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愛的愛情故事(?)



O.<






酆都月是一個收錢買命殺手,只是不太稱職。

譬如,有輕微潔癖的他不喜歡血,也不喜歡血的味道。因此每次接任務都東推西諉的。

又譬如,他喜歡在固定的時間吃飯睡覺訓練,所以他特別討厭會打亂他作息也可能空等的夜間任務。

因為這讓他又要花幾天的時間調整生理時鐘,還要重新排訂被打亂的訓練計畫。




既對殺人不夠熱衷,又有潔癖討厭血。

接任務的態度算不上積極,更可以說是懶散。

可是這樣的酆都月的確是存在於殺人買命的殺手組織─環珠樓裡。




於是乎,酆都月的代理上司百里瀟湘每天都炸毛地說:酆都月,你再這樣懶散的態度,我就把你換掉!

雖然這樣的評語多少帶著一點私人恩怨存在。



不過多少像百里瀟湘說的,是酆都月還是專職殺手時,整天只挑自己愛的案子也罷。

而在百里瀟湘升任行政頭子之後,酆都月居然也跟著自己一起轉調了,甚至還成為自己的副手。

但他的副手上任不到三天,直接人間蒸發一個月。弄得百里瀟湘那一個月是焦頭爛額。

等到酆都月回來後,換來百里瀟湘有樣學樣,把所有酆都月該做不該做全往他身上丟。

對外宣稱是委任處理,只是少部份沒長眼的新人就誤認為環珠樓主事者是酆都月。

這讓愛面子的百里瀟湘更氣便不提了,畢竟他從以前就看不慣酆都月。







但是不得不說,酆都月還是有他過人之處的。

例如他的細心,可以針對目標的作息,隨手交出一份十種暗殺方式。

他的敏銳判斷,可以替自己挑個上好狙擊位子,十分鐘內結案。

他的冷清,可以面不改色地審問人十小時而不受影響。

他的優雅,讓你無法看清他在幾小時內又射殺多少人。


所以道上聽到酆都月,總是要先驚呼一下,再挖下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





不過以酆都月的態度,投身到這樣高風險的行業,還是需要一點點機緣的。

酆都月的機緣是他的恩人,也是他立志要手刃的仇人。

只是在手刃對方之前,酆都月的內心某個弱點卻又被對方緊緊地掌握住,而被予取予求著。

像是原本應該要就寢的酆都月雙手被銀紫色的領帶給捆在身後,任著身後的人宰割。



任飄渺,任行於天地飄渺。個性其實也任性得要死,特別是對酆都月。



酆都月與任飄渺之間突如其來的性事,並不是第一次。況且酆都月也沒有拒絕的權利。

背對坐姿的體位是更深入的,不過今回酆都月倒是反常地咬緊牙關,一聲不吭。




「一段時間不見,沒想到你變得這麼硬氣。」任飄渺的聲音雖然多了些低啞,但是語氣透露著一點玩味。

看不見任飄渺的酆都月,話講得斷斷續續的「你之前的.............話沒那麼多。」


任飄渺沒有回答酆都月的話,呼吸聲又更沉了些。


就在酆都月察覺不對勁的時,整個人已經被任飄渺給抱起來到床邊,在短暫的移動過程中身後肉刃的頂端刺激到體內敏感點時,酆都月忍不住驚呼一聲。當然,那聲理所當然地是軟媚到透骨的。




「換個姿勢而已,你沒那麼快不行吧?」沒有臀間淫靡的拍合聲音,任飄渺的聲音在靜謐的房間裡又聽得更清楚了。

「你.....」酆都月蹙眉。任飄渺在自己體內的肉刃還精神著,怎麼會讓自己有說不的權利?

不過這場歡愛也持續了一段時間了,超出了自己的預估,這使得酆都月有不想再下去的意思。




「怎麼,當副樓主一段時日了,在辦公室久了,就缺乏緞練了?」說著,任飄渺又輕輕地移出,緩緩地動了起來。

「...嗯......夠了」酆都月才運轉沒多久的腦子,馬上又被任飄渺給攪成漿糊。

「......我不夠。」任飄渺邊說邊惡趣味地將酆都月的臀瓣掰得更開。

「任........飄渺....」沒辦法抓住任何物品的酆都月最後還是服軟了。



「我記得你再過六小時還要出任務。」任飄渺空出一隻滑過酆都月腰間的子彈留下的疤痕,唇也開始在酆都月的背上移動,再往上移動到酆都月的耳後呢喃「記得要準時出任務。副樓主。」



任飄渺肉體的享樂在繼續,酆都月精神的折磨也持續。





※ ※ ※



「 副樓主。」

「不回總部,不回家。」






睡眠不足的酆都月頭有點痛,當然腰也不怎麼靈活。託任飄渺的福今天的酆都月失常得不錯。

自己的小公寓應該還是被任飄渺霸佔著。









殺手啊!原本就是過著比一般人不正常的生活

怎麼可能過得上跟一般人一樣的戀愛生活嗎?







「吃什麼醋?」

「沒有。」

他只是單純不想理任飄渺。




四年前,酆都月爬上任飄渺的床,原本要暗殺他。

卻不及任飄渺直接拿槍射穿了他腹部

『這是現實,很殘酷的。』




他看到鳳蝶的時候,腦中不知為何又響起了任飄渺這句話。






























「中藥?」

「是的。」任飄渺

「能換西醫嗎?」酆都月對於那一大碗的黑色苦藥,酆都月還是覺得幾個藥片與一杯白開水來得省事許多。

「不能。」任飄渺「我還在等你養好身體再來殺我。」




殺手是個不能說愛,但是卻帶有相殺浪漫的行業。









不說愛的愛情故事(?)

【END】



任月叛會長開門~沙沙來繳水費惹(咦?
[PR]
by aatd | 2015-07-10 02:42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