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i




櫻花盛開的季節到了。楓岫坳不過小免從不間斷的吵鬧,終於答應小免去賞櫻。於是一個單身漢,拖著行李帶著小蘿莉來到了以櫻聞名的O市。
當楓岫把小免帶到以種值櫻樹聞名的景點,小免看到一整片的花海自然是興奮的。小免在公園活蹦亂跳,讓楓岫真的有帶著一隻小兔子出來溜兔的錯覺。


白日裡的太陽差不多打算回家,原本湛藍的天空塗上一片橙黃,讓白色的櫻映著夕陽感覺都暖和了起來。楓岫也沒特別帶小免回家,只是和小免在櫻花樹下待著,哪邊都沒去。
起初,小免也沒多問只是繞著楓岫玩。後來,小免玩膩也累了,揉著眼就臥在楓岫的大腿上奶聲奶氣地問「楓岫阿叔,為什麼我們來這邊那麼久,還是沒看到齋主呢?」


楓岫沒有回答小免的問題,只是用手指著藏在櫻花瓣裡的星星說
「小免你看哪,人都是從天上那個亮亮的地方,像溜滑梯一樣咻一聲溜下來變成小孩的。如果你乖乖地長大,住在亮亮地方的人就會帶你回原本亮亮的地方住。」
「所以齋主被接回去住了?」
「是呀。」
「那小免可以去找齋主嗎?小免很想他。」
「亮亮的地方只有亮亮的人可以出入,小免還太小,沒辦法去找齋主。」


「那這樣小免要怎麼去亮亮的地方?」
「只要你像齋主一樣,乖乖地認真長大,亮亮地方的亮亮人就會來接你去找齋主的。」
「這樣小免要長多大呀?小免好想再看齋主唷....」
「這個阿叔也不知道,要問亮亮人才知道。」
「那要去那邊才可以找到亮亮人啊?」
「小免別急,只要你長大了,亮亮人自然就會來找你啦。」


「可是亮亮人把齋主搶走了,小免想看齋主。」枕在楓岫腿上的小免,雖是強忍睡意,但到最後也忍不住越說越小聲。


※ ※ ※


在回憶昨晚的夢的時間裡,拂櫻已經把手上稱作早餐的麵包給吃完了。
整理好用餐的桌面,拂櫻又打掃了一下坪數不大的居住空間,便換上略顯老舊的深色風衣出門了。


拂櫻出了門後不到一百公尺的距離內,他已經穿越過五戶人家門前。
現在的居住環境顧不上品質兩字,不到幾坪的空間便是獨立的一個門戶。
這樣的擁己到近乎籠居的居住方式,在苦境市的邊垂地帶是另一個不見光的死角。但是拂櫻卻對這樣子的居住方式感到無所謂。


或者,這樣居住的方式可以讓他有種麻痺的錯覺。
至少當初在咒世主的試練中,他與無執相、白塵子三個人就一同擠著跟這差不多大的小屋快一年。
雖然自拂櫻入住的時間早已超過了一年。扣除固定的支出與先前落下的病根所需要的醫藥費,微薄的收入在長時間積累下來其實能讓拂櫻可以遷移到稍為好點的地方。但就這種類似火宅的居住環境,讓拂櫻無法真的完全脫離。
縱使火宅它在幾年前真真切切地從這世界上消失了。


但或許正因為不存在了,所以拂櫻多少也想抓著一點最後殘存的影子。


拂櫻來到離居住地最近的銀行,匯款給當地一家孤兒院。在這個編號xC的都市裡,是他所知道收留最多火宅遺孤的慈善機構。拂櫻告訴自己,他只是在做為一個火宅人可以做的。他沒有想要在這種偽善的舉動中發現什麼。
小免並不是火宅的人,她也不會到火宅。


畢竟那時候的自己還裝著不是火宅的人,而是在苦境遇到小免。
回想起那段過去在苦境的日子,拂櫻也不曉得該說是自己佯裝天真得太好,還是就是一場黃梁一夢。


所以拂櫻從來不否認過去帶給他仍是相當大的影響,畢竟那些過去仍還佔據著他三分之二的人生。火宅的、四魌界的、凱旋侯的。至於其他的,只會在他未來的人生裡縮得更小更小。
不過不會有人問,他也沒辦法說。這也成了他繼續待在這的另一個原因。
[PR]
by aatd | 2015-04-13 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