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カテゴリ:廢置桶( 1 )

西國(楔子)

火水木土金,風推生闇死
夜晝洗鉛華,獄火共重生
絕空生死浩,西國為我開
時女降生,群神臣服


我們閃族在古老的傳說中,是專門侍奉時空之神的。
而時女是利用我們閃族祈禱的力量,請求時空之神賜給我們他的女兒。
她的來臨,可為我們去除足以毀滅這世界的九大災厄,並賜給眾生幸福。
從我們召換出第一代的時女算起,憑藉著火不生不死的特性,我們利用她存留的女性後代,藉著時空轉移的力量,讓她以不同的面貌不同形式重生。
根據歷史,我們成功地轉化召喚出,水、木、土、金、風、生、闇、死八位時女。
在我們有時女得以依靠的時代,馮芮芙世界水陸空的十三族對我們是必恭必敬。

但在召喚出第九位時女之後,我們這一族不知為何就再也召喚不出時女。
雖然上一屆的時女已隨著上一次的災難死去,為我們這世界帶來一萬年的和平。
但是,我們卻從未想過我們的家園也隨著時女的消逝,隨之覆滅。
可笑的是,顛覆我族的卻是與閃族長期以來保持友好關係的烈族。
他們占領了我們的宮闕、家園,並自立為絢國,成為十三種族之首。
這背叛,讓我們閃族與烈族,結下了世仇的樑子。
無國可歸的我們四處漂流。即使向各國請求援助,卻反遭追殺。
於是我們被迫徹下我們最引以為傲的族名,隱性埋名。最後在世界的盡頭,西方安頓下來,並在此地建立─西國。

也是到了那邊我們才知道,藉由神喻我們才知道,其實我們這世界有第十個災難──
空間扭曲。
這下子,這個世界所有的生命體─誰都別想活了!
若照以前,我們勢必會召告天下。
但這次,我們只是靜靜地待在世界的盡頭,從未對外人提起。
畢竟我們不知是真是假。
自從我們召喚不出時女後,我們擁有最佳通靈能力的祭司,也已經喪失了通靈的能力。
這一連串的打擊讓我們一致認為:我們被時空之神給拋棄了。
現在,僅剩蓼蓼無幾快要斷氣的老人、一個世襲的祭司家族、五個手指頭就能算出來的皇室成員還信奉時空之神並相信祂的存在。

弔詭的是,從絢國新任君主─羅瑟菲繼位後,便對西國不斷地釋出善意。
從文化交流開始到無條件收留移民、和親等等,各種不同良好的政策,羨煞各國。
只是,人不會再上同樣的當。他們善意的舉動,對我們而言簡直是芒刺在背。
若是我們乖乖地開放與他們交流,說不定我們那天被滅族也說不定。

但是他們有一件事讓我心動:就是他們願意協助我們召喚時女,重新開啟時女的神話時代。
我當然知道他們在打什麼主意。也知道他們為什麼滅我們的國。
因為他們笨笨地以為只要有祭壇,就可以召喚出時女!
等到他們試了又試,他們才發現,沒有我們閃族是不行的。
哼哼!笨蛋烈族,以為我們前九代的時女是怎麼召喚出來的?!
不過再怎麼自傲,我們閃族召喚出時女也是一千三百年以前的事了。

到現在,我也沒有把握能不能召喚出時女。
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呢?
因為我們西國還相信時女傳說的情況,比相信時空之神是否存在的還受爭議。
一個我死黨。他相信時女受召喚的曾經存在過,但打死他,他都不相信我能召喚得出時女。
一個是傳說擁有首代皇室血統的皇族。但他在二十年前就昏迷不醒。
他若醒著,他大概會相信我能召喚出時女,並且告訴我成功機率大小。

至於我為什麼想要召喚時女....................
我只是想看看時女長得是扁還是圓罷了!
然後她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不要問我為什麼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因為所有與時女相關的文獻全都被扣留在絢國。
就因為這樣子的賭氣,我冒著生命與被全國人民唾棄的危險來到的絢國。


於是我親眼看著祭壇上被風化得差不多巨大石蓮,就因為我的血.......
染上淡淡的粉紅開始旋轉、開始復活。
祭壇的正上方開始著特有的空間扭曲。
哪!烈族人,看到了吧!?這就是閃族的力量!是你們永遠無法取代的!

我抬頭仰著多變的天空。
只要我多念一句咒語,天空的縫隙就又裂得更大一些
我的世界的天空是橙色的
跟時女的世界的藍色天空不同
這個世界在前屆時女的洗禮
或許已經差不多了
我不允許就這樣子失敗
我要召喚出最強最強的─時女
然後,重新鞏固我想要的家園。
只屬於我族閃族國的家園。


當粉色的蓮花盛開,裡面誕生的就是時女了。這是我所召喚出來的時女。
興奮的因子,讓我全身顫抖。真的召喚出來了!真的...........
當蓮花花瓣全部凋謝,我走上前去。

因為光線仍舊耀眼,我看不太到她的五官。
我只能隱約看到她擁有著一頭月色般的銀髮,修長的四肢。
其中看不見的絕高貴族氣質,讓我下意識地對她產生敬意。

「您是時女殿下......嗎?」
「時女?」對方皺了一下眉頭,拉起我的手,放在她自己的胸部上冷冷地說「我是男的。」
[PR]
by aatd | 2006-07-25 16:51 | 廢置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