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長空





我喜歡這張簫中劍
是說,我對他的人生那一段
還是相當地該怎麼說呢~~
迷惘吧= =”

害我一整個不曉得該怎麼濃縮
他是捨了父仇之後  才一堆問題出來吧
也不對,他是愛了冷豔之後才一堆問題出來





─ 曾經,有個人跟我說過他的夢想

他希望天下太平,能和他心愛的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




雪原上,風嘯雪飛。日照下的雪原交織的是刺眼的光線與凍人的寒風。

低頭趕路的黑衣訪客拉緊了風衣,上氣不接下氣地停下腳步。





一眼望去,白色雪原上,除了烈日、風雪,其他的似乎都太過多於。

"生物在這就像個奇蹟!" 訪客如此想著,但他沒想過自己的一身黑,在雪地中總是搶眼。





一瞬,他以為被太陽曬暈了頭幻聽了。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小孩子的聲音?

經過了三秒的聽音辨位,訪客朝著"音源"走去。他才肯定:今天老天爺心情好,所以又多了個奇蹟。



黑衣人看著眼前的穿著黑色雪衣的小傢伙愣了一下....

雪原上能見到人著實不容易,特別是看到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在這邊玩著堆雪...........人....

那個不怎麼成型的雪堆,勉強稱得上是雪人的話.....




"雪人不可愛,但小傢伙到蠻可愛的...."

想著,訪客清了一下嗓子,向小孩邁去....

「小弟弟,你在堆雪人嗎?」訪客帶著微笑,放軟音調問。




小男孩停下堆雪的動作,一雙綠眸看向眼前的陌生人。

那是一雙很柔和的眼睛,就像是雪原中唯一僅存的小草般。



「哎呀!你這手...」仔細一瞧,黑衣訪客看到小孩的手不禁皺了眉頭。

小孩子愛玩不懂事,不肯手套。一雙雞蛋般大小的小手,已經被無情的冰霜給凍出好幾道裂縫了。

「天氣這麼冷還那麼愛玩。」語句雖是在責備,但語氣卻是憐憫。手還很細心地幫小孩包紮傷口。

可小孩不懂,只是睜著翠綠色的大眼直盯著人看。感覺自己好像是被罵了,就開始眨起眼睛裝無辜。




黑衣訪客把小孩銀髮上的雪拍掉,雪帽套回頭上,問道:「小傢伙,你家人在哪裡?」

對訪客的話,小孩只是似懂非懂地望著,一時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尷尬情況。

「不會說話哪...」訪客撇撇嘴角問「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一聽到回家兩個字,好像是聽到什麼惡鬼來,小孩抱著雪堆/人猛搖頭。

要不是還有那還雪帽戴在小孩頭上,黑衣訪客還真懷疑那顆頭被搖掉了。





「我帶你到別的有更多雪人的地方玩好不好?」半哄半騙。

「唔.....」提議雖誘人,但小孩明顯地對於眼前的雪人相當不捨。

「那裡有成千上萬的雪人唷!我也可以幫你堆啊!要不要去?」再餵點糖漿。

一聽,小孩果然笑著衝進黑衣人的懷抱裡。黑衣人也順勢將小男孩放到自己的肩上。

"哼哼...哄小孩不就這樣子嗎?" 訪客心裡暗笑,自己哄小孩的功力沒有退步。






一個大人背著一個小孩,在雪地中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

大人因功體受剋步行地有點吃力,移動的速度比不過小孩子如融雪的耐心。




「呀...啊...」不怎麼全的單音,代表著小孩的不滿。你說的雪人在哪邊?

「哎!小傢伙,你精神真好。」訪客忍著隱隱作痛的頭皮道。

「呀嘎....」小孩怪音一發,手中的頭髮又拉得更大力了一點了。

小傢伙小歸小,拉的力道卻不小。再不阻止,再多顆頭都不夠他拉。

「我給你說故事你別拉啦!」身上沒帶糖果出來哄小孩,真的是個錯誤。





不過難題來了.....

「唉...要說什麼呢?」

自己最順手的只有悲哀的情色故事耶....兒童不宜.....

或是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太血猩了吧?....兒童不宜...

腦袋轉一回,發現自己的故事大多是屬於兒童不宜的故事

小孩如白紙,要說個勵志又溫馨的故事!才不會教壞小孩!!




「那就說二十四孝的故事吧!」

「呀....」否決

「彩衣娛親?」

「呀....」再次否決

「臥冰求鯉?」

某人很無良地把二十四孝裡的故事一個個地拆開來詢問

但小孩也整整"呀..."了二十五次而且越到後面越生氣的感覺






"這小孩真不好哄!"

「那你想聽什麼樣的故事呢?」完全是被打敗的語氣。

其實他路過有看到有人在賣《蝴蝶國公主與月餅王子》 的繪本

他應該買下來的....不,誰曉得他會上遇到三歲不到的小孩...





「咕咕....」小孩的頭蹭著訪客的側臉要故事聽。

「你長得實在是很像我的一個朋友。」怕小孩沒坐穩,黑衣人再把水煮蛋的小臉扳正

「他哪....可愛是可愛,但就死腦筋了點。」




他一生,捨去一仇、深愛一人、背負一諾、手刃一人

可他每捨一仇,便換多愁。捨棄自己,成就他人是他的信念。

可其實,捨棄自己就他人而言,卻間接造成另一種形式的自私。

當局者迷,他當時困在那捨己存道的囹圄裡。可他這旁觀者卻也沒多清,最後也踏上一樣的路子。







「睡著了?」黑衣人發現異狀,肩上的小孩不動了,伸手一摸小孩的身體...越來越冰。

「太冷了,不趕快找到本體不行。」



說歸說,問題是人在哪邊啊?!望著一望無際的雪原,等同於迷路狀態的黑衣人,眉又糾在一起了。






影子越來越短,太陽正好爬到天空的最頂端。

怕小孩曬著了,便把他納入懷裡,用黑色的披風裹著

看著沉睡的小孩,偷戳了一下他的圓臉,突然有點想念起過去...



他低聲地說「其實,我以前也有個像你一樣這麼小的小孩的。只可惜....」


他不是我的

當然,我還是很愛他,不管是把他交給我的人,還是他

只是一覺醒來,我才真正發現,我從來都沒有擁有過什麼。

不自由的人才會想要追求自由,自由的人並不會渴望自由

或許,我跟他一樣,有的僅是一份無法改變現狀的惆悵罷了





腳印陷進雪裡又更深了,太陽雖大但風雪似乎又將再起.....

抱著小孩的訪客似乎有聽到,風中好像有傳來零零落落的聲音





「天為法,地為綱。人之初,性本善。眾生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找到了....」黑衣人放下心中大石。




簫中劍盤坐在雪原上

手中握著父親送給他的簫

迷離的眼光不知道是望著哪邊

不像是在期待什麼,而是等著什麼





輕輕一嘆,黑衣人把懷中的小孩送到簫中劍的懷中

沉睡的小孩開始化成淡淡的銀光,漸漸地消失

黑衣人來到簫中劍的身後,點了幾個穴

渡了點真氣好讓簫中劍疏通一下血脈

簫中劍咳了幾聲,離散的意識有逐漸恢復的跡象




「曾經有個人跟我說過他的夢想。他希望天下太平,能和他心愛的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然後呢?」

「我想不起他的名字...」荒城、傲峰他都有想起來過....雖然又忘了....

「就算想不起名字也還會是你朋友啊!」

「我希望他能幸福....」簫中劍回頭望向黑衣人道 「你也是,貓大人。」

「傻瓜。」黑衣人拍拍簫中劍的肩道「你若過得好,我就幸福了。」



簫中劍只是微笑,沒有多說什麼

黑衣人也報以微笑,卻點了簫中劍的睡穴

倏地,簫中劍再次倒在黑衣人的懷裡了....

「對不住了!你家的人要來接你了。我得先走了。」

說完,黑衣人小心翼翼地讓簫中劍躺下後便化光消失。






另一頭的雪原上出現三個人的身影

看起來像是十歲的簫中劍被宵牽著

十歲的簫中劍已經有他成年後的雛型了

而月漩渦則是急急忙忙地上前把簫中劍扶起來

趕緊要讓簫中劍因意識渙散的分身再回到本體之內

最後宵跟月漩渦不曉得說了什麼,月漩渦抱著簫中劍一同離開

最後,雪原上只留下宵一人了....





「你來了。」宵的語氣像是等很久了。

「你不怪我?」再怎麼說也是元兇。

「怪你,能讓他恢復原狀?」宵反問。

其實,當他看著他紅著眼把簫中劍送回時....就已經不怪了




「好個非人。」難得被堵得啞口無言。

「他是報恩,不是報仇。」宵雖然語氣平板,但好像有點...無奈?




「他在你們的照顧之下復原得很好。」不管如何現在他人好就好了。

「可他記憶與心智混亂。他忘了你。」是朋友,被遺忘不會難過嗎?




「過去的事忘了對他也許比較好。」黑衣人嘆了口氣,說完就轉身要離開了。

「朱聞蒼日你要走了。」宵不懂,為什麼才剛見了面卻又馬上要離開。



朱武沒想到宵直接叫出這個名字而愣了一下,隨即又笑道「好令人懷念的名字。」

「可是,你一直就是你啊!」宵不懂。

「是啊!逆天風從來就是逆天風。」語畢,銀鍠朱武隨著一陣黑羽消失。



─ 山關留痕忘歲月 獨少一劍恨天涯 ─






等到意識完全恢復之後,簫中劍步出屋外


「二哥,你在看什麼?」月漩渦問。

「沒有。」說不出個所以然。

「身體不舒服嗎?」

「我只是做了夢。」



似夢非夢的夢

一切是以死為起點,以死為轉折


父亡,上山求劍

師亡,封劍守屍

友亡,他做了什麼?



他越重視的人死亡,往後帶著更多遺憾活著

是被死亡的影響太深,還是被過往的記憶所牽制

在追與尋的反覆過程中,他所擁有唯一不變的就是那句:無情者傷人命,傷人者不留命。




「已經在下雪了,快入屋吧!」月漩渦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簫中劍雖屬寒,但沒了功體,傲峰的風雪可不是他這個普通人能長時間忍受的。



「再等一下....」看著飄雪,簫中劍說著。




有個人曾跟我說過他的夢想

他希望天下太平,和他心愛的人過著平淡的日子




因為要救自己,他所以他離開,他回歸

回歸後的他說他已經死了,可他卻還活著

是心死嗎?身為朋友,他實在是捨不得看到

所以..........




簫中劍伸出手,不知是哪來的一片黑羽落入掌心

他的唇下意識地讀出,他記憶中一直被遺忘的名字


「朱聞.....蒼日。」




聽說,風曾經吹過

於是,我閉上雙眼



「再會。」












END







++++++++++++++++++++++++++++++++++

慶祝黑羽先生OP閃亮登場 因此本文插隊成功

雖然因為龍氣有人在猜他是餅X

不過~管他的~~*淚奔*~~

還有~我好像很常寫探望文哪~|||~

最近是歡樂的暑假~是個好探望親友的好時機哪orz |||


另外

設定跟原劇不同!我讓蕭先生退隱了 = v =+

這是怨念~請不要拍我~多謝一v一/ (喂

雖然他變成小櫻公主了 (喂

啊.... 我本來還想朱武抱著小空谷說故事的 ....




這篇的起源來自於某日某人在我腦海中(這人瘋哩)說:有人跟我提過他想過幸福的日子

看著胎死腹中(?)的作品(喂! 再碰上朱武先生的暫退戲....混在一起之後 就成了本篇



不過朱武的暫退戲看得是我感慨萬千哪.....

為什麼他這戰神老是在斷後啊 *淚目*



是說,我不是不寫朱蕭~
我跟朱蕭交情不夠太多篇胎死複中哩 *遠目
[PR]
by aatd | 2008-07-20 17:09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