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花中謎】




雖然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讓他們看到他們最執著的人


可是我的本體啊......你是我頭一個讓我想要知道.....我在你眼中究竟是什麼樣子




【花中謎】



一陣冰冷的風旋過

火宅其實不應該有這樣溫度的風

令人悶熱至厭煩的焚風,才是火宅啊.....



凱旋侯佇立,閉上雙眼

雖然痛得想要失去意識,但他還是能清楚感覺到

血如何從自己的眼眶裡溢出,流過自己的刺青與臉頰




再撫上自己空洞的胸口

他苦笑,失心的滋味,原來就是這樣啊?!



似乎像是觸摸到不願碰觸的絕望

一直被強壓於體內剛烈殺氣,爆衝出凱旋侯全身經脈

就在將要倒下的那一刻,卻有一股熟悉的懷抱將他扶起




「是你?」

「你傷得很重。」



伴隨責怪的語氣,有一股暖流進入凱旋侯體內

凱旋侯本想要勸說不用白費力氣,但還是沒說出口。




「我不能背叛王。我的命是王救回來的。」

「但對於新王,你並沒有盡力。」



凱旋侯皺眉

連這都問,真的是管很多啊..........



「兩個王都對我有恩,我兩個都下不了手。」

「在此地對你的傷勢只會更加惡化。」

「生是火宅人,死是火宅鬼嘛!」

「貧嘴。」



是吧?

也許看到他還是不自主地懷念

過去小免整天吵著要吃千丈青跟找楓岫的日子


重傷的凱旋侯仍是失去意識,暈了過去.......






※ ※ ※


拂櫻攸然轉醒

視線比起先前清楚多了

這裡是自己親手打造的拂櫻齋

但,不同自己虛弱地坐倚在櫻樹下,身邊佇立的紫影悠閒地搖著扇




「拂櫻齋?」看著重新變成粉色粧束的拂櫻有點不太能適應。

「這麼多個拂櫻齋裡,你最喜歡哪一個呢?」紫色的人影羽扇半掩地問。




哪一個?

拂櫻唇瓣輕抿地道「有你的那個便是。」

「那就是寒光一舍。」紫影隨風揮袖,樹上的櫻花飄落成雨

「你真的有在我身邊過嗎?」拂櫻的話雖輕,卻像是利刃切開了拂櫻齋溫暖的光景



紫影停下搖扇的動作,可接下來拂櫻的話卻更讓他訝異

「如果我設在小免的封印被破,除非能將她送到上天界,不然就殺了她。」

「她是你最寵愛的.....」紫影眼裡是藏不住的震驚。



「隨形者,這是他的願望。而阻止他是王的願望。」拂櫻的眼神望著很遠很遠的前方。

「你早就知道了。」隨形者語氣中不掩失望。



「我是受到,腦子可沒傷。」拂櫻抬頭仰望著隨形者笑開了。

「不過連你都這樣,看來我本性真的很惡趣味啊!不曉得你被他看到會如何。」

「被他抓去擋湘靈?」




拂櫻長嘆一口氣 「也許。」

這個副體還是一樣這麼老實....





隨形者,以無固定的形體而名

見者,會反映人心中執念的人事物而現形



因而

咒世主將隨形者,強制加諸在自己兒子身上加以封印

一直以縛咒形勢而存活的隨形者其實如同天真的孩童,什麼都不懂




「失心跟失去重要的人,哪種比較痛?」隨形者問。

「因為忠於自己命運,所以不痛。」答畢,拂櫻閉上了眼。




紫影搖扇的動作停下,率性地將羽扇繫在腰間

彎下腰手捧起拂櫻微溫的臉龐,仔細端視拂櫻的面容道....



「雖然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讓他們看到他們最執著的人。」

「可是......你讓我想要知道.....我在你眼中究竟是什麼樣子。」



隨形者抽起拂櫻齋主懷中的畫像,看了一眼,隨即又放回


接著,落在拂櫻身上的櫻瓣開始起了火苗,而拂櫻齋內的櫻樹逐一開始燃燒起來






當隨形者踏出拂櫻齋時,身後已成一片火海。

隨形者看了拂櫻齋最後一眼,轉身。








END
[PR]
by aatd | 2010-08-18 02:22 | 布布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