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for get me not



丟臉死哩QvQ!!!!!!!!!

寫這篇寫了好久~

這篇起初是受到早上好談先生系列開的

本來要開一大串連同刀龍那些配對下去

這種素還真感覺不太可能出現但我又奢望他出現

這篇同人大概是我對素還真的投射的最大任性哩吧



可是嘛~這樣美好的東西就卡~

卡到連葉小釵會說話了都還沒寫完 ㄒ.ㄒ


而名字呢......一開始是詞到後來是字

不要得到我~就會變成勿忘我~會想這款東西

我的確有無聊到有剩就是了...............


不過

這篇成了蓮花咒真的是我意料之外的之外~


好不容易填完坑了一點趕腳都沒有~成就感啥的浮雲!

蓮花咒大神不滿意嗎?!!!!!!!!!!!!!!

不過老實說還有素還真視角的番外~或是小釵番外

但是勞資好懶得寫~艸~

蓮花大神就這樣吧~



剩的如果小的有上研究所再補給你~(喂

雖然也不曉得會不會上就是哩~(哀

明天火鍋失約就浮雲吧~(喂






目送慕大神醫小金龜車急忙地駛遠的車影,談無慾反而有種奇異的感覺

其實內心某一角落,他有點想迴避這樣子的情況,特別是一家子團圓什麼的....



他不是討厭這種熱鬧的氣氛,只是對於熱鬧過後的寂寞感到難耐。

對於一個沒有過去,或者有了又會忘記的人,這種相聚算是有點奢侈的....?




談無慾又閃過剛剛慕少艾對自己說的話

"唉?你不幫我一下嗎?無慾。"



他記得以前也有人這樣對自己說過,但不是慕少艾。

誰這樣對自己這樣說過呢?








「啊....」


回頭定睛一看,是葉小釵。




葉小釵是素還真離開後才到醫院的志工。

個性淳厚、溫柔、正直、體貼又善解人意。

若要說點缺憾,就是斜劃過臉上的刀疤,以及不能說話。

不論葉小釵過去有什麼樣的故事,他現在是個好人就夠了。





「葉小釵,快要中午了,要一起吃午餐嗎?」

葉小釵搖頭面帶微笑謝絕談無慾的邀請,手指著一樓人來人往的中庭。



「有人找你啊?那下次吧!」

葉小釵搖搖頭,比了一下中庭再比向談無慾。



「你要我一起下去?」談無慾一臉狐疑

葉小釵點點頭,手又指著一樓的聖母大理石雕像。



談無慾視力不太好,看不清樓下到底是誰

但葉小釵興奮地跟樓下聖母雕像的人揮手倒是看得出來

好奇地順著葉小釵的視線,談無慾看到跟葉小釵揮手的人了



不過,對方似乎只跟葉小釵揮了幾下手後,就一直盯著自己看。

有誰會對初次見面的人這樣?是哪邊弄錯了吧?!談無慾想。



平日溫溫吞吞的葉小釵,難得興致高昂地拉起談無慾就往下衝。

是什麼樣的人能讓葉小釵這樣高興?越靠近那個人一步談無慾心底就更緊張一分。




等到兩人來到一樓大廳的聖母雕像前,談無慾的呼吸不禁微微摒住

不是因為對方比自己略高,談無慾需要稍稍抬頭才能看得仔細一點

他筆直的眉毛有點細長有點兇,但配上眼睛炯炯有神卻又添了幾分柔和



但對方過淡的髮色在露天玻璃的陽光下,讓談無慾有著對方頭上散著微光的錯覺

簡單說,葉小釵的朋友....真的有點像供在佛堂裡菩薩,活生生地走出來....這不是貶意。




有點熟悉

但又不是那麼確定

越是想要再想得清楚一點

談無慾就覺得腳底下大理石地板又軟了幾分




「啊........」見談無慾好像站得不太穩,葉小釵稍稍地扶了一下。

「葉小釵,沒關係的。我只是習慣性的暈眩。」

「你臉色看來不太好,就先坐著休息一下吧!」

對方音量很小卻高,所以再怎麼輕都聽得很輕楚。



原本談無慾想要挽拒,但兩人早已扶他到等後區坐著休息

葉小釵匆匆地奔向離大廳最近的飲水機替談無慾倒水去

剩下談無慾跟葉小釵那菩薩朋友坐著....氣氛有點尷尬


...........


「那個....」

「你是一頁書?」

腦袋還沒經過思考,談無慾就先搶了對方的話

對方似乎有點驚訝,頓了一下又開口問「你還認得我?」



「對不起,你不是叫這名字。」談無慾替自己的失禮道歉。

「不!我的確是一頁書。可我是幹什麼的,你記得嗎?」

談無慾狐疑地盯著眼前的人看「對不起,我不記得了。」



自己的確是在第一時間本能性地叫了對方名字,可他對一頁書是全然地陌生。

說不定是過去的談無慾還記得的,可現在的談無慾卻怎麼記都記不起的人吧!



「看來,過去的事你還是沒記起。」

「你認識我?」談無慾打從在醫院根本有過去認識他的人來找過。

「你剛可能誤會葉小釵的意思了。我是來找你不是來找葉小釵的。」



「嗯?」

「自從你發生意外之後,我還沒來得及見你幾次,素還真就違背我的意思把你送走了。」

「等一下,什麼.....素還真違背你的意思把我....送走?」談無慾到後面的音調高了起來。



「我,曾經是你跟素還真的上司,連葉小釵也是。」




一頁書說了這句話之後,談無慾突然覺得耳朵嗡嗡嗡的什麼都聽不到了

................



「啊......」

葉小釵把裝著溫開水的紙杯遞到談無慾的眼前,可談無慾的臉色卻是有點慘白。

葉小釵看看一頁書的臉色也比剛剛來得凝重。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啊.....?」

再次詢問之後,談無慾伸出微顫的手,卻不是去拿葉小釵手上的水

而是拉住葉小釵問:「等等,你知道素還真是誰嗎?」





※ ※ ※



晚上的風雨不曉得為什麼大了起來,特別是風一直吹得窗戶嘎嘎作響地

強風把雨滴破在玻璃上發出一陣陣的悶聲,雨滴再化作一道道水痕快速地流逝

看著,談無慾突然替那些雨感到痛起來....



再看著,不知為什麼透明的水,顏色就越變越沉.....原本是僅是透這夜色的水痕

在談無慾的視線中,不知為什麼漸漸地就像血痕一樣..........



一行、兩行、三行

談無慾盯著窗面,卻覺得似乎了浮出了一張臉.....模糊的五官....那感覺像是女的?!

當談無慾還想再看清楚一些,最後又只看到自己的鼻子快貼著窗戶了~




犯傻了嗎?!看著窗子,窗上映著的臉原本就應該是要自己啊!!!

談無慾自嘲起身,「啪」一聲他才意識到原來自己膝蓋上有本書。



書?他剛剛是在看書?怎麼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談無慾撿起地上的精裝紅皮書,他的腳趾正因為剛剛的不留神而微微作痛呢....



就在書重新闔上時,談無慾才發現地上躺著一張他沒看過的押花書籤

老實說,他很多東西都是看過就忘,只是他後來吃藥有好一點

出現過相當多次或是真的在自己身邊很久的東西

他會有一丁點印象,就像眼睛入沙而流淚的本能




"無慾,你上次說想看的書,我幫你買來放在這。"

"嗯。謝謝。"

"別說謝,我們都認都認識多久了。"

"為表示回報,那書籤就送你吧。"

"書籤?你自己做的?"

"我想說別浪費了。"

"謝謝。"

"別謝我吧!那是你送來的花。"



花?什麼花?誰送的?

想了一會兒又是無解,談無慾順手把書籤塞回書中,把書歸位回架上





外頭的風仍是大的

窗台快速震動的響聲

像是怪獸正啃噬窗戶的聲音

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室內實在太過安靜了

談無慾聽著都覺得自己的骨頭也被怪獸啃著




談無慾打開電視希望能有多點不同的聲音

電視節目這麼多,實在沒一個合他胃口的

轉著轉著,轉到沒什麼人會看的電影台

這種凌晨時分,不是重播周星馳、三級片、變態片

偶爾會有些警匪片



兩個男子正在爭論的畫面

不知為什麼讓談無慾停下轉台的動作



"這線到我這邊就斷吧!"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組裡還有其他臥底。比我更久的,我這沒資料,你自己找吧!"

"你瘋了是不?!"一巴掌甩過去 "你現在放棄是要讓過去的犧牲白費嗎?"

"你才懂什麼!"一拳回擊過去 "燒到我這來遲早的!"

"我可以掩護你!"



不知道什麼時候

談無慾早已把手上的搖控器砸向電視




「談先生,發生什麼事了嗎?」



談無慾還沒回頭,全身就佈滿了寒意

一回頭只看見滿身是血水的女人拉著自己的手問著


那臉似乎很熟悉,但是又記不起名字

是誰是誰...........?



在談無慾的理智解讀到,所謂的恐懼的情緒之前

他的拳頭早就超越自己的理智控制的速度,朝那血淋淋的女人揮過去了





※ ※ ※




談無慾在床上一個翻側身,馬上覺得全身肌肉痛到不行

談無慾自嘲,怎麼會忘記呢?自己正是在療傷期呢!



閉著眼,腹部跟背部的傷處似乎結痂的痛似乎太明顯了

連帶地聽覺也是,坐在床前的人似乎坐一會兒,但終於沉不住氣,開始叫人了........




「欸?談無慾,你不是醒了嗎?再睡會做惡夢唷!」

「不用妳多事。」


反正,他現在除了全身酸痛四個字以外,再也不想動了。



「對青梅竹馬的老婆說話也不溫柔點啊!真是。」風采鈴抱怨著。

「我又不是你老公,為什麼要對妳溫柔?」談無慾自認說的是實在話。



「可是你現在可是歸我管哪!」風采鈴話說完,談無慾又覺得背部的傷又裂了一痕新的。

「唔!!!!!!!!!!!!」該死的居然真的弄下去!談無慾咬著牙差點沒叫出來。

終於,風采鈴要讓談無慾翻身,睜開眼睛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哪~你怎麼就是學不會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呢?」風采鈴指著床邊的早餐道「吃早餐。」

「沒胃口。」

「唉,你不吃早餐,素還真也不會就此臥底失敗好嗎?」

「我幹嘛擔心他?我擔心是我都已經被他供出來他還給我失敗!」

「他既然是我風采鈴看上的男人,你怎麼能對他沒信心呢?」

「真是夠了,妳不要一大早又在跟我誇素還真那滑頭鬼。」

「你不要老是滑頭鬼滑頭鬼地叫嘛!」提到素還真風采玲不自覺地嬌羞起來。

「他就是夠滑頭才騙得了妳!」



「談無慾!」過度激動的情緒,讓風采鈴的臉稍稍漲紅了。

「孕婦不宜過度激動。妳回去坐好。」談無慾一臉淡然。

「我看你真的是就算化成灰,那張嘴還滅不掉。」

「不要拿我罵你老公的話用在我身上,小心我跟妳收錢。」

談無慾做出第一天看到風采鈴那大家閨秀樣是浮雲後,開始他第一口早餐。




臥底被抓包弄到重傷療傷就算了,他不懂為什麼金莎會把他跟風采鈴安排在一起!

他現在可不是可以當風采鈴保鏢的人哪!而且他記得風采鈴可是孕婦哪!

一傷殘患者跟一個孕婦擺在一起是要怎樣?被抓到是要一起打包帶走?!



看到談無慾開始進食,風采鈴一改先前的開朗,悶悶地道

「不知道素還真會不會好好吃早餐。」

「與其擔心他,妳還是先擔心妳自己跟肚子裡的孩子吧!」

那害人精少作孽就很好了。 談無慾心中OS。



風采鈴盯著談無慾看了一會兒,被盯得吃不下的談無慾放下筷子

風采鈴看著談無慾,突然噗哧一聲笑出來



「妳又怎麼了?」

「唉,談無慾,你啊~」

「怎樣?」

「我想你這個性,素還真一定很喜歡欺負你。」

「咳!!!!!!!!!!!!!!」

談無慾被風采玲的話弄得第十口早餐給咳了出來




※ ※ ※




忘了呼吸而凝聚在胸口中的沉重感讓談無慾睜開眼睛

環顧四周,自己的病房內只有小夜燈還亮著

但室內的擺飾似乎有一點不太一樣

不太像是自己會弄的風格

或者說有人整理過



談無慾覺還得頭有一點點暈

他猜說不定自己又失控了

暈可能是藥的副作用




可是,他完全忘了他剛剛的夢

如果完全忘記,那大概是他過去的事

某一個男人這麼告訴自己的,他也忘了那男人

他記得下午也有人找他,但他也忘記他是誰,什麼來路的

告訴自己的男人是不是下午來找自己的男人呢?!談無慾想不起。




除了個破身體,殘缺不堪的記憶片段

他到底還剩下些什麼?談無慾疲累地閉上眼睛




不知外邊傳來的聲音,是一男一女對話的聲音,是隔壁房的吧!

聽得這樣清楚,醫院的隔音設備是不是也該換一下了?



「風采鈴,妳預產期近了吧?」

「嗯。」

「如果可以還是到大一點的醫院比較保險吧?畢竟這裡窮山僻壤的。」

「真看不出你居然會關心我。」

「我說,總之妳還是等外頭風聲過吧....」

「 續緣一定會跟你一樣貼心的。」




窗戶不斷傳來的響聲讓談無慾半睜開眼睛,看著窗外滂沱的大雨

他很不喜歡雨天或者是颱風天的日子,那總是令他莫名的心慌。



無奈地再閉上眼睛,談無慾聽到的不再是雨聲

而是低沉的引擎飛奔在公路上的聲音所夾帶的風聲



怎會?!談無慾皺著眉心底納悶著

再睜開眼睛,他才注意到了是窗戶關好,風從縫隙裡竄出來

談無慾沒好氣地起身,想要重新關上窗戶好隔絕擾人安寧的風聲




談無慾手一撫上窗戶才發現,窗戶因為有點年紀,剛好卡在微微變形的窗檯中

與其被風聲吵得痛苦一整晚沒得好眠,談無慾還是決定先跟窗戶奮戰個幾分鐘

仔細瞧瞧,雖然只差一點點就能完全緊密,但卻卡在點上動彈不得



談無慾打算先把窗戶拉到全開,再用蠻力把窗戶擠回它應有的狀態

不過邊推談無慾頭邊暈,腳踩的地好像變軟了,把談無慾的力氣都吃了

這扇窗戶之卡,讓談無慾發誓如果這次重新關上後,他一定要把它封死!



好不容易全拉開了,談無慾卻看樹林間有人在爭吵的聲音.....

不過兩人的身影都被樹影跟昏暗的天色給擋住了

說不定,是要想逃出去的病患被抓了呢....

這種人在這多到數不完.....




「你在這邊做什麼?」

「你在這邊做什麼?」

「回答我,是我在問你話!」

「我出來找風采鈴。」

「我不管你現在聽不聽得懂,風采鈴她已經死了!」

「欸?你開玩笑吧?」

「談無慾你醒醒好不好?!」



「我不是談無慾。」

「你是!我現在帶你回去。」





渾身顫抖的談無慾深深吸了一口氣

都忘了窗外的過大的雨都噴濺到自己在身上



「無慾,你在看什麼入神了?」說話的人直接越過談無慾的身子,光一手就使上力幫談無慾把窗戶完全關好。

怕回頭距離會太過接近,談無慾保持望向窗外的姿勢,略帶苦惱地道:「風雨太大了,應該早點讓你回去的。」

身後的人輕嘆一口氣,把談無慾帶進自己懷裡輕聲說:「我沒關係,你別站在窗邊,會著涼的。睡吧!」



聽了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談無慾一口氣卻哽在喉頭,咽不下去。

如果知道終將會失去,可不可以在失去之前放棄呢?




※ ※ ※



全身冰涼涼的談無慾,虛弱得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

連心臟傳到耳膜的聲音感覺也是有一下沒一下的跳著

左手還有一點溫暖的感覺,不用看也知道不是自己的



談無慾偏頭一看沒想到苦守褟下,趴在他床邊打盹的卻是....「咳.....葉小釵?」

「啊...........」看到談無慾醒來葉小釵鬆了一口氣,可他的微笑總讓談無慾覺得過不去。




瞄了一下床邊的點滴架,談無慾問「我睡多久了?」

葉小釵比了二,談無慾腦袋還沒思考出下一句要什麼才好。

葉小釵又拿出隨身帶的紙筆寫了『你會餓嗎?我去福利社買粥給你。』

談無慾思考一會兒「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就在葉小釵要出房門前,談無慾又把葉小釵叫住

「啊!有件事可以麻煩你嗎?」

「啊?」葉小釵回頭。

「你幫我聯絡一頁書好嗎?」


葉小釵臉上明顯很遲疑的樣子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葉小釵苦笑了一下,勉為其難地點頭答應。

談無慾拔起右手的點滴,只覺得好像有股不屬於自己的味道。



※ ※ ※




只要有明確目標,葉小釵做起事來是很俐落的

在葉小釵替談無慾的日曆上劃上了三個叉叉以後

一頁書在早上十點,一秒不差地敲了談無慾的房門



那時談無慾正好翻完一頁書上次給的資料,將滾開的水倒入壺中的紅茶沒多久

一頁書走進房門嚴肅的模樣,讓談無慾還是有種:啊~好像是從佛堂走出來的雕像啊.........



或許是一頁書天生肅厲的氣質,讓小小空間的氣氛莫名其妙地凝重起來

一頁書自動地拉了椅子坐下,等到談無慾將泡好的茶遞給他之時他才開口



「老實說,你主動找我,我很意外,但又在意料之內。」

「啊?」正愁不曉得該怎麼開場的談無慾,反而被一頁書這句話給弄糊塗了。

「因為談無慾的本性就是有膽放手一搏。」一頁書雖然嚴肅,但語氣卻比上句緩和許多。

「你這到底是誇我還是虧我啊?」談無慾苦笑,雖然自己的性子有時的確是挺衝的。

「你不是需要人誇的人。」一頁書放下杯子。



「那你想把我安排到哪邊去呢?」談無慾直接了當地問。

「只要素還真看不到你就好。」一頁書也不拖泥帶水,拿出了一張名片。

「喔?」沒仔細聽一頁書的話,談無慾只是拿起名片仔細地看著「號崑崙?」

「嗯,你因為藥沒辦法記新的東西,但是過去對你而言又....」

「我懂了。」談無慾打斷一頁書的話「謝謝你的名片,我收下了。」




看談無慾這般果決,一頁書不自覺嘆了口氣「你這幾天很辛苦吧?」

「也沒什麼,只是覺得換個環境應該不錯。」談無慾撕開糖包在茶裡攪了攪「而且.....拿不起的話,就放棄吧。」




在陽光普照的濱近中午的早晨

談無慾微笑,將手中的紅茶當酒,一飲而盡。



人生似酒似茶,易醉也易醒。




※ ※ ※




早上是酸麻的手臂把不小心趴在桌上睡著的談無慾給叫醒的

既酸又麻的感覺讓談無慾擰了眉,因為胸悶所以深吸了一口氣

馬上聽見一連串"啪啪啪啪"的聲音,啊~他的肋骨真的都沒斷掉過嗎?

應該是有,自己不是出過車禍嗎?只是看斷多斷少吧?談無慾想著。





坐在椅子上過了許久,談無慾揉揉眼睛覺得整個人還沒完全回魂

記憶是從他昨天下午收到一封署名朱痕的來信開始

之後就是一股腦兒地開始翻過去寫的日記

老實他不知道自己是有寫日記的習慣




但說是日記也不太妥當

因為是很多凌亂又短小的句子組成

生活拉哩拉雜的事情一堆,嚴格來說叫備忘





其實從慕少艾那搬出來的時候

原本談無慾打算全部都丟掉,因為他想重新全記一次



慕少艾說:別吧!雖然你不一定記得但那裡頭也記我跟你呢!別這樣狠心啊!談兄。

談無慾皺眉揮開慕少艾搭在肩上的手說:我也沒像你說得這樣寡情薄義好嗎?慕先生。

慕少艾像是摸自家小阿九一樣摸談無慾地頭道:你去到那邊後會換藥,說不定會好點。所以.....

" Good morning Mr. Tan , Have a nice Day. " 慕少艾趁談無慾不注意,往他嘴塞了最後一顆苦糖....




「最後啊.....」

『今天的醫生給了我一顆苦糖。他說他會每天早上都會給我一顆。直到我跟他其中一人不在。』

看著自己的字跡,談無慾有些失落地闔上日記。不知道自己當初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寫的呢?



緬懷完過去,談無慾才想到自己還有事要做

匆匆忙忙地奔到樓下客廳,卻看到號崑崙正在悠閒地看報紙

號醫師都太極拳打完,已經到看報的時間了!談無慾懊惱地想。




談無慾有點尷尬地先開口「號醫師早。」

戴著老花眼睛的號崑崙,從報紙裡探出頭來「早啊!無慾你昨晚沒睡好嗎?看你很累的樣子。」

「翻了一下過去的東西,沒注意到時間。」

「人都會睡晚的,你這孩子別這樣拘束。今天天氣不錯,你要不要出去走走呢?」號崑崙又問。

「可是,今天沒有個案嗎?」談無慾記得有時候假日也是會有人來找號崑崙的。

「今天天氣這麼好,不適合跟個案的父母周旋。」號崑崙笑瞇瞇地收起報紙「況且你本來不就是預定今天要出去嗎?」

「是嗎?」談無慾一回頭看向畫上紅圈的月曆「糟糕,我都忘了。」

「一路順風。」號崑崙給了談無慾一個慈祥的微笑,順便把素還真所屬的醫學團隊得了諾貝爾醫學獎的報紙給收起來。




※ ※ ※




談無慾匆匆忙忙地買了一束花,趕上了一班公車,臉不紅氣不喘地轉了火車又再轉公車

來到號崑崙這邊後大概是被逼著練太極拳,心肺功能與視力很奇妙地有比先前好一點了

這到底是什麼神仙原理來著的?號崑崙只說:心放寬了,什麼事就沒了。

不過對於轉乘過程中龐大的人流,談無慾仍是或多或少感到不自在。




在按下公車的停站鈴之前,談無慾掏出了他之前就已經做好的小地圖

"10611號公墓 在尾陸山口站下車 " 談無慾看著又嘆一口氣。



下車後,午後的烈日還是讓談無慾有點吃不消

原本預定是早上,但就給糊裡糊塗地睡混過去了,能怪誰?

頂著大走了十幾分鐘的山路,談無慾有點後悔小看了這段山路

就在談無慾在路邊的小樹蔭稍作休息時,一顆藍綠色的小皮球滾過自己的腳邊

談無慾順手就把球撿起來,在原地等著從山路上奔下來急忙追球的小男孩



「給你。」談無慾把球交給小男孩「在這邊玩球不好唷!」談無慾叮嚀著。

「謝謝叔叔。續緣一直拿著球,可是剛剛眼睛跑沙子,不小心掉了。」小男孩嘟著嘴道。

「續緣?你是......」談無慾聽到這名字瞪大了眼。這樣說起來,這小孩的確有點眼熟?!

「啊!叔叔,你長得好像放在我爸拔桌上相片的人呢!」

「續緣?你跑到哪邊去了!?」




談無慾還來不及看清小男孩的父親是誰

就覺得眼前又一片黑,意識還運作的最後一個念頭是:該死的!又中暑了!

談無慾有把握他應該不會昏迷太久,但因為中暑所以還是會暈一下下....



等到頭不暈太暈了,他又聞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卻是他說不出名字的

那是勿忘我的味道?不對,勿忘我是沒有味道的啊.......



「你頭還暈嗎?」 剛睜眼還沒暈透的談無慾迷迷糊糊地點了個頭。

「續緣,幫爸爸再去弄新的濕的毛巾過來。」 素續緣應了聲好,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我沒關係了。」談無慾頂著昏沉的腦袋慢慢地,坐起來後才發現自己是躺在別人的車裡、別人大腿上「謝謝你。」

「你啊!還是跟以前一樣愛逞強,忘了照顧自己。」

「你.......」談無慾看著眼前有點熟的人「素還...」腦中很努力要拼出下個字....還....還原、還白、還蓮

「談無慾幾年不見,沒想到在我離開後,你真的是越來越無情了。」



素還真趁著談無慾還沒什麼力氣,一手把談無慾的身子轉向自己,吻了上去。

那吻很輕,但對談無慾來說卻像原子彈一般。談無慾原本是要推開素還真大罵:你在搞什麼鬼。

但是在談無慾發飆之前,素還真的頭卻窩在談無慾的肩裡悶悶地道 「全世界就只忘我一個,太無情了。」



「好啦!對不起,你快起來」談無慾拍拍素還真的頭「你這樣子給續緣看到了要怎麼辦啊?」

「無慾你還是一樣地實際啊!」素還真放開談無慾問「在號醫師那邊恢復得怎樣?」

談無慾苦笑了一下「整體都穩定了下來,就是偶爾曬不起太陽、東西記不起來。」



聞言,素還真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你那什麼臉啊!快點再研發新藥來回報我啊!風采鈴可是幫我報了你兒子乾爹的一號了!」談無慾半開玩笑地。

「你.......想起來了?」素還真試探性地問著「全部的事情?還是只有小時候或是受傷前後....」

「都沒想起來,用背的。」談無慾揮揮手,下了車「總之過去那段,對我來說就是單純的事件了。」

「你忘了沒關係,我也會幫你一直記著。」素還真看著談無慾的背影。


「你不就是一直在這樣做了嗎?」談無慾給了素還真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順道放了樣東西在素還真手裡。

「就算我不記得你。Forget Me Not。」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
by aatd | 2011-10-15 06:22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