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弟啊~~~~~~~~







沒想到我還真的用這名字
看來我的燒還沒有退哪~

明天丟H看看=..=





《師弟~別人的午餐不好吃~》


 


劈你學園,高中部二年Z班,這一學期開始,每到中午總會聽到一個聲音......


 


「峨嵋啊/阿姐啊~我來幫妳送午餐了~」


 


「呃...................」練峨嵋剛泡好的雞絲麵,手上的筷子才正要開始動,一聽到這聲音,額頭上不禁冒了三條線......


 


「你這死兔子閃邊去!阿姐啊!你親愛的小龍龍來給你送便當了!」藺無雙你算哪根蔥?!敢來跟我搶我親愛的阿姐!
「狂龍!你不要給你姐帶些奇怪又沒營養的東西給你姐吃!」魚的眼珠、牛的眼珠、雞的眼珠 ....這狂龍老愛把自己喜好往別人身上推!


 



「...........」


坐位靠近窗邊的練峨嵋聽著遠方傳來的爭吵聲,默默地放下手上的筷子。
她原本應該是高三的學生,但因為身體欠佳而休學一年。今年被正式編入二年Z班。
復學後的生活頗是愜意,因為以她聰穎的天資,就算休學一年對她而言功課也不是太大問題。



只是,她對午餐時間必定會出現的兩人相當頭疼。那就是藺無雙跟狂龍。一邊是摯友,一邊是小弟。
腦袋少根筋小弟的午餐當然是敬謝不敏。至於摯友自行研發的愛心午餐哪......



一開始是很感謝,但餐餐大餐的她,到最後她其實只想吃雞絲麵配青菜豆腐湯.....
其實她有一次說了,但藺無雙一臉正經地說:不行,峨嵋妳身體不好。光吃這些營養不夠。
練峨嵋心中黯然.... 不然也減少些份量啊!!每天都這款午餐....營養過剩不變胖也會得高血壓了吧!


 


當然,正直的藺無雙並不會想到其實練峨嵋或多或少都在意身材問題。
所以後來練峨嵋到最後也漸漸不吃了,到最後她的午餐也都會分給班上同學加菜。
曾經以加入學生會忙錄為由挽拒,但卻得到反效果......
藺無雙更是常常會盯著她把午餐給吃完才肯離開.....



「練學姐打算不吃藺學長的午餐了嗎?」路過練峨嵋座位的談無慾無心順口問了一句。
「談無慾,你可不可以幫我擋一下?我出去找老師。」練峨嵋嘆了口氣,忍不住向班上出名的月才子─談無慾求救。
「呃......」談無慾還沒答應,練峨嵋早就已經不見人影了。



"唉....孽緣..."看著練峨嵋落跑的身影,談無慾心想。



「談無慾!峨嵋呢?」問話的是因為跟狂龍打架,又得保護午餐完好而氣喘噓噓的藺無雙。
「金老師臨時找她討論事情。」談無慾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謊話。沒辦法,同學情誼還是要顧。
「這樣子啊.......」藺無雙看著手上的午餐,紅了眼眶「她最近好像都不怎麼想吃我做的午餐....」
「藺學長別多心,練學姐只是因為最近學生會事務繁忙,比較無暇吃你的午餐。」



談無慾眼角稍稍瞄了一下藺無雙手上的午餐...
他看看...今天的午餐是...有羊排、義大利麵、濃湯、還有焗烤...
嘖!其實份量是還好啦,只是 又肉又澱粉的,女孩子的大敵哪.....
他到底該不該指點一下藺學長,最近天氣熱,好歹也該改變一下菜單....


 


「就是知道她一忙起來會忘記吃午餐,所以我才會想要盯著她吃完哪...」縱使藺無雙低著頭,卻也能讓人看見眼中亮著水光。
「要不然你先放著吧?我會幫你盯著練學姐把它吃完。好嗎?」談無慾心中嘀咕,你也太把她當成小孩子看了,學姐性子那麼烈怎麼會喜歡?


 


「阿姐啊~~~~~~~~妳到哪裡去了啊~~~~小龍龍我找不到妳~好傷心啊~~~~」
「啊啊啊~~~~~~~~一定都是你這死兔子害的!你的兔子眼把我姐給嚇跑了!」


狂龍的咆哮,成了兩人的背景音。


 


「無慾,既然峨嵋不在,那這個請你們吃吧!」藺無雙把主菜遞到談無慾面前「這是我做的羊小排青醬麵!」
「耶?!這不好吧?!」談無慾大驚。畢竟是別人的愛心午餐,他不想遭天譴。



「沒關係,這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記得班上就你沒吃過我做的菜吧?而且後面我還有烤一隻小羊在....」
「呃..........」 談無慾臉上不禁浮出小丸子的三條線。
 


  談無慾很想拉著藺無雙的領子問:你一個月到底是花多少錢在練學姐的中餐伙食費上??!!!


 


「我想,她還是比較喜歡吃雞絲麵吧QQ」藺無雙盯著練峨嵋桌上來不及帶走的雞絲麵道。
「呃~這.....藺學長不要想太多......」你都知道了,那幹嘛還這麼堅持要她吃別的....


 


「我想我最近應該不會再送午餐過來....」藺無雙很喪氣地說出這話,讓談無慾也覺得藺無雙可憐起來。
「喔.......」可是只有狂龍過來的話,全班的人包括自己都會很苦惱的。



「不過三天後我會研發出營養又好吃的雞絲麵來!」
「學長加油....」學長還是請你快點振作起來,每天來擺平狂龍吧!
「謝謝你,無慾!」藺無雙對談無慾投以感激的眼神後,就快樂地分送午餐去。


 


談無慾看著手上的羊小排青醬麵,再看看快樂分送午餐中的藺無雙,下意識笑了一下。
也許能這樣子勇往直前地表達感情,也算是件好事吧!


 


走回坐位,才發現一向空著的位子的主人居然出現了



「素大會長,聯合學生會忙完了啊?」談無慾隨口打聲招呼。
「如果有月才子在,我會更早忙完。」素還真見談無慾到先抱怨起來。
「少來,別拖我下水。」素還真的抱怨若能當真,那天不曉得塌下來幾次了。



「無慾,你的冷淡真讓我心痛....」說著素環真的漩渦眉又糾在一起了。
「哼....」無視素還真的抱怨,談無慾坐回自己的位子。


 


劈你學園中學生會長素還真善交際,副會長談無慾善管理。兩人又因為青梅竹馬的關係,而並稱日月才子。(雖然他們認為,這稱號的由來是因他們兩人常在言語上會針鋒相對)


不過素還真除了自身學校事務外,也是琉璃縣境內聯合學生會的會長。如其名,會長就是要主持琉璃縣境內高中的問題。
素還真常常就是為了聯合學生會的事,忙到不見人影。談無慾自認沒那等精力,不愛管閒事的他只有乖乖的當學校學生會副會長。
反正素還真整天忙到不見人影,他這副會長也跟會長差不多了啊!
 



「藺學長在啊...」素還真在想,要不要說自己剛剛看到練峨嵋偷跑到學生會吃雞絲麵。
「嗯...」談無慾虛應一聲,把練峨嵋的午餐放到自己桌上,引起了素還真的好奇。
「啊....那是....?」素還真的頭探到談無慾的午餐前。他本來是想要邀師弟到餐廳吃飯的說.....



「藺學長給我的羊小排青醬麵。你要吃嗎?」談無慾問。
「............................那是什麼東西?」嘟嘴,素還真還以為是談無慾為了他做的午餐。



「你不吃是吧?」直接忽略素還真,談無慾回頭問葉小釵「小釵,你要吃點嗎?這麼多我吃不完。」
  不喜歡素還真的表情,談無慾到情願拿給素還真在聯合學生會的副會長兼坐在自己後面的同學─ 葉小釵。



「啊.....?」葉小釵愣愣地看著桌上又多一份出來的餐點跟談無慾。
  談無慾到是很爽快地拿走葉小釵尚未開動的叉子,從自己盤中拿點麵到葉小釵的盤子裡。



「師弟....」素還真的語氣十成十地怨念。他又沒有說不吃....而且...為什麼葉小釵就可以握過師弟用過的叉子。
  對象要是換成是自己的話........師弟才不肯咧........



「什麼師弟的!聽起來好礙耳!」談無慾皺眉瞪了素還真一眼。
「同修,你不要吃得那麼高興好嗎?」素還真繼續嘟嘴。
「素還真,把你在半斗坪的用語給我改掉。」談無慾冰冷地瞪向素還真。



「是.....談同學....素還真有事相告」素還真扁嘴。
「素同學,有何貴幹?」談無慾瞄了素還真一眼,可是卻差點被素還真突然逼近的圓臉給嚇到「你....你幹嘛啦....」


『師弟,別人的午餐不好吃。』 素還真故意在談無慾耳邊用氣聲說著。外人看不見的手還摳著談無慾的掌心。
  耳朵敏感,掌心是暗號。素還真曉得,不管是哪種舉動都足以讓談無慾失控。



「你真是夠了唷你!」談無慾又驚又慍地推開素還真。可是一時用力過猛不小心變成重心不穩地往旁邊倒。
   要不是葉小釵跟素還真眼明手快同時拉住談無慾,月才子的腦袋也許真的就要跟大地接吻了。


   一開始葉小釵疑惑談無慾的反應,看到談無慾有點小顫抖便責怪說「素還真,你嚇到談無慾了啦!」



「呵......無慾才不是那麼不耐嚇的人呀......」



素還真笑著說,談無慾的臉色不怎麼好,葉小釵仍是疑惑。


 


   ※   ※   ※



是夜,總不平靜
操勞整整一天的談無慾睡意正濃
但在迷迷矇朦之間,談無慾總覺得好像有沉重的呼吸在他耳邊跟頸間遲遲不肯離去
另一股溫暖,像隻溫暖的蛇沿著肩膀的線條而下,腰際、小腹,甚至於是來到更私密的腿間。
被撫過的地方有點暖意但卻有更多躁熱的感覺,那種感覺漸漸地將談無慾整個人都包圍住了。



特別是胸前的敏感處,與下身的玉莖同時被人撫弄著。
慣於情事的談無慾,在熟睡中開始不經理智控制的輕吟。


 


「唔....」談無慾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他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想要從身後侵入....


 


 


侵入????!!!!談無慾心中警鈴大作


 


 


 



 


「素還真!!!!!!!!!!!!!你夠了唷你!!!!!!!!!!!!!!!!!!!!!!!!」


 



一句可以掀了屋頂的怒吼,打破原本滿室的曖昧氣氛....
還有被吼得臭頭的偷襲者 ─ 素還真的美夢.....


 



是的,誰都沒想過在外雖然默契絕佳,但總會針鋒相對的日月才子
私下,是住在一起的,而且還是同床、共枕的親密情侶...............
 (日才子要我更正是夫妻....可是月才子說他要跟日才子離婚耶...)


 


 


「你今天是神經接錯還是吃錯藥?!」談無慾氣沖沖地坐起身,再順道把薄被再往身上蓋一點。
 嗯....因為沒有衣服可以拉了  =..= 


 


 


 


 


相對於談無慾的憤怒,素還真當下的沉默就顯得詭異.....
談無慾與素還真就此,對視了三秒.......


 



談無慾覺得奇怪,往常的素還真應該是黏上來
然後喊著:師弟......(以下情話省略一萬字)


 


 


 


 


 正當談無慾想開口詢問,素還真卻搶先一步......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啦!!!!!!!!!!! 我就是要做!!!!!!!!!」素還真完全陷入"這不是肯德基"模式的任性狀態。


 


 


 


 



接著又是兩人一陣默然.....
原以為談無慾會有特別的反應
但談無慾畢竟是見過世面的月才子.....


 


「素還真,你是被狂龍附身了嗎?」眼前這大餅是怎麼了?談無慾撫額不禁想起過去跟狂龍打交道的惡夢。


「狂龍是哪根蔥?」收不到滿意反應的素還真挑眉冷哼「我還可以比狂龍更可怕。」


 


 


「.............」談無慾無言地看著這個包著餅子皮內餡是眼珠子的外星生物。
「不管。」一  z 一  素還真強硬地將談無慾撲倒在床上。


 


「今天已經三次上限了。」談無慾貼心提醒,素先生您的額度用完了。
「那是昨天。」一 x 一    現在已經三點了。


 


「我們明天都還要上課。」談無慾貼心提醒,素先生縱使我們是天才,但仍是學生。
「我們翹課。」一  u 一   反正大功一堆,翹課減點分數也沒差。


 


「你明天還要跟葉小釵出去吧?」談無慾貼心提醒,素先生你明天還要公務在身,不宜過動。
「你不給就是了。」一 ^ 一  無慾!!!!你討厭我!!!!! 素還真心中淚奔。


 


「我從來沒說過好吧?」一   一  談無慾覺得這大餅絕對腦袋長霉─壞掉了。


 


「師弟........」素還真使出撒嬌絕招。
「師兄........」談無慾也笑臉迎人哪。



「呃............」素還真看到談無慾的笑臉反到遲疑了。師弟可是...怒極反笑之人哪!
「你再不放手,休怪我不顧同修之情。」談無慾仍舊保持微笑,但額上的青筋卻已浮現。


 



「算了算了.....你睡吧!」素還真突然收手,坐在床邊不說話。
「你今天是怎麼了啊?」談無慾疑惑,一向愛盧的素還真會如此罷手?
「沒有。」素還真背對著談無慾淡淡地說。


 


「你很少這麼失常的。」
「是啊,剛剛失態了。」


 


「你該不會還在在意中午的事吧? 」談無慾點出素還真的心結。
「藺學長送你的的午餐很好吃嗎?」不回避,素還真也直接問。



「是不錯啊!」肯定。
「師弟............」哀怨。



「翠山行共同研發的東西怎麼會難吃?」談無慾一副你是阿呆的語氣。
「屈世途手藝也不會真的很差啊.....」素還真哀怨的程度跟蝴蝶君的媳婦臉有得拼。



談無慾跟葉小釵一起吃午餐把自己晾在一邊就算了...
談無慾邊吃邊稱讚藺學長的手藝就讓人不太高興了.....


 


「噗.....」
「笑什麼?」



「我沒想到你會生氣。」這一點到是出乎談無慾的意料之外。
「我也沒想過我會生氣。」素還真的背影看起來有點頹喪感。


 


「就因為稱讚藺學長跟葉小釵吃飯還把你晾一邊?」
「你知道的嘛。」素還真扁嘴看著一派輕鬆的談無慾。
「當你師弟是當假的嗎?」談無慾靠著床頭懶懶地問。



「那你會我補償嗎?」回頭,素還真裝可憐問。
「開玩笑,當你師弟是當假的嗎?」當然是腹黑跟壞心眼都要學到才可自保啊!



「嘖....」素還真瞄了談無慾一眼。就知道無慾性子烈,難得整人的機會怎麼肯放過?
「我發現,看你擰眉的樣子也很可愛耶!」談無慾玩笑性地用腳輕踢著素還真的背。



「你想說是我平常作孽太多了是吧?」哀怨地抓住談無慾的腳踝。
「哼!知道就好。」談無慾輕哼一聲,把素還真的手給甩開。


 


「...........」看到談無慾的反應,素還真開始認真思考:他平常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


 


「好啦好啦,讓我看看....」談無慾一手上素還真的肩,另一隻手往素還真的下身探去「嘖....真的很硬呢....」
「因為想你嘛....」素環真趁機往談無慾身上靠去,手也偷偷攬住談無慾的腰。



談無慾到也不閃避,只是在素還真耳邊道:「適當妒嫉是很好的情趣。」
聞言,素還真身子一硬,這是他之前對談無慾說過的話「無慾,好師弟....」



談無慾若無其事地幫素還真撥到耳後輕聲道『你現在知道有多刺耳了吧?』


 


「所以嘛!讓你知道我平常是為什麼生氣也不錯啊!」談無慾說著,指甲還故意刮著素還真光滑的背。



「不是已經三次了?」面對若有若無的挑逗,素還真不太敢輕舉妄動。因為.....無慾....有時候神經....很大條.....

「你不是說是昨天了嗎?」談無慾的顎靠在素還真的肩上道「況且,你若不想動,那就換我動啊!」





「喔?」素還真順勢躺在談無慾的大腿上問「師弟,你想怎麼動?」
  談無慾手指劃過素還真的臉頰「這檔子事,師弟我當然也是要出點力啊!」


 


「耶~此言差矣!」素還真趁機欺身壓上去,露出招牌的人畜無害笑容「師弟有需求,我這做師兄的怎能放任不管?」


 



「讓賢不好嗎?」談無慾的鳳眼帶著笑意。
「是你就不想讓。」素還真嘴角自信地翹起。


 



於是腹黑師兄復活.......
(腹黑師兄復活方法省略)
 


 


「師弟.............」有點低柔卻又帶著撒嬌的叫喚
「嗯.....幹什麼.........」睡意大於順從的回答.....


協定過,家中素還真若以師弟稱之,談無慾必定會回答
但說是協定,到不如說是一種兒時制約下的反應與習慣


 


「我討厭............在學校別人都可以叫你無慾。」
「你該不會是這種理由,才老愛叫我師弟的吧?」


在學校感情好一點的同學,以名相稱是再正常不過啊!
又沒人規定你不能叫,也沒人規定別人不能這麼叫他啊!
可是,談無慾連睜開眼睛白素還真一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只是覺得,環住自己的手臂又把自己圍得更緊
昏沉的談無慾把環在自己胸口的手臂咬了一口


 


所以說,愛稱跟獨占慾,是戀愛的調劑品*笑*


 


 



........


 


總之,早晨葉小釵在素還真家門口等不到人。
在按了第三十次門鈴後,葉小釵看看手錶時間後,很認命地拿出手機傳簡訊給莫召奴。


 


"素還真跟談無慾今日自行放假,今天就我跟你出門吧!"


 


 



END


 


+++++++++++++++++++++++++++++++


適當妒嫉是很好的情趣     其實根本沒這句話  =..=



人物~好像~有點扭~
呃~我只是想寫~有點脫軌的素還真=..=
但是~師兄~請讓師弟好好地睡上一覺
不然他會更瘦的=..=


 


另外...........
不要問我~~~~~~~~~~~~~~~~~~
為什麼女先天練峨嵋喜歡吃雞絲麵~~
還有為什麼藺無雙會做羊小排青醬義大利麵
因為這篇只是照我的夢寫出來的啊~~~~~
(其實我在夢中夢到的是~他做羊小排白醬蛤蜊麵=..=)



結果這種程度不是H的H...............
不要打我,因為夢就是這樣子嘛



真的要我寫H咪?饒了我吧?囧rz
我真的是H輸出困難哪~~~~~~囧rz


 


BGM:糸色  望 / 絕唱


另外 
這是補充用的   這不是肯德基


 


 


 


[PR]
by aatd | 2008-07-28 15:11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