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長空







─ 曾經,有個人跟我說過他的夢想

他希望天下太平,能和他心愛的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



有人曾經對我說過,他希望能得到幸福....









雪原上,風嘯雪飛。日照下的雪原交織的是刺眼的光線與凍人的寒風。

低頭趕路的黑衣訪客拉緊了風衣,上氣不接下氣地停下腳步。





一眼望去,白色雪原上,除了烈日、風雪,其他的似乎都太過多於。

"生物在這就像個奇蹟!" 訪客如此想著,但他沒想過自己的一身黑,在雪地中總是搶眼。





一瞬,他以為被太陽曬暈了頭幻聽了。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小孩子的聲音?

經過了三秒的聽音辨位,訪客朝著"音源"走去。他才肯定:今天老天爺心情好,所以又多了個奇蹟。



黑衣人看著眼前的穿著黑色雪衣的小傢伙愣了一下....

雪原上能見到人著實不容易,特別是看到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在這邊玩著堆雪...........人....

那個不怎麼成型的雪堆,勉強稱得上是雪人的話.....




"雪人不可愛,但小傢伙到蠻可愛的...."

想著,訪客清了一下嗓子,向小孩邁去....

「小弟弟,你在堆雪人嗎?」訪客帶著微笑,放軟音調問。




小男孩停下堆雪的動作,一雙綠眸看向眼前的陌生人。

那是一雙很柔和的眼睛,就像是雪原中唯一僅存的小草般。



「哎呀!你這手...」仔細一瞧,黑衣訪客看到小孩的手不禁皺了眉頭。

小孩子愛玩不懂事,不肯手套。一雙雞蛋般大小的小手,已經被無情的冰霜給凍出好幾道裂縫了。

「天氣這麼冷還那麼愛玩。」語句雖是在責備,但語氣卻是憐憫。手還很細心地幫小孩包紮傷口。

可小孩不懂,只是睜著翠綠色的大眼直盯著人看。感覺自己好像是被罵了,就開始眨起眼睛裝無辜。




黑衣訪客把小孩銀髮上的雪拍掉,雪帽套回頭上,問道:「小傢伙,你家人在哪裡?」

對訪客的話,小孩只是似懂非懂地望著,一時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尷尬情況。

「不會說話哪...」訪客撇撇嘴角問「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一聽到回家兩個字,好像是聽到什麼惡鬼來,小孩抱著雪堆/人猛搖頭。

要不是還有那還雪帽戴在小孩頭上,黑衣訪客還真懷疑那顆頭被搖掉了。





「我帶你到別的有更多雪人的地方玩好不好?」半哄半騙。

「唔.....」提議雖誘人,但小孩明顯地對於眼前的雪人相當不捨。

「那裡有成千上萬的雪人唷!我也可以幫你堆啊!要不要去?」再餵點糖漿。

一聽,小孩果然笑著衝進黑衣人的懷抱裡。黑衣人也順勢將小男孩放到自己的肩上。

"哼哼...哄小孩不就這樣子嗎?" 訪客心裡暗笑,自己哄小孩的功力沒有退步。






一個大人背著一個小孩,在雪地中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

大人因功體受剋步行地有點吃力,移動的速度比不過小孩子如融雪的耐心。




「呀...啊...」不怎麼全的單音,代表著小孩的不滿。你說的雪人在哪邊?

「哎!小傢伙,你精神真好。」訪客忍著隱隱作痛的頭皮道。

「呀嘎....」小孩怪音一發,手中的頭髮又拉得更大力了一點了。

小傢伙小歸小,拉的力道卻不小。再不阻止,再多顆頭都不夠他拉。

「我給你說故事你別拉啦!」身上沒帶糖果出來哄小孩,真的是個錯誤。





不過難題來了.....

「唉...要說什麼呢?」

自己最順手的只有悲哀的情色故事耶....兒童不宜.....

或是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太血猩了吧?....兒童不宜...

腦袋轉一回,發現自己的故事大多是屬於兒童不宜的故事

小孩如白紙,要說個勵志又溫馨的故事!才不會教壞小孩!!




「那就說二十四孝的故事吧!」

「呀....」否決

「彩衣娛親?」

「呀....」再次否決

「臥冰求鯉?」

某人很無良地把二十四孝裡的故事一個個地拆開來詢問

但小孩也整整"呀..."了二十五次而且越到後面越生氣的感覺





"這小孩真不好哄!"

「那你想聽什麼樣的故事呢?」完全是被打敗的語氣。

其實他趕路的時候有看到有人在賣《蝴蝶國公主與月餅王子》 的繪本

他應該買下來的....不,誰曉得他會上遇到三歲不到的小孩...






「咕咕....」小孩的頭蹭著訪客的側臉要故事聽。

「你長得實在是很像我的一個朋友。」怕小孩沒坐穩,黑衣人再把水煮蛋的小臉扳正

「他哪....可愛是可愛,但就死腦筋了點。」不然也不會每捨一仇,卻換多愁。









「睡著了?」黑衣人發現異狀,肩上的小孩不動了,伸手一摸小孩的身體...越來越冰。

「太冷了,不趕快找到本體不行。」



說歸說,問題是人在哪邊啊?!望著一望無際的雪原,等同於迷路狀態的黑衣人,眉又糾在一起了。





影子越來越短,太陽正好爬到天空的最頂端。

怕小孩曬著了,便把他納入懷裡,用黑色的披風裹著

看著沉睡的小孩,偷戳了一下他的圓臉,突然有點想念起過去...




他低聲地說

「其實,我以前也有個像你一樣這麼小的小孩的。只可惜....」

幫小孩的凌亂的頭髮撥好,黑衣人卻對小孩安詳的面容露出苦笑

「在不斷的追與求之後才發現....我有的僅是一份無法改變現狀的惆悵罷了!」

說完,又把失溫的小孩裹得更緊了。





繼續行走

腳印陷進雪裡又更深了,太陽雖大但風雪似乎又將再起.....

抱著小孩的訪客似乎有聽到,風中好像有傳來零零落落的聲音





「天為法,地為綱。人之初,性本善。眾生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找到了....」黑衣人放下心中大石。




簫中劍盤坐在雪原上

手中握著父親送給他的簫

迷離的眼光不知道是望著哪邊

不像是在期待什麼,而是等著什麼





輕輕一嘆,黑衣人把懷中的小孩送到簫中劍的懷中

沉睡的小孩開始化成淡淡的銀光,漸漸地消失

黑衣人來到簫中劍的身後,點了幾個穴

渡了點真氣好讓簫中劍疏通一下血脈

簫中劍咳了幾聲,離散的意識才有逐漸恢復的跡象




「曾經有個人跟我說過他的夢想。他希望天下太平,能和他心愛的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嗯。」

「可是,我想不起他的名字...」簫中劍的語氣有點慌。



荒城、傲峰他都有想起來過....雖然又忘了....但至少都曾經想起來過....

但是,後期的記憶中也有個很重要的人,但他從來沒想起來過...

月漩渦是不肯說,宵是說了那名字很多次了,但馬上又消失在腦海。





「就算想不起名字也沒關係啊,他還會是你朋友啊!」黑衣人安慰。

「我希望他能幸福....」簫中劍回頭望向黑衣人道 「你也是,貓大人。」

「傻瓜。」黑衣人拍拍簫中劍的肩道「你若過得好,我就幸福了。」




簫中劍釋懷,沒有多說什麼

黑衣人也報以微笑,卻點了簫中劍的睡穴

倏地,簫中劍再次倒在黑衣人的懷裡,安然睡去....

「對不住了!你家人要來接你了。我得先走了。」

說完,黑衣人小心翼翼地讓簫中劍躺下後便化光消失。






另一頭的雪原上出現三個人的身影

看起來像是十歲的簫中劍被宵牽著

十歲的簫中劍已經有他成年後的雛型了

而月漩渦則是急急忙忙地上前把簫中劍扶起來

趕緊要讓簫中劍因意識渙散的分身再回到本體之內

最後宵跟月漩渦不曉得說了什麼,月漩渦抱著簫中劍一同離開

最後,雪原上只留下宵一人了....





「你來了。」宵直接點名。

「你不怪我?」黑衣訪客一邊暗嘆宵的敏銳,一邊乖乖現身。

「怪你,能讓他恢復原狀?」宵反問。

其實,當宵看著他紅著眼把簫中劍送回時....就已經不怪了



「好個非人。」

「他找你是報恩,不是報仇。」

「唉...這恩還真是重,難還。」




「不過,他在你們的照顧之下復原得很好。我也放心了。」黑衣人嘆了口氣,說完就轉身要離開了。

「朱聞蒼日你要走了。」宵不懂,為什麼才剛見了面卻又馬上要離開。況且還是在簫中劍意識不佳的情況下。



黑衣人沒想到宵直接叫出這個名字而愣了一下,隨即又笑道「好令人懷念的名字。」

「可是,你一直就是你啊!」仍是不懂。魔一向喜歡用偽裝來保護自我嗎?

「你說的是啊!逆天風從來就是逆天風。」語畢,銀鍠朱武隨著一陣黑羽消失。



─ 山關留痕忘歲月 獨少一劍恨天涯 ─




等到意識完全恢復之後,簫中劍步出屋外


「二哥,你在看什麼?」跟在簫中劍身後的月漩渦問。

「沒有。」說不出個所以然。

「身體不舒服嗎?」

「我只是做了夢。」



過去是棄,現在是空

從前就像一場似夢非夢的夢

一切是以死為起點,以死為轉折

在追與尋的反覆過程中,他所擁有的就是那句:無情者傷人命,傷人者不留命。





「二哥,已經在下雪了,快入屋吧!」月漩渦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簫中劍天生體質雖屬寒,但沒了功體,等會兒的大風雪可不是他這個普通人能長時間忍受的。




「再等一下....」看著飄雪,簫中劍喃喃自語地說著

「有個人曾跟我說過他的夢想。他希望天下太平,和他心愛的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因為要救自己,他所以他離開,他回歸

回歸後的他說他已經死了,可他卻還活著

是心死嗎?身為朋友,他實在是捨不得看到摯友如此

所以..........






簫中劍伸出手,不知是哪來的一片黑羽落入掌心

他的唇下意識地讀出,他記憶中一直被遺忘的名字



「朱聞.....蒼日。」




聽說,風曾經吹過

於是,我閉上雙眼



「再會。」












END




++++++++++++++++++++++++++++++++++++


所以,朱武詐死消失了兩集  就是因為回去拿劍+換造型 <<<< 錯了!

所以,朱爸終於確定他爹是在婊他的 所以就又詐死翹班出門去 <<< 無誤?!

所以,黑羽恨長X (風/空) 衝吧Q口Q

我可以無視片頭那龍氣使你有成為素還真的可能性= =||||




另外

我已經不曉得我在寫什麼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不想說不想聽哪 (喂



看完本文讓您覺得

● 新奇(不新了orz)

● 溫馨(傲峰很冷不溫)

● 誇張(太多簫中劍了)

● 難過 (某人只是晃一下)

● 實用 (哪邊實用了o口o)

● 高興 (其實我寫得糾結)

● 無聊 (是我承認有寫到睡著)

● 生氣 (這是哪邊生出來礙眼的!)

● 來人哪!把作者拖出去 關門放狗

● 劈你真的這麼演就逼作者就吞(豆腐光)碟
[PR]
by aatd | 2008-07-21 01:46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