 02:42 | 布布短篇

金銀小短篇O.<


汽車旅館、沐浴乳、願賭服輸!!!!




「感謝兩位的光臨,祝您能渡過愉快的夜晚。」
愉快的夜晚
愉快的夜
愉快的
愉快


........................................


在大門口收費小姐的笑臉跟聲音還在原無鄉的腦海裡迴盪無法消散時,還在適應時差的原無鄉,從副駕駛座醒來時只有種不想面對現實感。

這種不想面對現實所造成倦收天把車子都開進定點,甚至到來到房間前了原無鄉的人還在恍惚狀態。



「小鄉,你還愣在那邊幹嘛?錢都付了還不進去?」

原無鄉小腿被踢了一腳之後,才曉得要緩緩回頭,瞪著把自己帶來這裡的罪魁禍首(X)。

不過罪魁禍首就算是為了掩人耳目打扮低調全身黑衣、黑帽還帶了太陽眼鏡,帽沿邊幾絲沒抓好的金髮還垂了下來。

這樣子的罪魁禍首,原無鄉心裡覺得還是很帥要怎麼辦?




已經先進房間的倦收天也不催原無鄉,只是先脫下大衣隨手扔在旅館的沙發上「你不進來還在門邊做什麼?想要被人家發現我跟你來汽車旅館約會?」

「等等等等!!!!什麼約會?!哪來的約會!?我跟你不就是借住一晚順便對劇本嗎?」一向穩重的原無鄉臉上出現了慌張的表情。


倦收天嘖了一聲,把人給拉進房間裡「借住是有,至於劇本嘛.....」

見原無鄉緊張的表情感覺有趣就又順口一句又逗了原無鄉「傻子才要跟你對劇本。」



如倦收天所料原無鄉果然腦袋當機了幾秒鐘,腦袋轉過來之後原無鄉立刻甩開了倦收天的手「你耍我!」

倦收天倒是沒生氣,反倒是給了原無鄉一個帥氣的笑容「耍你有得吃?是你自己太緊張了吧?!幹嘛見到汽車旅館就這麼震驚?」



是啊!他原無鄉也不是毛頭小子,看到汽車旅館是沒必要這麼震驚。不過汽車旅館加上倦收天就很震驚。好吧!一切震驚點都在倦收天。

原無鄉搔搔頭,努力擠出個比較像樣的理由「我是那啥,時差之後剛睡醒....腦袋還轉不太過來。」



倦收天倒沒有再取笑原無鄉的失常,倒是順著原無鄉

「廠商跟這裡的老闆有交情,活動也才這一兩天索性就幫我弄了一間。明天我還不是就要搬到劇組安排的飯店了?」

「欸!你也還是可以住這裡表示你高貴土豪金身份。」

「每天來回片場兩小時?」



「你的劇本在我的大旅行箱裡,看你是要先看一下劇本還是先睡都可以。剛剛一身汗的,我先去洗澡了。」

「嗯。」
[PR]
by aatd | 2015-04-04 16:54 | 布布短篇
「叔叔,講故事。」
「叫我楓岫哥哥我就講。」
「讓你講故事是給你面子。」
「那我來講個一樹梨花壓海棠的故事好了。」
「不要臉!小免不要聽!」

More
[PR]
by aatd | 2015-03-26 16:18 | 布布短篇

「叔叔,講故事。」
「叫我楓岫哥哥我就講。」
「讓你講故事是給你面子。」
「那我來講個一樹梨花壓海棠的故事好了。」
「不要臉!小免不要聽!」





回想起來,楓岫第一次見到拂櫻的時候並不是拂櫻的樣子。
有點像是在路邊看到穿梭自如黑貓,神秘卻是搶眼。你還想要再多了解一點,對方就失去行蹤。當然,這種自帶柔焦小說式的寫法還是改不了楓岫與拂櫻非正式見面的坑爹感。


那一年楓岫到K國遊學,為了餵流浪貓不小心走到死巷。好死不死在鐵絲網的另一邊有青少年在圍毆。正在他還在考慮要不要見義勇為地報警,對方早已經飛快地踹人,爬過鐵絲網,楓岫還連帶當了對方的肉墊,幫對方助跑。


但是,當楓岫在跟其他人描述這段情景時,仍是不自覺地用相當浪漫的話語去描述。
「那時候我一心一意追著黑貓。雖然有聽到些喧鬧聲,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從我頭上掠過的黑影一度讓我以為,是那隻黑貓從我身上掠過的感錯覺。雖然那時候我的肩膀真的很痛。正好又逆光,看不清他的臉。」


多年後楓岫不太跟人提起拂櫻,為他想的嫌他傻,認識他的替他抱不平。
對外人而言,一切總歸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惹的禍。
這個理由在楓岫耳裡聽起來,總像是根卡在牙縫的魚刺,不小心會刺著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雖然理智上知道要果決,但是情感上對那個人還是會心軟。
因此師尹看著楓岫的屍體嘆息道,你這生最大的悲哀不是跟我作對,而是恨不了拂櫻。
[PR]
by aatd | 2015-03-26 16:11 | 布布短篇

每天都蹦蹦跳跳

還是蹦蹦跳跳~仙太郎(泥垢

More
[PR]
by aatd | 2015-03-26 04:54 | 布布短篇

楓岫阿叔說故事

靠腰唷~
蹦蹦跳跳凱旋侯我到底是要多頭馬車到幾版才肯罷休啊~(掩面

More
[PR]
by aatd | 2015-03-26 04:52 | 布布短篇

勿忘我番外草稿=..=

葉小釵的番外
很可悲地看完之後
覺得本篇連自己都看不懂
有種想要巴自己的感覺ㄒ.ㄒ

More
[PR]
by aatd | 2012-02-01 00:27 | 布布短篇



[不要問我寫不寫得完QQ]


前些日子道上最火紅的消息絕對是火宅的咒世主的辭世。

原本大夥都在臆測,三公中水火不容太息公與凱旋侯,將由誰拿下火宅王座。

但沒人想到,就在咒世主喪禮還在進行中,早已有人大搖大擺地坐上火宅會議廳的王座。



那人不是別人,而是火宅異數魔王子,咒世主的兒子。





這個曾經被咒世主稱為孽種的魔王子的登基,象徵著火宅的某種改朝換代。

當然,講到改朝換代總會是有人被砍掉。就像當初咒世主幹掉邪天御武後,邪天手下咒世主也是一個不留。

而在咒世主死後,第一個成為魔王子犧牲品的不是別人,而是私底下被戲稱火宅宙絲的凱旋侯。


宙斯的意思是咒世主的粉絲 (欸



凱旋侯本身對這綽號是沒有什麼意見,自己倒也很大方地承認,他的確相當地景仰咒世主。

從咒世主在喪妻之後所表現出來的堅毅,到他為了火宅的續存如何拉下邪天御武,咒世主如何為火宅付出等等的歌功頌德。



但是他咒絲之名其來有自,傳聞他曾說過:咒世主的光頭雖然很汗草,但其實也很可愛。

最離譜的事蹟是,他曾經不准手下買便利商店的茶葉蛋當他的宵夜。總之控咒世主控到如此,他身邊的人多少都會三條線。



當然這是有點點原因的,畢竟凱旋侯再怎麼說也是咒世主家戶口裡頭的一人。

只是當初在咒世主與凱旋侯有意規避之下知道這件的人並不算多數。



啊!為了避免大家的誤會還是解釋一下

凱旋侯是咒世主的養子,不是私生子。更不是小老婆!



當年咒世主為了讓懼怕成年男子的女兒─ 寒煙翠,身邊有人能夠保護他又要能保持寒煙翠正常生活,

他特意挑了兩個年紀相近的小男童來保護寒煙翠。

或者說來隔離寒煙翠與魔王子。其一是火宅有守護者稱號的迦陵,另一個則是凱旋侯。



迦陵是咒世主老跟班的兒子,被選中是理所當然不過。但是身為孤兒的凱旋侯呢?

這就要從咒世主為迦陵跟著寒煙翠後,兩個小蘿蔔頭更容易被魔王子戲弄而正在苦惱的午後。





那時候的咒世主尚未完全從喪妻之痛走出,三不五十以透氣為由去掃自家老婆的墓。

但直到某天一個機靈的他才注意到,有家育幼院其實一直矗立在咒世主掃墓的路途中。



咒世主踏進育幼院,便看到有個小女孩為了隻在屋頂貪睡被丟石子的小貓而跟其他院生大打出手。

小孩打架不稀奇,一個小女孩會以一的五的狠勁與俐落的手腳可不容易。




咒世主在遠方盯了一會兒,想到自己挑女保鑣的眼光老是跟女兒不合,而寒煙翠又怕男生。

如果有個手腳俐索的小女孩待在寒煙翠身邊當伴讀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可咒世主多少覺得女孩不靠譜,但在寒煙翠辭退第五個女保鑣後他便決定去領養那個小女孩。

但他沒想到那小女孩是男的。這不能怪咒世主錯看,因為這育幼院再怎麼破舊隔著一個空地啥的多少會有點誤差。

男的反而順了點咒世主的意。有女孩的外表,但其實是男孩子....攻擊力道什麼.......




總之,算盤打得響的咒世主心情相當不錯。

那孩子問了自己為啥會選中他?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了當地說自己當天看到的情況。




咒世主沒注意到那孩子眼中一閃而逝的目光,摸摸那孩子的頭問:那你願意跟我走嗎?

咒世主的兒子雖然還活著,但就心靈上他其實也失去了兒子。因為他的兒子再也不是原本的樣子了。

摸頭這舉動對咒世主來說沒什麼。對於一直在院內是被欺負(雖然也給欺負回去)的凱旋侯來說,卻開啟了他崇拜咒世主之路的開端。



說穿了就是雛鳥情節啊!



在一個櫻花盛開的午後,咒世主就這麼牽著還不是凱旋侯的凱旋侯回家了。

咒世主雖然把凱旋侯領回家了,但到底是當父親的人又剛被抄家。這孩子又得自己的眼緣,如果就這樣跟著自己怕也前途無亮。

於是乎他私底下跟拂櫻約定,只要他能陪寒煙翠到十二歲,之後拂櫻就自由了。



那時候咒世主還只是咒世侯,因為剛死妻子正消極,沒很認真想要往上爬。

那時候的凱旋侯也正因為得到新的名字而沾沾自喜著,壓根兒沒想過自己會成為火宅未來最年輕的三公的凱旋侯。


總之,現實是大後媽,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發生了。
[PR]
by aatd | 2011-12-20 16:02 | 布布短篇

楓櫻微小說








Angst(焦慮)


拂櫻身為火宅外交官,接待殺戮碎島二王女是很正常的!

楓岫在內心默念一百次。



Crackfic(片段)


在拂櫻還不是凱旋侯的時候

他曾在47比武大會休息的夜裡,看到有人在月光下跳大神



Crossover(混同)


「去吧!Rider!」

「呃,這位櫻姑娘可以體諒我眼盲無法出戰嗎?」楓岫作揖。

......................

這梗誰會看得懂啊~艸~



First Time(第一次)

楔子處女作!荒木載紀!!

告訴你47界高層不能說的秘密!





Fluff(輕鬆)


「好友,莫氣。我來泡茶招待你。」

「你家僕人不在,你家茶葉在哪邊你知道嗎?」

「哈哈哈哈哈哈.........」




Humor(幽默)

「那百年足不出戶的懶虫居然會出門?」

「那好,趁他不在,快把寒瑟山房的地契給我。」




Smut(色情)

楓岫放下手中的羽扇,緩緩閉上眼睛

拂櫻想抓住什麼卻抓不到,唇卻含到不屬於自己的紫髮



Romance(浪漫)

「如果你愛我,就把寒瑟山房種滿櫻花吧!」

「如果你愛我,就讓拂櫻齋一年四季都見楓紅吧!」

「休想!!」

楓岫笑而不語。



Gary Stu / Mary Sue(大眾情人)


47界:"楔子!楔子!楔子!楔子!楔子!楔子!"


苦境─

湘靈:楓岫主人

天者:楓岫主人!

漠刀:楓岫主人!

天刀:楓岫主人!

御不凡:楓岫主人!

天不孤:楓岫主人!

天狼星:楓岫主人!

閻王鎖:楓岫主人!

刀無極:楓岫主人!

素還真:楓岫主人!

寒煙翠:楓岫主人!

千葉傳奇:楓岫主人!

愛禍女戎:楓岫主人!

天蚩極業:楓岫主人!

南風不競:楓岫主人!



小免:楓岫阿叔!

拂櫻齋主:小免!妳給我離他遠一點!



Horror(驚慄)


小免居然長高了!!!!

不!!!!我的少女啊!!!!!




Parody(模仿)

據說是看心劇的好碰友(?)

諷岫主人:那個R魂.....磨王子真的沒暗戀你嗎?

彿櫻齋主:你說咧?

應該沒人看得懂吧這艸


Sci-Fi(科幻)

QB楓:與我簽契約成為魔法少女吧!

燄櫻:小免!不要!!!!!!!!!!!!


好像重覆哩



Hurt/Comfort(受傷/安慰)


" 拂櫻的胸部比較大.............. "


這宅到我自己都想巴自己的頭



Fetish(戀物癖)


楓岫主人愛楓

拂櫻齋主愛櫻


尚風悅:不要少列極道先生愛梅!

楓櫻微小說嘛~艸~




Kinky(變態)

「貪邪扶木實在有夠愛死愛慕。」 ── 荒木載記

咒世主看了之後摔書,怒斥道:「扶木是47樹的根!哪邊愛死愛慕?這言論有礙火宅觀光收入!」



Death(死亡)



「你的神源呢?」

「被阿三拿去煮螃蟹火鍋了。」

「這樣死國應該會死得很快。」

「喂! 」



Episode Related(劇透)

「咦?你要談戀愛哩耶~楓岫~差不多等死了吧你~」

楓岫的表情 ㄒVㄒ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小免長大後回到過去,她立志要找到齋主跟楓岫阿叔!

楓岫阿叔跟齋主感情這樣好,她才不相信小狐講的話呢!!!!




Future Fic(未來)

凱旋侯在苦境集結了火宅子民,叫火宅村




Adventure(冒險)

如果你問我,是出禁書比較冒險呢?還是越獄比較冒險?或者把空門露給朋友比較冒險?

我會回答你:談場真心的戀愛才是真正的冒險。




Crime(背德)

「 阿叔!齋主不在!嘿嘿嘿」

「小免不行!齋主會看到!!」


ㄎㄅ

Fantasy(幻想)

楓岫阿叔!齋主答應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了耶!


小免~你啊~


Poetry(詩歌/韻文)


誰也不能令時光倒流
使草原欣榮,花卉奔放
然而我們不必感傷
情願在殘留部分再找尋力量


華滋華斯‧英國




Spiritual(心靈)

心靈相愛,立場相殺

~艸~



Suspense(懸念)

不見當年紫衣深

凱旋侯在圖的旁邊落下這句子




Tragedy(悲劇)

楓岫跟小免有姻緣傘!?不!我的父嫁!!!!!!

侯在噬魂囚看到牆上塗鴉,氣得吐血




Western(西部風格)


諷岫主人:那個四邪諦的雕像......

彿櫻齋主:浮雲,虛名而已.....



我實在沒梗哩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上天界黑龍太子太卿楓登基

凱旋侯看著47界的公開亭~臉上三條線

喇叭預言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拂櫻穿著女僕裝說: Coffee Tea Or Me ou<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拂櫻紅著臉,別過頭,再也不想看到楓岫一眼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我是楓岫主人的書迷,我為了他離家出走,為愛走天涯



不要問我怎麼了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小櫻,我是小狼。



好像又錯棚哩,但不要問我怎麼了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從前有的傻子叫傻傻

她看大家跌楓櫻坑笑傻了

她說:這一切都是官方的陰謀啦!!(台語調)

結果,她自己也跌進去了

~艸~

不要問我怎麼了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楓岫吻著拂櫻的唇,可力道太大,咬破了。

拂櫻吃痛了一下,接著就更用力地回吻著。
[PR]
by aatd | 2011-12-04 03:34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