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くなりです


by aatd

沒想到名字


一開始對於賀文
是想說寫有螞蟻跑到無慾耳裡就好了
不過就怕字數兩千湊不足(掩面哭逃
雖然也許是有可能會湊齊啦~|||||||||~



後來是想要寫未來戰爭文的
也本來有想要用彩污的架構下去


在混亂的世道裡
日月才子很有愛的在一起(?)
可是日才子被抓去洗腦變千葉出來
再讓千葉跟月才子PK~月才子被炸死
日才子痛心萬分~最後日才子才反噬千葉(啥鬼啦!!!)


最後日才子竄千葉的位,一整個退隱回到最初地~
到最後,夕陽餘輝下,月才子才出現在日才子的眼前
啊~~~~~~~~~~多美好的夕陽餘輝~~~~~好老梗~(啥鬼啦


不過怕寫不完
所以我就給他再見了


總之
我還是這樣地亂來地一篇哩

其實這應該算是另一個本來想好的吧 (喂
看來我腦袋裡裝的東西就差不多那些沒錯orz



另外,這個叫做草稿啊 *淚目*
我正在為了到底要不要H而淚目中
應該說~我不曉得要不要回歸太陽女的接龍文
啊~都是約定那篇太噴血了啦~~<<<<  喂喂喂!!!







睜開眼睛,第一眼想要見到的人是....

閉上眼睛,仍然會掛念的人依舊是....




--------------------------------------------------------------------------------



睜開眼睛,第一眼想要見到的人是....

閉上眼睛,仍然會掛念的人依舊是....




--------------------------------------------------------------------------------




在素還真還很小的時候,他記得有一隻微冷的手牽著他到一副灰色的雲棺前,指著那副棺木說:

「往後,不許你來見躺在這裡面的人。」


聞言,不改調皮性子的素還真,爬上尚未蓋冠的棺裡一瞧,回頭問:「這裡頭是空的啊!」

「就快了。」那人一忖「不過....也許裡頭將來也還是空的....」那玉手若有似無地在棺邊撫著。




素還真內心機警地察覺到什麼,但表面上仍是一派天真地問:「什麼意思,我不懂。」

那人只是牽起素還真的手,走出放置雲棺的密室說:「等你長大你就懂了。」




雖然,還記得素還真還記得那微冷的手,撫在自己頭上的觸感。

但是,素還真再也沒看過那個人了。



**********************************


沒過多久,一日清晨,他身著華服被侍女們帶到廳上。

紅色的大廳上,坐著一個喝茶的老人。侍女稱他為麒麟尊者。

那老人對素還真說:「小毛頭,從今日起,我八趾麒麟就是你的師尊。」

「你要教什麼呢?」漩渦眉一皺,有點氣傲地問著。

「讓你如何成為大神。」八趾麒麟講完還咳了幾聲。這讓素還真懷疑,眼前這老人到底可不可以當他師尊。

「什麼大神?」素還真是聽過這詞,但對這詞的內容完全不了解。


「天界的規定是這樣:在日月兩方不同的支派中,分別選出日神與月神。一者掌天界日間公眾事務,一者掌天界防守。至於剩下的人間事務,則是由日神與月神代表,以一千年為期輪流交替,並主導天界及人間的走向,故職名為大神。」


素還真腦袋轉了轉,歸納出:

大神,天界最高沒人管的,管最多人的。 → 在當大神前要先贏過月神。 → 要能贏月神得先當上日神。



「所以我要當日神?」素還真問。

「耶....是....不,你是其中一個候選人。」八趾麒麟搔搔腦袋。

心裡一邊嘀咕,這天界制度被他的好徒弟改得複雜多了,他這顆老腦袋怎麼記得起來?


「日神的候選人除了我以外還有誰?」

「嗯~葉小釵。」

「那另一邊月神的候選人呢?」

「公孫月。」

「女的?」

「女的。」

「...... 」



一時,素還真跟八趾麒麟,一少一老在那邊大眼瞪小眼的。



「怎樣,有問題就問吧!」

「我覺得我可以當大神了啊!」


素還真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完,八趾麒麟眼睛突然瞪得跟銅鈴一樣大,邊罵邊給素還真一記暴粟

「你這小鬼頭,你以為天界是給你弄著玩的嗎?你是看不起女孩子家嗎你!」

「總之,你給我好好地修練,乖乖地長大成人,我這條老命就謝天謝地了!」



修練、長大成人?!聽到這詞素還真不禁回頭,可門外除了陽光,是空蕩蕩的一片庭園。


門外,沒有任何的人。




**********************************


那時的素還真還不懂長大的意思,他只知道他隨著功體的增長,手腳漸漸長了,聲音漸漸低了。

天界的仙女們,三不五十地對他送秋波。八趾麒麟老臉堆滿了微笑說:真不愧是他的徒弟。



爾後,素還真在與其他候選人競爭中,他還將葉小釵納為己用。

八趾麒麟老臉堆滿了微笑說:真不愧是他的徒弟,一切都照他所想的樣子走。



在過程中,也不是完全地百般順利。師尊總是師尊,碎碎念的功力永遠不會減退。

八趾麒麟最常嚷著的,就是素還真太過任性了。

素還真兒時想,他能力強,當然有任性的本錢。後來,他覺得自己已經沒那麼任性了,外人也說他圓滑多了。

八趾麒麟卻說:你任性是任在骨子裡,然後指使著別人幫你做。

不過,素還真也沒聽過誰說他任性了。


因為,八趾麒麟也在他正式成為日神後就退隱了。




當然,這也代表素還真爬的位子越來越高了。

當他見過越多的人,與更多的人共事、更多人抗敵,卻更加地寂寞。

素還真是更沉穩、更溫文儒雅。但他內心的一個角落卻持續疑惑著:這就是長大?




一個千年

兩個千年

三個千年


在某個撫箏的夜裡,素還真與當代月神丹楓,談起未來...


「丹楓,你可曾想過我與你之後的去留?」

「吾師尊所言:天地萬物,最終不過塵歸塵、土歸土。」

「對了,似乎很少聽妳提起妳的師尊。」

「他是個好人,不過很早就退隱了。」

「喔?是嗎?我想也是,能教出你這般學生,必定是不簡單的人物。」

「你最近似乎很提不起勁。」

「也許,是倦了吧。」



*********************************


素還真隻身來到密室,緩緩地將記憶中的雲棺給推開....

裡頭的人,玄衣鳳冠。消瘦的臉容上,有雙細長的柳眉。

萬年果散發出淡藍色的靈氣,更顯得他一派安詳地靜躺著。



素還真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眼前這人牽著自己的手,一同沐浴,一同讀書。那時他與他,形影不離。

雖然他的體溫很低,但是他好喜歡好喜歡他身上的那股果香...



「你.......」

「....誰?」深紫色的唇低聲地問。



素還真喉頭像是被掐住,眼睛像被揍了一拳...

他最喜歡在他懷裡玩他長長的銀髮,如果他要離開他最喜歡拉著那人的衣角...軟軟地叫....


「...無....慾?」

「...........是....」



「你為什麼哭呢?」素還真伸出手,拭去談無慾眼角的淚。

「沒有.....」剛醒來的談無慾似乎很虛弱的樣子「可能是月光太亮了。」

「月亮?」



正當素還真抬頭望天,談無慾趁機輕扯素還真的銀髮,讓素還真的臉更靠近自己一點....

「我看是你要哭了吧?」

「.....」




情動,不過一瞬。

當素還真吻上談無慾的時候,也不知道為心情如此澎湃。


「氣順點了?」

「我可沒教你用這種方式渡真氣給別人。」

「受你的教導,理當自行應用才是。」



「我冷了,你要怎麼辦?」


素還真只是露出一個微笑,將談無慾從棺中抱起。



*********************************



隔日,退隱的八趾麒麟,突然闖進素還真的寢房。

看到失神的素還真手上握著隻水晶蓮花的飾品,八趾麒麟心中大喊不妙。


「你這這這這!你去動過雲棺了?!」

「是....又如何?」

「你曉得那是誰嗎你!」

「談無慾。」

「那他是你的誰?」

「不曉得。」




「你到底是去那邊幹什麼?」

「不知道。」

「你是中邪嗎你!」

「師尊,我要下凡。」



「你說什麼!?」

「反正我在天界的日子也不久了。」

「你你你!這樣地胡搞瞎搞的。我真的會被你們這對師兄弟給氣死!!!」


素還真沒理會氣憤離去的詩師尊

他心中只是不斷地想,那密室是歷代日神的陵寢....

縱使是追尋著他最後一絲的魂,素還真仍是想問:為什麼你會代替我躺在那裡?





***************************************





「你當真要提早下凡?」即將交替下任大神的月神丹楓問。

「日神的交接已經沒有問題了。」

「我不是懷疑慕少艾的能力,而是你....」

「我想我已經被這位子綁得夠久了。」

「如果你找到他,請代為問安。」

「我會的。」





***************************************


ㄒ ㄒ

這樣寫會不會很像月餅哪 ?ㄒ ㄒ||||

我已經努力讓師弟變誘受了<<< 啥鬼啦!

好啦!總之這邊是在我腦中有爭議的地方(?)

寫出來之後有種解脫的感覺 *凡爾賽玫瑰閃閃眼*

就比較曉得哪邊該改,哪邊可以混水摸魚地過去....

嘛~不過篇名還是沒想出來= =||||




如果無誤

談無慾為什麼躺棺材要一篇

丹楓公孫月也還要一篇三人的....

其實,應該單篇就好了吧(掩面

可是,好多好想要補完的哪(掩面哭
[PR]
by aatd | 2009-09-08 13:33 | 布布短篇