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回傷篇名暫定~

《回傷》




─他一直是靜靜地待在角落
那人心中的角落,生活中的角落
他,一直無言地看著這個救過他又讓他背負血仇的宿敵之族 ─







夜深時分,靠著微弱的燭光,鬼王一人在書房裡疾筆振書。
也許是因日間操勞過度,才剛寫完信的鬼王已現疲態。
鬼王朝向書房裡的無人角落一問

「殘生,你在嗎?」


「鬼王,這麼叫一個鬼族小兵的名字不太好吧?」書房的角落出現一小塊黑布。
「你現在不是小兵,是我的秘密侍衛。」鬼王提醒殘生的身份。


「是。鬼王,有何吩咐?」出現在角落的殘生全身上下都裹著黑布,只露出一雙如墨之眼,以及幾絲黑灰色的長髮。
「真是生份,我都只叫你名字呢!」殘生的敬意與敬語,讓鬼王感慨。
「鬼王,屬下不敢越矩...」說著,人似乎又更往角落移了。


「唉!算了,汝可知伏嬰一族的預言?」
「近來盛傳,鬼族將受天雷之禍。」
「所以....」


「鬼王的兄長他出遊已久。難尋。」角落裡的聲音似乎知道鬼王的想法,直接道出尋人的可能性。
「吾一直與他有聯繫,他人在中原。」鬼王也打了對方回票。


「你真想要他回來?」殘生走出角落詢問鬼王。
「你明瞭我的狀況。」鬼王只是無奈地搖搖頭。


「那她呢?」
「跟她這幾年的夫妻名份,我已經知足了。」


「你在她心中的地位,你比我更清楚。」殘聲對於鬼后多少有點怨氣存在。
「殘生,我只是擔心她,還有魔界的安危。」對於妻子,鬼王有的僅有虧欠。


「所以你覺得這是最好的方式?!」
「殘生,想要實現願望就要付出代價。這個就是我必須付的。」


「有句話我忍很久了。」
「嗯?」




「你,有你兄長一半的隨意就好了!」說完,殘生收起桌上的信隱身離開。




聞言,鬼王沒有怒氣只是無奈地微笑。

雖然殘生已經負氣離開,但他知道對方是在關心他。

這是默契。



※ ※ ※



殘生沉默地望著包圍火燄之城的火燄,在一處山頭上外定坐著。
幫鬼王做事也不是頭一遭,但這次的任務總讓殘生格外地覺得感慨。


他還記得,當初他被魔界的人凌虐毆打之時,是鬼王出手相救收留之後,他就沒離開過鬼王。
鬼王似乎很器重他,選他為秘密貼身侍衛。當他覺得這職位無聊了,鬼王也允許殘生化身為一名小兵,隨著任務東奔西跑。
他很肯定鬼王對自己沒有什麼特別意圖,他曉得鬼王只是覺得寂寞,所以希望有個人可以聽他說說話。
這是他見到鬼王的第一個想法,而他也確信這種想法並無失誤。


所以當他被救起,恢復意識過後,問鬼王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魔是什麼樣的生物?
當時尚未繼任為鬼王的少年,低頭沉思後說出了答案:魔是怕寂寞又激情的生物。


所以,待在鬼王身邊的這些年來,他就看著這些生物因為害怕失去,而做出更令自己後悔的事。



鬼王從小就暗戀魔界的邪族繼承人─ 九禍。既為暗戀,當然是很容易被忽略。
可鬼王不想也害怕表白,因為他害怕遠遠望著九禍的幸福,會在告白後粉碎。
於是鬼王仍是痴痴地看著九禍,就算九禍身旁站著的男人不是自己也無所謂。


雖然只要守株待兔,總有天能等到一隻白痴到自己撞樹的兔子。
對於一般人,殘生也許能這樣子想。但對於九禍身邊的那個總是發光發熱的男人....
殘生認為,只要鬼王還心繫九禍的一天,那他就是把自己的光陰再往池子丟一天....


因為,九禍身邊的男人是鬼王的兄長、魔界英勇的戰神、未來鬼王的優先繼承人選。
平心而論,傲氣逼人、意氣風發的兄長"如光",那麼文靜穩重的鬼王是"如影"。


慶幸的就是他們兄弟兩人情同手足,所以鬼王安然無恙。
但壞也壞在就因為感情好,所以鬼王有所顧忌不肯表白。




暫不論情場上這很難打贏的敵手。那麼看看鬼王本身所暗戀的九禍吧!


魔界因物質上的缺乏,女人並非是捧在手心上寵,而是跟著男人一同磨練的。
相較於中原女子,魔族女子個性是剛烈、作風是強硬的。縱使個性不剛烈,多少都帶著點心機投靠著好人家以求自保。
身在皇家的九禍,在一切以獲得最大利益為優先的教育之下長大。鬼王的兄長手上的繼承權是個很好的誘因。
再說,他覺得鬼王兄長已經管不太住九禍了,何況是作風較為柔軟的鬼王?
鬼王的對九禍的愛慕之心,將使他對九禍唯有縱容。



這種愛慕,情感上的付出為痴情,實質上的付出為倒貼。
殘生也曾提過一兩次要鬼王放棄九禍,但鬼王的回答卻讓殘生氣結。



"戲棚下站久了,就是我的。"
"可是,你的戲棚被包了耶!"
"殘生,魔界禁止皇室內鬥。"


縱使後來鬼王比他兄長先成親,他還是知道鬼王心中眷戀的是九禍。
但就殘生這個旁觀者而言,鬼王的單戀本當是無法實現的一天。



只是這世上沒人能料準下一刻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


當鬼王的元配因難產過世,恰巧又碰上九禍與情人再次鬧翻。魔界戰神丟下繼承權,離家出遊。
鬼王順利繼任,而且繼任為邪族女王的九禍,也在此時私下鬼王提出希望能與鬼族聯姻的要求。


殘生此時的臉卻鐵青了。他算算時間,九禍應該是肚子裡帶著鬼王兄長的孩子而入嫁的。



"你不要答應九禍,不然你們三人會後悔一輩子的。"
"可是,除了我以外,誰能幫九禍?"



結果,這三角戀演變成,鬼王默許自己的兒子調包在先,事後自己還養著自己兄長的兒子。
幫助?鬼王除了幫九禍解決孩子的養育與名份的問題之外,其實他並沒有辦法安慰到九禍。



到現在,那些小鬼頭都已經長大了,成為魔界一新一代的魔子戰將了。
但至今,他們三人的情之結卻未曾解套過。



所以呢?害怕後悔的魔,總是在做著使自己後悔的事,終日沉溺在後悔中而發狂。
在殘生眼中,魔的果斷、殘忍,不過都是後悔蘊釀出的反動。好吧!只有魔界的皇族是。






記得當初鬼王救起自己的第一句話是:人生苦短,何必呢?



「人生苦短,何必呢?」不知是向誰說,殘生望了火燄之城一眼後,便化光消失不見。
[PR]
by aatd | 2008-05-19 15:31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