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勿忘我番外草稿=..=

葉小釵的番外
很可悲地看完之後
覺得本篇連自己都看不懂
有種想要巴自己的感覺ㄒ.ㄒ




葉小釵的人生是有很多插曲的人

而發生在他的人生插曲,通常都把他推往另一個境地

受到素還真的委託而來照顧談無慾也是他人生中的一段小插曲

在面對這些插曲時,葉小釵的念頭就是:天無絕人之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但葉小釵看著眼前的談無慾與一頁書有些慌了。

看談無慾問得這樣一本正經的,他知道不是在開玩笑。

雖然談無慾唬弄過自己偷溜出去醫院溜躂,偶爾會調侃口拙的自己幾句。

但是葉小釵知道談無慾不是會沒事開玩笑的人。他絕不會拿素還真開玩笑。





在旁保持靜默的一頁書用眼神示意葉小釵坐下。

談無慾接過紙杯啜了一口後道「我沒事。我還記得你。」




「啊........」


慕少艾前腳才離開沒幾個小時,就算是交接談無慾病情的醫生也要下午看診時間才到

怎麼一見到一頁書之後就 .......談無慾還是一樣受不了刺激嗎?




「談無慾,你真忘了素還真是誰?」一頁書問著,語氣中竟然有些不捨。

談無慾轉了轉手上紙杯「我是不記得了。可是,你能不能說給我聽?」

「你的性子還是一樣。」一頁書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葉小釵,幫我跟談無慾找個地方吧!」




半小時候,葉小釵順利地替一頁書與談無慾借了間小祈禱室。

當他幫兩人把門給帶上的時候,思緒不禁飄回到過去。




在過去,當自己與素還真還在臥底時,葉小釵是知道談無慾的。

但就僅止於知道而已,就像是路人知道明星那般,只聞其名未見其人。

在葉小釵腥風血雨的臥底生涯之中,與自己接觸最多的是素還真。談無慾則是在組裡與素還真火不容的死對頭。

照素還真事後說法,他們那時候是故意這般相互較勁配合,好讓組織得以快速擴展再從中尋找弱點下手。

只是,素還真在這樣告訴葉小釵的時候,談無慾已經被鬥倒了。而經手處理的人正是素還真本人。

這其實是一種最危險但也最安全的方式。當然,這考驗著人品問題。



那時還可以說話的葉小釵問起:談無慾死也是配合的嗎? 素還真臉一凝沒說話。

想當然爾,葉小釵也不用知道答案了。




黑道的紛擾還讓葉小釵失去半條舌為代價,換得僥倖的存活。

恢復自由身的葉小釵才知道,原來當初組內與素還真關係密切的風采鈴與談無慾都沒死。

他們都被一頁書安置在另一個地方,一個養傷一個待產。但是他們又死了,因為一場意外。

那場意外車上三人,一死一重傷。但其中最幸運的就是素還真的兒子 ─ 素續緣毫髮無傷地活了下來。



葉小釵知道的就只到這邊了。

直到受素還真之託來看顧談無慾,葉小釵才開始猜想,車禍後的談無慾到底變成什麼模樣?

那時慕少艾看到自己苦笑地告誡 :你若真要跟在談無慾身邊就小心一點。他身體雖差,但這邊可有不少他破壞公物的紀錄。







「對不起,我頭有點暈。」


葉小釵似乎有看見,談無慾眼中的一絲瘋狂。





※ ※ ※



談無慾出事了,速回。








「你想傳給誰?」


葉小釵回頭,來人是一頁書。


「他這隻號碼我接收了。」一頁書亮出手機「我要斷絕他跟談無慾任何聯繫。」





「當初,風采鈴與談無慾的車落水,我因為案件正在緊要關頭,所以沒告知素還真。」

「所以後來風采鈴死後剖腹產下續緣,沒過多久之後他就向我提出想要專心醫治談無慾的事,還記得吧?」



「啊.....」





「那時他跟我提這事的時候,我說我可以幫他三年。他以藥品實驗時間為由,硬給我討價還價五年。那時候我態度很硬,

可我也沒想到隔天他就把談無慾搬走不見人影。當初我對他覺得愧疚,所以他想逃避,我就讓他逃了。因為失去妻子

的痛苦你也曉得。可是,葉小釵,我上次看到續緣眼中的寂寞,我又開始後悔讓素還真多逃避了這兩年。我當初錯誤的決定
已經讓續緣沒有媽媽了,現下我不能再讓續緣沒有爸爸。但是續緣畢竟是姓素。你懂吧?


而且再見到談無慾以後,我不否認藥的成效。但如果要再好下去......我想讓素還真再待在他身邊,也沒好轉的可能。」



「啊?!」


「雖然他還記得你,是僅止於在醫院當志工的你。」

「素還真讀醫,或許就一直在醫學的框框裡,覺得是藥哪邊出錯,一直不斷換藥、試藥。」

「可是我帶來的刺激你也看到了,不是藥的問題。談無慾的反應是不想記起跟當年有關的任何人事物,特別是素還真。」

「當年臥底失敗最後卻是他視為勁敵的素還真收線,後來被我放到深山跟風采鈴修養,卻又跟她出了意外。我想後期.....」

「我想後面談無慾的心理狀態,素還真不可能沒察覺......」

「我真的對人很不行吧...... 蟻天當年說得對,有時我真的太不把人當人看了。」




「素還真!?你不是國外研討會?!」

「談無慾?!」

「國外研討會結束了。」

「那談無慾怎麼一回事?剛剛不才打了鎮定劑?」

「那藥雖然能馬上立刻讓他安靜,但對他有夢遊的副作用。他剛爬窗出去,我是在外面遇到他的。」

「說完了,可以讓我抱他進去了嗎?學長。」




「素還真,你這樣是破壞約定。」

「我沒有,他看不到我,不算見面。」

「素還真。」

「葉小釵,幫我拿乾淨的衣服過來,我要幫他換衣服。」

「你!」

「學長,我幫他打完藥就走。可不可以讓我跟他獨處一下?」






不是你不把人當人看,而是你有時心太軟了。
[PR]
by aatd | 2012-02-01 00:27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