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每天都蹦蹦跳跳

還是蹦蹦跳跳~仙太郎(泥垢






咒世主車禍意外死亡的消息傳開後在道上鬧得沸沸洋洋。
這不光是火宅內部的事情,更牽涉到四魌界勢力版圖的變動。
或許時間真的已經過去太久,距離上次讓四魌界的人們提心吊膽的頭條是雅狄王被補入獄後又猝死的消息。


當時身任殺戮碎島發言人玄覺在公開場合嚴厲指責,負責審理以及送監的詩意天城與杯葛此案的慈光之塔為一丘之貉。這讓立場一向超然的詩意天城以及對外形象良好的慈光之塔形象大為受創。


江山代有才人出,那時候師尹也還只是個初出茅蘆的小鬼。那時候曾各據一方獨領風騷的雅狄王與咒世主,不論是不是自願的都已經被蓋上棺材封上釘了。


但過往的前人終究是人們茶餘飯後話題的配菜。現下大家所關注的仍是誰會是下個火宅的領頭?


以咒世主遺留的火宅而言,勢力最大的莫過於身居次位的太息公,邪玉明妃。不過在咒世主刻意的操縱下,身居侯位的凱旋侯雖是名列第三,若真要跟太息公搶起來,太息公不倒也會元氣大傷。


也因如此,過去以咒世主為首的中立游離勢力,像是迦陵等人成為公侯兩派極力拉攏的對象自然順理成章。
但內部知情的人是這麼看,以公為首的舊勢力掌握著火宅的重點部門,而且光是太息公曾幫咒世主把邪天御武給弄下台的經驗而言勝算究竟是大些。


但是凱旋侯在火宅內年輕人間吃得開,也與咒世主的勢力交好,如果他能在短時間那整合咒世主的勢力,那或許勝算不小。


而正當公侯雙方人馬爭得你死我活之時,火宅內部也出現另一種憂心的聲音。就在咒世主生前有心制衡之下,將影響到火宅下任繼任者的誕生,使得外人有機可趁。
先不說鄰近的殺戮碎島,遠的特麻煩的就是那出了名的偽君子國─慈光之塔。
所以乾脆不從公侯兩人之間選擇,而是直接由其他勢力直接上任。但是這種聲音也只是少數,所以不太為外人所注意。


雖然這聲音更準確指出火宅的內憂外患,可在忙著搶地盤的當下,火宅內又有誰會在意?



其實火宅內部的紛爭,早一日結束,對火宅內的大家都好。
只是,對於被咒世主一手提拔的凱旋侯而言,內心總有份不甘。


咒世主的行程一向保密到家。雖然咒世主在私人行程上為保持低調,總是不願太多保鑣跟隨,但是偽裝車輛還是有都。
依照迦陵的描述,在幾乎無車的公路上刻意逼車,跟車輛突然的爆胎打滑。誰會相信是意外?


咒世主的行程一向保密到家。出事那天,咒世主是臨時起意要去亡妻墓上上香。雖然咒世主在私人行程上為保持低調,總是不願太多保鑣跟隨,但是偽裝車輛還是有。
依照迦陵的描述,在幾乎無車的公路上刻意逼車,跟車輛突然的爆胎打滑。這種故意佯裝成意外的手法,誰會相信不是慈光之塔的人做的?


太息公的手腕從不比咒世主差,而要抓這樣人的把柄也並不簡單。所以,凱旋侯比誰都熱切尋找咒世主出事當天的不尋常之處。

但對於穩定火宅內部,面對寒煙翠,凱旋侯的內心永遠只有有餘力力不足這幾字
[PR]
by aatd | 2015-03-26 04:54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