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ou<

番外草稿



受到素還真的委託而來照顧談無慾是他人生另一段小插曲








葉小釵看著眼前的人有些慌了

問得這樣一本正經的,談無慾不是在開玩笑。




雖然談無慾唬弄過自己偷溜出去醫院溜躂,偶爾會調侃口拙的自己幾句。

但是葉小釵知道談無慾不是會沒事開玩笑的人。他絕不會拿素還真開玩笑。

「啊........」

談無慾接過紙杯啜了一口,


「我沒事。我還記得你。」


「啊........」

慕少艾前腳才離開沒幾個小時,就算是交接談無慾病情的醫生也要下午看診時間才到

怎麼一見到一頁書之後就 .......談無慾還是一樣受不了刺激嗎?





「你真忘了素還真是誰?」

「我不是在開玩笑。」






「我是不記得了。可是,你能不能說給我聽?」

「就算你失去記憶,可你的性子還是一樣。」







談無慾老毛病又犯了!




「你想傳給誰?」


葉小釵回頭,來人是一頁書。


「他這隻號碼我接收了。」

一頁書亮出手機「他的SIN卡在我這。」

「你不適合說謊,葉小釵。」




「素還真會離開的確是因為我的原故。」

「當初,風采鈴與談無慾的車落水,我因為案件正在緊要關頭,所以沒告知素還真。」

「所以後來風采鈴死後剖腹產下續緣,沒過多久之後他就向我提出想要專心醫治談無慾的事,還記得吧?」



「啊.....」





「那時他跟我提這事的時候,我說我可以幫他三年。他說:不行,藥品實驗需要時間,硬給我討價還價五年。」

「但那時候我態度很硬,可我也沒想到隔天他就把談無慾搬走不見人影。」

「也許是當初我對他覺得愧疚,所以他想逃避,我就讓他逃了。因為失去妻子的痛苦你也曉得的。」

「可是,葉小釵,我上次看到續緣眼中的寂寞,我又開始後悔讓素還真多逃避了這兩年。」

「我當初錯誤的決定已經讓續緣沒有媽媽了,現下我不能再讓續緣沒有爸爸。但是續緣畢竟是姓素。你懂吧?」

「而且再見到談無慾以後,我不否認藥的成效。但如果要再好下去......我想讓素還真再待在他身邊,也沒好轉的可能。」



「啊?!」


「雖然他還記得你,是僅止於在醫院當志工的你。」

「素還真讀醫,或許就一直在醫學的框框裡,覺得是藥哪邊出錯,一直不斷換藥、試藥。」

「可是我帶來的刺激你也看到了,不是藥的問題。談無慾的反應是不想記起跟當年有關的任何人事物,特別是素還真。」

「當年臥底失敗最後卻是他視為勁敵的素還真收線,後來被我放到深山跟風采鈴修養,卻又跟她出了意外。我想後期.....」

「我想後面談無慾的心理狀態,素還真不可能沒察覺......」

「我真的對人很不行吧...... 蟻天當年說得對,有時我真的太不把人當人看了。」




「素還真!?你不是國外研討會?!」

「談無慾?!」

「國外研討會結束了。」

「那談無慾怎麼一回事?剛剛不才打了鎮定劑?」

「那藥雖然能馬上立刻讓他安靜,但對他有夢遊的副作用。他剛爬窗出去,我是在外面遇到他的。」

「說完了,可以讓我抱他進去了嗎?學長。」




「素還真,你這樣是破壞約定。」

「我沒有,他看不到我,不算見面。」

「素還真。」

「葉小釵,幫我拿乾淨的衣服過來,我要幫他換衣服。」

「你!」

「學長,我幫他打完藥就走。可不可以讓我跟他獨處一下?」






不是你不把人當人看,而是你有時心太軟了。
[PR]
by aatd | 2011-10-15 06:23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