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日落月出》/ 鮮網7.03






ㄟ害!我朱蕭還沒完
我就先開日月的短篇哩



而且我還很雷哪~
反正是在自家blog寫爽的
所以就當是一點片段存檔(被打


朱蕭咪?
啊~我好像有想到之後怎麼接
也許想到怎麼圓會覺得好一點
呃~可是我在想會不會進展太慢orz



討厭
這張無慾真人妻 *羞*




《日落月出》




人,生如泰山,死如鴻毛。
當最後一口氣從口中呼出時....
人哪,應該什麼東西都得放下了。
只是忘不掉的執念,終究是把他從地府那扯了回來。



把談無慾救回來的是星才子,那個從小只愛安靜地待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日月才子的星才子。


「為什麼救我?」談無慾逼問。
「畢竟同門師兄弟一場。」無忌答得淡然。


雖然這是生性溫和的無忌會做的事,但談無慾直覺告訴他,事情沒那麼簡單。


「我只再問一次,為什麼要救我?」
「因為日後素還真需要你,師兄。」

在談無慾在重生的喜悅還不到一刻,這句話又把他打回人間地獄去。




「混帳!」談無慾當下不顧形象地大罵,還搧了師弟一巴掌「天下的人全往素還真那靠!」


雖然打師弟了一巴掌,卻難消談無慾心中之怒。
自己因為素還真成為過街老鼠,可笑的是現在自己又因為素還真被小師弟救。


天理,何在?




無視臉上掌印的無忌,保持一貫地淡然反問:「談.....師兄,你就不是天下之中的人嗎?」
恢復些許理智的談無慾,硬是要自己牙不咬,手不抖:「哼....這人情帳,我日後一定還你!」



那日,無忌知道高傲的談無慾已身心俱疲,不追回是他的體貼。

可負氣離開的談無慾卻怒。生性淡薄的無忌,怎麼可能了解自己的痛苦?

但他心中一角卻曉得,就因為無忌淡薄、他未曾涉入其中、他旁觀,所以他明瞭。

只是,這想法談無慾故意忽略掉了....




日後,談無慾不放棄任何再起的機會
任何作為都可以是為了日後再起的佈局


就算是要貶低自己的身價,跟三教九流鬼混
就算是要貶低自己的人品,忘恩負義、過河拆橋
就算被說:與日才子齊名的月才子,怎會如此不智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只要能讓我擺脫素還真的陰影....那就夠了......
在每個夜深人靜、獨自一人的月夜下,談無慾總對自己這麼說。




靠著這股執念,談無慾好事、壞事、蠢事幹盡...
雖然偶爾夢中會想起,兒時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



素還真在夏天以自己功體為陰比較涼快為由整天抱著自己不放

自己只會氣得說:素還真!你冬天就沒肯讓我抱著取暖過!憑什麼我就要讓你涼?!

然後素還真就會用他慣用唬人溫和笑容軟聲地說:無慾,你若是肯,師兄的懷抱永遠為你而敞。

當自己冷哼一聲回頭時,素還真會抱起嘴裡含著糖的小無忌說:唉呀!乖無忌,你的糖要不要分點給無慾?


睜眼,他才想起,江湖鬥爭早己取代過去日月星三才子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




到底是什麼時候才發現到
無忌,不再是談無慾所認識的無忌?
而談無慾,亦不再是素還真身旁的談無慾。





在爭權奪利的江湖路上,談無慾終究是與無忌對上

那夜,房裡除了兩人映在窗上的影,就只有微弱的燭光


「我談無慾這一生決不會都在素還真的陰影之下。」

「天命已定,你的天命就是如此。」

「所以我逆天。」



當下唯有無忌天子消失

才能抹煞掉那則詛咒的存在



那夜,他沒有哭,唯有狂笑。

因為談無慾自認從不回頭。






只是不久後,在我殺人人殺我的江湖中

無忌一句「我將把你的功力傳給三傳人」

給他重生機會的無忌,又奪走他的一切






山窮水盡後,柳暗花明又一村

談無慾遇到了出世高人─ 號崑崙



在號崑崙的指導之下,縱使談無慾功體盡廢,但融合太極之理,功體恢復卻有著不錯的進展。

只是,談無慾發現他有個瓶頸一直過不去,時日一久,談無慾又開始心煩意亂。

發現此狀的號崑崙只是望向無垠天際說:「你這一生都跟素還真脫不了關係。」

聞言,談無慾僅是苦笑。



第一次這麼跟他說的人是無忌天子
這是第二次有人這麼跟他說了....



號崑崙撫著他的白髯道:「執念不解,必有心魔。」




他曉得,與其說厭惡跟素還真有關連
到不如說希望自己跟風采玲一樣勇氣
不顧一切地放手去追求自己所想所愛


風采玲
他很明白
她喜歡素還真
她也付出一切去印證
而她也得到她所想要的


談無慾哪....談無慾
你對風采鈴究竟是
妒嫉還是羨慕?!



他不是一頁書,有高尚人格且又令他尊敬的智慧以及武功。
他不是葉小釵,可以能單純率直又不為所求地待在他身邊。
他不是屈世途,神定氣閒地安心泡茶待在琉璃仙境當管家。
他不是風采玲,只為一段露水姻緣為夫為子可以奮不顧身。


他只是整天被日才子素還真一舉一動,弄得心煩意亂的凡人。
從頭到尾都是,不論是兒時被氣得兩頰鼓脹的談無慾,或是現在的。


想開了,自然就放下了
對於恢復功體也不是那麼在意了




之後談無慾拜別號崑崙,往北行,到了北域。

新的地方新的開始,談無慾受僧人指點、結交新友人。

不在乎素還真的日子,快活不敢說但比先前來得愜意是事實。




只是,無忌所言仍是有兌現的一天。

他終究是回到素還真身邊,創造日月同天的奇蹟。


最後又因為洩漏天機,而又再次功體盡廢。



回想過去的日子
日與月,太平常了
平常到人人都忘了日與月的並存
也許連他與素還真本身都忘了這事




只是

入世是因為他,出世也因為他。

離開素還真時,總剛好兩手空空。

跟他拆夥,是能清閒沒事做,可沒武功總有點無聊。

不過能清閒總是好事吧!他不像素還真那樣以武林為己任。




朱色的涼亭裡
談無慾替自己添一杯茶
無意間瞄向天邊的一朵雲
不規則散在天空中的雲絮端
給談無慾的感覺有點像不成形的蓮花瓣


不想還好,一想怎麼覺得那雲都跟那腹黑蓮一樣
有蓮香味哪.....





「好友,久見了。」那人作揖
「你又來拖累我。」主人放下杯子





於是月落日升
夢醒又是一天





END



*************************************

風采玲─跟素還真一夜情後生下素續緣的苦命女人=v=||||
我只是被業途靈逼問談無慾那句:那你有沒有素還真不知道的秘密
我後來就想說:有!風采玲是我不成材的徒弟!(喂


最初設定是
風采玲跟談無慾是有消長關係
對素還真,談無慾越恨,風采玲就越愛
而且,兩個人沒見過面,卻偶爾能在夢中相見=v="
而且,風采玲會知道用酒迷昏素還真,就是談無慾透露(喂
而且,其實素還真也曉得風采玲跟談無慾的消長關係所以...
其實,談無慾下意識也曉得他與風采玲的關係,但抗拒所以....


反正我就是覺得
好像只有談無慾那麼在意風采玲很不公平
既然你那麼在意,那麼我乾脆就把你們化一起!!!!
其他的,可是其他配對的我又沒看就是||||............



這設定本來是想寫很多進去
可是自己想一想也真的有雷到
所以著重風采玲是一個借鏡這樣@@
可是,也是要著中借鏡,小談才會改變嘛(喂



奇象哪.....
我又開始在月餅跟日月間徘徊哩
啊啊啊~劈你的配對一向都這麼磨人嗎?


討厭~我要寫兩版~兩版啦~~~*哭奔*~~~
這版就當他是對外版好哩 一v一 /
[PR]
by aatd | 2008-07-03 16:19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